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秦家大宅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691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下车的时候,还是别面前的大宅子镇住了。其实她家也是住的也是单体别墅,对于一般的人家来说也算是豪宅了,可是秦家这个宅子,愣是大的有点离谱。只面前的前庭花园往外看,就有几个足球场的大小。

主宅是一幢欧式建筑,看上去有些年份了,显得古朴庄重。门口的园艺打理的十分别致,想来是请了有名的园艺师傅设计规划的。偌大的一个庄园子却看不到仆人,也听不到嘈杂的声音,想来秦家是家规森严的地方。

正欣赏之间,秦安走到韩如静面前,还算友善的说:“如静,里面请,你爷爷正在书房等你。”

韩如静回过神来发现,这是自己下车的地方只有自己和秦安两人,车子和保镖们都在瞬间悄无声息的不见了。跟着秦安走上台阶,面前的客厅更显得富丽堂皇,低垂的水晶等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闪的如静有些晃眼。厅内的家具摆设无一不是上陈的名品,如静也算见过一些市面,却仍旧不能一一说出这些名品的来历,只看这考究的做工,一定是出自名家之后,说不定还是限量定做的呢。如静在心里暗自揣测,看来这个秦家的确是大富之家。

跟着秦安穿过客厅,侧边便是书房,秦安有理的敲了门,听到里面“进来”的应答声,秦安才推门进去。

进了书房,韩如静还来不及打量书房的环境,就看到正位椅子上坐着一个老者,神色肃穆,一派威严的样子。旁边还做了几个稍年轻的老者,其中一个就是和秦安一起去接自己的“二叔”。

“父亲,如静来了。”秦安恭恭敬敬的说。

韩如静觉得有些好笑,秦安也算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在商场上绝对的能独当一面,却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如此恭敬,甚至是带着一丝畏惧的,难怪秦澜要说,秦家是个复杂的不能想象的地方。

老者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韩如静,听不出语气的开口:“你就是韩如静,听秦安说,你是秦阳的女儿?”

“是我。秦老爷子,您找我有什么事就请说,不必绕弯子。”韩如静对面前的老者没什么好感,说话也不再委婉。

“小娃娃好大的口气。”秦老爷子呵呵的冷笑了两声,“我听秦安说,你不愿意认祖归宗。”

“是。”韩如静斩钉截铁的回答。他们这么兴师动众的召见她,想必已经将她的底细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说个理由给老头子我听听。”秦老爷子却难得的耐着性子问。

“我这十几年都过得挺好。说实话,一点都不想知道自己原来姓秦,况且我父母都不在了,现在认祖归宗好像有点儿可笑。”韩如静的话有点轻嘲,这帮老顽固当初几乎是把自己的父母逼到了绝路,现在又这个样子,是想补偿吗?

“娃娃知道我秦家的家业有多大,有多少人想和我秦家攀上点关系。”秦老爷子有些发怒,从来都是别人的热脸来贴秦家的冷板凳,还没有这么不知好歹的。

韩如静诡异的笑了一下,说道:“我还真没兴趣知道这些。我来,是尊重你是父亲的父亲,并不是因为其他。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并不想改变。”

“如果,我一定要让你回来秦家呢?你知道,我的方法多的是。”秦老爷子好像来了点兴致,这个小娃娃挺对他的口味。

“我想,以秦家今时今日的地位,也不屑做出一些下三滥的胁迫人的手段吧。”韩如静这是以退为进,如此说,秦家若要脸面,暗地里的动作不会过于激烈。

“大哥,你跟个小姑娘废话个啥。直接拉着她去改了姓氏不就完事了。”被秦安叫做“二叔”的秦家二爷不耐烦的说,本来听说大哥要认回孙女,自己是来瞧瞧的,秦家的家业要有人瓜分,总要来看下是什么人。可是人家小姑娘好像不怎么想回秦家,他倒是安心了。

秦老爷子冷冷的看了秦家二爷一眼,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弟弟,要不是亲弟弟,就是饿死了他也不会管他的。被自己大哥这么一看,秦家二爷立马缩缩脖子噤了声,自己这个大哥,总让他不寒而栗。

“小姑娘挺会说话,这样吧,我给你一星期的时间,回去好好想想再答复我。年轻人,不要逞一时之气。”秦老爷子老神在在的说,也看不出是不是生气,“秦安,把人送回去。”又看看几个兄弟沉下声道,“你们也都散了吧。没事别往这大宅子里挤兑。”

说完秦老爷子站了起来,也没再看韩如静,拄着拐杖先走出了书房,老头子年岁虽有些高,可是精神却矍铄,背脊也没有弯,看起来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强悍的人。

见秦老爷子走了,书房里其他的人也站了起来纷纷作鸟兽散。“如静,我送你回去。”秦安在如静身边说道,不知什么原因,秦安心里挺喜欢这个女孩子的,也许是因为弟弟,也许是因为乔微。

韩如静没有推辞,这个偏僻的地方,她不会笨到要自己走回去,怕是到天亮也到不了家。

回程的时候,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是秦安亲自开车送韩如静。秦安一直专注的看着前方的道路,韩如静也没有说话,只是倚着车窗偷偷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年过半百却气质卓然的……可以叫大伯吧。

他,是秦澜和乔景共同的父亲。他,心中的爱到底有多少?对于姨妈,对于现在的妻子,一个是他的初恋,为他默默无闻的养育了一个孩子。一个是他的结发妻子,与他相濡以沫的生活了这么多年。他,更爱谁一点,或是他自己都分不清楚。人的一生终是会遇到这样的无奈,和自己过一辈子的那个人也许不是心里最初喜欢的,这样的妥协,最终是因为这样那样的说不明白的原因。

秦安侧首的时候发现韩如静在偷偷地观察自己,于是有些感慨的说:“如静,不肯叫我一声大伯吗?”

韩如静微微的浅笑,忽然动了试探的心思,问道:“您,想让乔景哥哥回到秦家吗?”

秦安一时之间脸色变得有些僵硬,他没想到如静的问题这么尖锐,怪不得她能在自己的发亲面前无所惧怕。但秦安毕竟在商场打滚了这么多年,避重就轻的问:“你这么问,想必知道我和乔微她们母子的关系,这话,是谁的意思?”

套她的话,哪有那么容易。韩如静微微颔首,说道:“谁的意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您和秦老爷子的想法。如若乔景哥哥回来了,这秦家的长子和嫡子……”说道这里,韩如静顿了一下,看到秦安有些难看的脸色,却继续说,“您告诉秦老爷子我的存在,也是因为这样吧。”

秦安忽然觉得自己要重新评估面前这个看起来精致漂亮的女孩子,她的每一句话似乎都能正中他的要害,因为他心中的亏欠和不为人知的秘密,使他不能理直气壮的反击。“如静,为什么就这么的不想回来?”在秦安看来,秦家的确是很多人趋之若鹜的地方,也有很多人为能够和秦家沾亲带故而感到荣幸。

韩如静沉默了一会,才缓缓地开口:“秦家,已经没有我的亲人了。”她的父母已经不在了,而且,秦家从来都没有承认过她母亲的名分,秦家欠她母亲的,她并不想讨回来,但,也不想认这种门第观点深重的亲戚。

“我们,难道不是你的亲人吗?”秦安觉得韩如静可能有些误会,想解释一下,“当年的是也是阴差阳错,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如静也别再计较了?”

计较?韩如静在心里冷冷的笑,她要是想计较,现在可不是这个情况了。她是不想和秦家有任何牵扯。“我的亲人姓韩姓乔,可不是姓秦。”看秦安还想说什么,韩如静又说,“您也甭想我的事了,还是多想想自个的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