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神秘的小饭店(2)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091 2013-07-09 15:19:49

  安雪臣推出了包间,顺着楼梯往上走,轻车熟路的推开二楼其中一个房间的门,里面有个高大的身影正在看视屏监控,转身看到安雪臣调笑的问:“伺候完小美人,有空来看我了?”这声音分明是景晨。

“你就笑吧,早晚也有那么一天。”安雪臣对于景晨的调侃也不懊恼,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这么一个人,并非一定要得到,却一往情深。

“要不要来一杯?”景晨晃着手中的红酒杯问道。

安雪臣走过去拿起桌上的红酒往旁边的空杯子上倒了一杯,景晨这儿的红酒都是一等一的好货,不尝真是可惜了。“说好了,你请我喝的,不要到头来还要我给钱。”这是景晨家的产业,专门用来招待一些和他家有各种来往的关系户,他常来这偷红酒喝,为了不让家里人发现,经常挂安雪臣的帐。

“你简直就是个钱精,我就大方一点,今天你的消费都算我的。不过,冲的是小美人的面子。”景晨大方的说,可安雪臣怎么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平日里景晨可不是这样豪爽的人。

“你这是有什么阴谋吧?!”安雪臣试探的问。

“放心,我谋的不是你。”景晨打着幌子,语焉不详。他的确有自己的目的,但没打算告诉雪臣。

安雪臣也没有再问,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不必知道全部。“看出什么来了吗?”安雪臣终于回到了主题,来这里就是为了看昨晚学生会门口的监控的。

景晨把录像定格在一个有人影的画面,说:“你看,就是这个人。可是光线太暗,看不太清楚,从身形上来看,是个男的。”

安雪臣定睛看了一下,说道:“和我想的差不多,真是陆妮也不会笨到自己操刀来弄这个活。”

“那你打算怎么办?”景晨问道,知道安雪臣心中已经有了主意,却仍旧调侃的说,“说到底这事也是因为你,要不你吃亏点,干脆从了陆妮,不就没事了。”

安雪臣白了景晨一眼,说道:“你这说的是人话吗?白送你,要不要?”

“不是我要不要的问题,是人家对我没意思,对你有兴趣。所以说啊,长得太招人也不好,多烦恼。”景晨事不关已的唱着高调,颇有些幸灾乐祸。

安雪臣没搭腔,不然景晨肯定没完没了的埋汰他。陆妮的事他心里有数,总是要警告一下的,他没关系,可是不能牵扯到如静。端着红酒安雪臣推开监控室的后门,外面是个露台,放眼望去景色优美,这里的每一处景致都让人赞叹,大有“云深不知处”的味道。

景晨也跟着走了出来,靠着栏杆不经意的说道:“你说,这次考试谁能得第一?”

安雪臣有些奇怪,问道:“你怎么关心起这个来,不是一向不在意名次的吗?”

“不是有个竞选吗?我就好奇了。说不定半路就有黑马杀出来。”景晨嘴上说的平静,心里却有些担心,不知道她能不能如愿。

“你看热闹的吧。就好好等待结果揭晓。”安雪臣想到今天没有问如静考的怎么样,看如静的样子自己应该还满意,如静从来都是清淡的生活着,这次会不会……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各自想着心事,小口的品着红酒,看着远处的暗夜,眼中闪着不分明的光。

韩如静醒来的时候,发现屋子里是昏暗的,只有一盏小宫灯从美人罩里透出柔和的光。这一觉睡得真是舒服到极致,清净的没有一个梦。韩如静起身推开窗户往外看,夜色漆黑,清风浮动着竹叶,发出清幽悦耳的响声。韩如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吐纳之间,全是清新之感。

走到吃饭的房间,看到安雪臣坐在椅子上,面前是一壶冒气的清茶。“你一直在这里等着?”韩如静问,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睡的香,却让雪臣在外面等。

“没有,出去逛了一下。睡的好吗?”安雪臣避重就轻的问。

“好极了。这地方这是不错。”韩如静实话实说,“以后还能来吗?”

“当然。你想来的时候随时可以。”安雪臣看看表,又说道:“时间不早了,你回家吗?”

韩如静点点头,月考结束可以放两天的假,也应该去陪陪父母,还有雪宁。想到这里,如静的心里又生出了不安,自己这样和雪臣单独出来,雪宁知道了一定会不高兴的。

“那一起回去吧。”安雪臣说的很自然,本就是同路的。

“我……”韩如静犹豫着,又不想说谎骗雪臣,又说不出不和雪臣一起回去的话,一时之间语塞了。

“怎么了?”看韩如静为难的样子,安雪臣略略的转了心思就明白了,有些惨淡的笑笑说,“没事的,一起走一段吧。到时候分开就行了。”不论自己怎样努力,如静的心里还是哥哥占得多的,自己又何必执着这些呢。

“我……对不起。雪宁他误会我们了。”韩如静想道歉,想解释,却只能说对不起。

“走吧。“安雪臣笑笑,表示他没事。率先走出了房间,这并不是第一次,如静把哥哥放在了他前面,如果他介意,早就在很早以前就痛下决心不和如静来往了。只是还是不能放弃吧。

一路之上,两个人竟也没有其他的话。有时候是这样的,越是在意的事情,越是没法开口,连寻找一些聊天话题都很困难,有些伪装真的很难,却必须如此才能继续下去。大家都知道,如果有一方先逾越了模糊的界线,终究会回不到原来的位置。

两人在小区门口告别,彼此都客气而疏离。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公众场合就开始保持这样的距离。只有在暗夜里,才能依偎彼此的温度,才能说些看不到表情的真心话,才能放纵自己摇摆不定的心。昏暗的路灯下,如静黯然的想着,她怎么没有早点想到,自己对雪臣,早已超过了亲密的朋友,也许是太习惯彼此的存在了,不敢放肆的去喜欢,不敢破坏这看似最好的关系。

“我的话,你终究是没有听。”身后传来了惊雷似得声音,炸的韩如静整个人不停得颤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