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不速之客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902 2013-07-09 15:19:49

  自从和那次比赛之后,韩如静在学校里也多了个女性朋友。说来不知是不是韩如静的人缘不好,从小她的女同学们好像都不怎么真心的喜欢她,和她拉近乎的也不外乎一些想让她带礼物带情书给安雪臣的女生。更多的则是看她不怎么顺眼的,独自占着这么有身价的帅哥,的确让人羡慕嫉妒恨呀。

程墨兰本就是率性的性格,真心拿你当朋友了,还真是热情的有些让人吃不消。这不几乎没事每天都要往韩如静这边跑,两人一起聊聊八卦,腹诽一下学生会里的那两位,也十分的融洽。

好在陆妮最近倒是消停了不少,见着韩如静也像是没看见似的,连招呼都不打。韩如静也乐得清静,话说有这么一位老把自己当做假想敌的同学,也挺不自在的。总的来说,如静最近的生活算是过得很不错了,只是还是会担心雪宁,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却也不敢打听,只一味的告诉自己,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直到,来了不速之客。

那天周末放学,韩如静和程墨兰两人边说边笑的走出校门。“如静,你急着回家吗?”程墨兰问。

“不急。”周末放学通常比较早,也没到吃完饭的时间,所以也不用急着回家。

“那我们找个地方去坐会吧。哎,我实在不想回家,家里的三姑六婆们实在聒噪的厉害。”程墨兰有些怕怕的抱怨。和韩如静成为朋友之后,程墨兰也是耿直的人,经常在如静面前提起家里人,如静也了解一些墨兰有个关系复杂的大家庭。姑嫂姨一大堆,这三个女人就能成台戏,更没说这么多在家享清闲的女人了。

“那行吧。我们去对面的咖啡店吧,那个老板挺有意思的。”韩如静忽然想起了“迷踪小站”,想再去会一会那里有趣的老板娘。

程墨兰听到韩如静的提议立马就赞同了,虽然喝咖啡这么有气质的事情和她沾不上什么边,可是如静看起来就是有品味的人,和她一起也能学习一下。“咖啡店呀,如静是有什么艳遇吗?老板男的女的呀?”

被程墨兰这么一八卦,韩如静“噗嗤”笑了出来:“你呀,偶像剧看多了吧。哪有什么艳遇,就上次和严……”说道这里忽然住了嘴。

“严什么,你倒是说呀。”程墨兰不怀好意的打趣道。

“哎!就是你们家严景晨,上次求我放弃比赛那次。”看程墨兰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韩如静觉得也没什么能瞒着,就说了出来。

“哦!”程墨兰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样子,却说,“我倒是没看出来姓严的还有些脑子,知道有求于人就要下点血本。不过,我再次郑重的申明,姓严的是姓严的,我是我,我们没关系。”

“好好,知道了。”韩如静也不再坚持,反正墨兰最后也会知道,能像严景晨如此为她的人并不多,“不过人家是为了你,不想一个堂堂七尺男儿为了你不顾颜面的求助于我这样一个平凡的人,你不感动吗?”

程墨兰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不用为他说好话,我是不会感动的。”

“你呀,真是不可救药。”韩如静一副惋惜的样子。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学校门口,韩如静抬头,却眼尖的看到了一辆有些熟悉的车子。待看清车旁站着的人时,韩如静只能在心里默念:真是不让人清净呀。

秦安这时也看到了韩如静,连忙迎上来说:“如静,请等等。”话语间显得颇为客气。

韩如静停下来,对于秦安这个大伯,她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秦先生,您找我,有事?”韩如静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也是淡淡的。

“我想,请你去趟秦家。”秦安说话的底气明显的不足,上次已经碰了一次壁,他知道自己这个小侄女并不好惹。

“秦先生,我以为我上次说的足够清楚了,我姓韩,和秦家没有任何关系。”韩如静下意识的挺了挺胸,不冷不热的说道。

“我知道,可是…..”秦安正犹豫之间,车窗的玻璃门忽然要了下来,里面坐着一个老者,表情严肃的说,“秦安,需要和她啰嗦这么久吗?这么个小姑娘,你也摆不平?”回头和座位旁边的保镖说道,“你们,去把她架回去。”

保镖们应声下车,韩如静才发现后面还跟着一辆车,一下子下来两个虎背熊腰的保镖,带着墨镜,面无表情。“不是,二叔,这是学校门口,这样不好。”秦安还想劝阻。

被称作二叔的长者不屑的说:“有什么不好,小姑娘摆明了就是不合作,敬酒不吃,只能吃罚酒了。”

一旁的程墨兰看不下去的跳出来说道:“喂,我说你们要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呀,还有没有王法呀?”

“你个黄毛小丫头懂什么,在这里,我们秦家就是王法。”车内的老者不屑的冷哼,并指挥保镖,“还不动手,看戏呀。”

保镖们二话不说一人一边的架起韩如静就要塞上后面的车子。程墨兰挡在了他们的面前:“等等,跟老娘比横,老娘也不是吃素的,如静不要怕,我这就给你叫人。”说着就要拿手机拨号码。

“不用了。墨兰,谢谢你的好意。我想,他们也不至于为难我。”韩如静有些感动于程墨兰的仗义相助,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但墨兰显然是把她当做了自己人,韩如静挣了一下,“你们放开,我自己会走。”

保镖们也不敢使力,却也不敢放松,今天触动了秦家两个当家的,看秦安对她的客气样,想来这个小女孩绝对是个重要任务,平日里谁有这么大的面子,去秦家还要人来请。只见老者使了个眼色,两人才放开了韩如静。

“如静,我和你一起去。”程墨兰还是不放心的说道。

“不用了。墨兰,谢谢你的好意,我不会有事的。是吧,秦先生?”韩如静说着看向一旁的秦安。

秦安赶忙点头,说道:“放心吧,小姑娘,我们不会为难如静的。”秦安的客气来自于刚才不小心瞥见的程墨兰身上挂着的一个佩饰,有这样佩饰的人,身后的力量一定不容小觑。

“秦安,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快点上车走了。什么破事,还要劳烦我亲自来。”老者嘟嘟哝哝的不满的说道。

“好的,二叔,这就走。”秦安走到第二辆车前,亲自为韩如静打开车门,说道:“如静,请上车。”

韩如静给了程墨兰一个放心的眼神后,钻进了黑色的豪车里。两辆车子呼啸而去。

程墨兰想了一下,拨通了严景晨的手机:“喂,姓严的,和安雪臣打个招呼,如静被人带走了。你别插嘴,就是带走了,对方姓秦,黑色的奥迪A8,车牌是Q7098。”还没等严景晨发问,程墨兰就挂了线,既然韩如静说没大碍,在她看来他们也没有要为难她的样子,告诉安雪臣只是买个自己放心,相信如果有危险,安雪臣不会坐视不管的。

“雪臣,墨兰说韩如静被姓秦的人带走了。”严景晨向身边的安雪臣问道。

“哦。姓秦吗?”安雪臣重复着,秦家,还是按耐不住了。

“要不要,跟踪一下。”严景晨看安雪臣没什么大的反应,知道并无大碍,却仍旧不放心的问。

“不用,让她去吧。”如静和秦家的家务事,自己一个外人,不必插手,只要知道她在哪里就行了。安雪臣打开电脑上的一个程序,看到屏幕上红色的移动的光点,盯了一会儿后,放心的收回了视线。

严景晨错过来说道:“我倒你怎么这么镇定呢,原来早有准备。可是,这个跟踪器你放在哪里才能不让她发现呢?莫非……”

“对于你这种跟踪高手,这能算问题吗?”安雪臣白了严景晨一眼。

严景晨不自然的笑笑,的确,跟踪这种事对于他来说的确没什么难度。

车子在路上急驶了一段时间,路旁的景物开始变得陌生,高楼大厦也越来越少,倒是多出了很多绿油油的田地,正是向着郊外的方向驶去。韩如静还算镇定,既来之则安之,自己这会儿害怕也没有用。

过了好一会儿,车子在山路上盘旋了好一阵子,终于停在一座气派的大门前面,门很高,看不清里面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大门终于徐徐的打开了,车子慢慢的向里驶去。

“到了,如静,下车吧。”秦安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车门也随即打开,如静下了车,终究是站在了秦家的大院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