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我们之间的距离,是他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1991 2013-07-09 15:19:49

  安雪臣在礼堂外面追上了韩如静,如静正靠着一棵大树,脸上表情少有的忧伤,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安雪臣慢慢的走过去,轻轻的问:“怎么了?输了不开心吗?我以为你是故意让给程墨兰的。”贝多芬的歌剧,对于从小就学钢琴演奏的如静来说,怎么会不知道。

“墨兰的确比我强,她是实至名归。”韩如静说的清浅,她并不在意这件事,原先也是不想再争取的,只是碰到了墨兰这样的对手,有些心痒的想和她较量。

“那是怎么了?就这样走出来,无端的惹人猜忌。”安雪臣担心的问。

韩如静叹了口气,说道:“人们总喜欢追逐胜利者,并不会太在意失败者。倒是你,丢下里面这么大的场子出来合适吗?”

安雪臣不在乎的说:“没事,有景晨在呢。比起那些,我更担心你。”

韩如静看了安雪臣一眼,他总是能把关心说的恰到好处,似乎成为了他的责任。如静心下的感动,无以言表,可是……“我忽然想到了雪宁,不知道他好不好?”

韩如静的这句话像一瓢冰冷的水浇在安雪臣心上,冷的他直打颤,如静的心思,还是都在哥哥身上。“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问问姐姐。”安雪臣的声音一下子疲惫起来。

“不。”韩如静几乎立即就拒绝了,“雪宁不让我打听,他说如果他好了就会来找我的。”

安雪臣冷哼了一声:“你就那么听他的话,他要是永远不出现了呢?”

“那我就一直等着他。我答应他的,会一直等他。”韩如静的声音小小的,却把每个字都说的清清楚楚。她会,一直等他,她给雪宁的承诺。

“你……”安雪臣心里忽然升起了无名火,却不知道朝谁发作,如静怎么就这么执着,深深地吸了口气,才说,“你知道自己承诺了什么吗?”

“知道。”韩如静轻轻的吐出两个字,“我没有别的选择,雪宁这么做,也是因为我。”

“真是,两个傻瓜。”安雪臣既气愤又无奈,两个同样执着又重诺的人,就是这样,可是他不曾想到,他自己也是如此,明知道自己没有希望,还一意的守护着。

“所以,雪臣,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偿还不起。”韩如静说的心底满是叹息,雪臣的好,她不是没有看到,只是她实在受不起。

如静的话又激起了安雪臣的怒气,他愤愤的说:“韩如静,你给我听好,我要对你好,不是让你还的,你也阻止不了。你以为你高尚吗?把我推到一边,从此当做陌生人,我们俩,这辈子还有可能做回陌生人吗?”

韩如静沉默了,想想也是,她和雪臣,一路结伴,笑过闹过,哭过赌气过,即使两家的关系已经大不如前,却还是不曾分开。他们一定是这辈子最好的知己,只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多出了雪宁,他们,便无法再进一步或是退回原点,只能这样的僵持着。

“如静,你们怎么偷偷的先出来了呢?”程墨兰的声音打断了韩如静和安雪臣之间沉闷的气氛。

程墨兰的脸上还是残留着激动和兴奋,但却还是敏感的发现了这边的气氛不太对劲,尤其是安雪臣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就像刚发了很大的脾气。“你们,怎么了?”程墨兰果然对看眼色这事不太在行,还傻傻的问了一句。引得后面走过来的景晨在心底猛叹气:这小两口摆明了就是在吵架,用脚趾头想都明白了。

安雪臣也不想回答,把脸偏向了一边。倒是韩如静还好脾气的说:“没事,恭喜你,学习部长。”

“如静笑话我。”程墨兰因为高兴,说话也轻快起来,“如静真的没有偷偷的让我吗?”

“当然没有,我们不是说好的。墨兰难道不相信自己的实力?”韩如静以退为进,以程墨兰对自己的自信,肯定能打消她的疑虑。

程墨兰喜笑颜开,问道:“那如静不是在生我的气吗?”

“当然不是。”韩如静连忙否认,她不过一时伤感。

“哦。”程墨兰神秘的说,“那,如静和我们的会长大人好像关系不一般呐?”哎,这程墨兰感情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哪有,你可不要乱说。”韩如静急着否认,“我看,你和景晨的关系才非比寻常吧。”

“哼,姓严的就知道缠着我,我才和他没有关系呢。”说道严景晨,程墨兰的嚣张脾气显露无疑。

韩如静无声的笑了,墨兰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个如此倾心对她的人,还求什么?可是自己呢,怎么就不早点领悟,一直奢求着不该求的,却陷入了现在两难的境地。

严景晨看着安雪臣明显在压抑着怒气,似笑非笑的说:“怎么?是你惹到她,还是她惹到了你?”

安雪臣冷冷的哼了一声,也不搭腔,反正也是受景晨奚落的。

“哎!”严景晨故作叹息,“你说太痴心有什么好,像我们这样长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帅哥,干嘛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那是你愿意在一棵书上吊死。”安雪臣没好气的暗讽道。

“你呢?还不是一样。”严景晨不甘示弱的反击道。他们不过是以五十步笑百步。

安雪臣幽幽的叹气:“愿得一人心,原来这么难。”

“好了,想这么多干什么,走,去我那搓一顿。”严景晨看安雪臣情绪低落,拍拍他的肩膀说。

正说着,程墨兰回头喊:“喂,姓严的,你请我们吃一顿吧。”

“好,今天就让你讹一回。”严景晨回答,反正他乐意。

“我说,你们俩倒是挺有默契的。”安雪臣的心情缓和了些,也调侃起景晨来。

“那是,她迟早也是我严家的人。”严景晨还不忘嘚瑟一下。

“你小心,可别太铁齿。”

四人边说边走,朝严景晨家的“小店”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