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去或留(2)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630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跟着景晨,和他保持这两步的距离,一直穿过整个操场,景晨都默然的没有说话,直到到了校门口,韩如静终于忍不住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景晨停下来客气的说道:“我们去隔壁的咖啡店坐坐,那里安静。”

韩如静轻轻的点头。人家说的那么客气,她还怎么反对,这个人一定也是习惯自己做决定的人。

咖啡店是上次乔景来找她的那家,里面没有什么人,却放着温暖低缓的音乐。因为没客人,店里只有一个招待的人,看起来像是老板的样子,年纪不大,长得却甜美可人。

景晨和韩如静挑了墙角的位置坐下,老板立即拿上了菜单,手绘的点单本很有质感,只是在这个中学的门口这样的情调注定被忽略。“两位喝什么?”老板热心的说道,看到韩如静的时候还夸张的说,“我认识你,上次你和一个很小白脸的男生来过。”

老板的口无遮拦让韩如静“噗嗤”笑了出来,不知乔景哥哥听到有人说他是小白脸会做何感想。“咦,可是他好像不是耶。”老板看看景晨,有些疑惑的说。

“我想她说的小白脸应该不是雪臣吧。”乔景也凑齐了热闹,看来这个韩如静也不简单。

“哦!那是我表哥,只是长得秀气了一点,没有老板说的那么夸张。”韩如静笑着解释道,并不想让他人有什么误会。

“咦!哥哥妹妹的最说不清楚啦。”老板还不忘煽风点火,认定自己看到的真相。

韩如静也不想再解释,点了单后把餐单递给了老板。老板也正经的说:“稍等,很快就好。可是同学,我和你说哦,这个男生比上次那个正哦。”

韩如静忽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到是一旁的景晨闲闲的搭腔:“老板,你不要消遣我了,这位同学这么漂亮,我看起来也不是她的菜啦。”

老板呵呵的笑了几声,不答腔的回吧台煮咖啡去了,这个无厘头的老板却也缓和了韩如静和景晨之间陌生的气氛。

景晨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很冒昧这么约你出来。上次也没好好的介绍一下,我姓严,严景晨。”

“哦,你好。”被景晨这么一正经,韩如静忽然有些慌乱,“上次真是不好意思,也谢谢你的帮忙。”

严景晨明白韩如静说的是上次学生会的事,对于韩如静来讲,这事的确有些尴尬。“没什么,我和雪臣是朋友,帮些小忙应该的。”

看严景晨这么说,韩如静也不再客气,说道:“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不要客气,但说无妨。”

严景晨觉得韩如静也是个爽快的人,果然如安雪臣说的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样子。看起来沉静,却也豪爽。“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想请你放弃学生会学习部长的竞争。”

“啊!”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韩如静确实没想到严景晨要和自己说的是这个事情,并且是请自己放弃。虽说她和程墨兰的竞争到底鹿死谁手还不知道,但自己并不是没有机会,如果就这样放弃,不战而退多少会有些不甘心。

“我知道,是强人所难,但请你考虑一下。”严景晨也觉得自己这样的要求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但是安雪臣的默认让他在某种程度上有了一些信心。

韩如静没有说话,一直沉吟着。她需要思考一下,并不是她对这个位置有什么贪恋,只是距离终点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忽然说要放弃,任何人都不是那么能够坦然接受的。

两边一时之间沉默了下,韩如静显然在思考,严景晨也不好意思打扰她。这时老板端上了冒着香气的咖啡,还不忘说:“哎,你们怎么不说话,坐着大眼瞪小眼有什么意思,快点试试我的手艺。”

老板的热情韩如静有些抵挡不住,于是端起咖啡试了一口,果然好喝,有种很独特的醇香。“老板,很不错。”

“那当然,这可是我刚从哥伦比亚带回来的。上等货哦。”老板真是三句都不离夸一下自己的宝贝,“那你们慢用。”说着撤回了吧台。说实话她还是挺好奇这对男女的谈话内容的,但非礼勿听她还是懂的啦。

“我想知道理由。”韩如静沉吟了半响,终于问了。她很好奇原因,心里略略的觉得应该和程墨兰有关。

严景晨浅浅的笑了,韩如静会这样问,说明她还是动摇了。“实不相瞒,我这么做是为了程墨兰。她一直是个好强的人,不接受任何的失败。”

韩如静也跟着笑了,意味不明的问了句:“她这么有实力,还拍她会输给我,你不是对她没信心。”忽然想到还是雪臣好,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你知道的,所谓关心则乱。”严景晨也不介意韩如静隐约的调侃,这个女孩子蕙质兰心,一定会懂的。

“我知道,可是,你护的这么周全,也许她并不需要。”看起来程墨兰就是那种掌控欲很强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乎是不是有人保护她。

严景晨溢出了轻轻的叹息,明眼人都看的清楚呀!“我只做我想做的,至于她是不是承我的情,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韩如静忽然狡黠的笑着说:“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不觉得程墨兰会答应。”

听到韩如静答应了下来,严景晨终于松了口气,其实对于韩如静并不了解,可是现在看来的确是个玲珑剔透又善良有爱的女孩子。“谢谢你,无论如何,我都欠了你的情。”严景晨真心实意的道谢。

“那这顿,你请。”韩如静卖巧的说。

“那是自然。理当如此。”严景晨开心的叫了老板买单。

老板走过来递了账单说道:“你们就走了吗,不再坐一会了哦。”

韩如静觉得这个老板这是有意思,不禁又多打量了她一下,只是二十出头的样子,穿的十分的随意,却很有个性,又不张扬。“我们要是一直坐着不是打扰你下单生意?”韩如静难得的想和老板闲聊几句。

“怎么会拉。”老板大而化之的挥挥手,“你们看呐,我这里的生意清淡的很,经常都是我一个人,很少有人陪我聊天。”

韩如静看老板这么直接,也说道:“给你个建议,这样的店要开到大学城的附近才会有生意,这里学生课业很紧张,哪有时间泡咖啡店。”

“是吗?”老板有些迷茫的说,“你们这里的学生都不谈恋爱的吗?和我们那边不一样耶。”

“老板是台湾人吧?”韩如静几乎肯定得说,这么浓重的台湾腔可不是每个人都学得来的。

“你好厉害哦。是啦。”老板憨厚的笑了,“不过你也不要老板老板的叫我,都把我叫老了吼,叫我阿雯就好啦。你叫什么名字啦?”

“叫我阿静吧。”韩如静也能入乡随俗,台湾人都喜欢这样叫。

“阿静哦,我很喜欢你啦,你有空要常来坐坐,我这个人很喜欢找人聊天的拉。”阿雯的大而化之虽然有些热情过度但不至于让人反感,“对了吼,有空叫你表哥一起来啦。呵呵。”

哦!如静终于听出了重点,原来是看上了表哥。不过想起表哥有时候说话的调调,两人还挺般配的。“阿雯,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转达的。不过,以后要给我打折哦。”

“一定一定啦。”阿雯忽然笑的阳光灿烂。

走出咖啡店,韩如静回头看了一下店名,叫“迷踪小站”,很有意思。严景晨在一旁忽然说:“其实你挺健谈的。”

“是吗?”韩如静随意的说,其实聊天是看心情和缘分的。

严景晨不再做声,韩如静并不需要其他人的评判,她只做自己喜欢的那个自己。这点,和墨兰很像,只是一个刚硬,一个柔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