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下次见,希望你健在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1989 2013-07-09 15:19:49

  出了“迷踪小站”韩如静放开乔景的手,状似无意的问:“乔景哥哥是故意的吧?”

“什么?”乔景不解的问。

韩如静看着乔景装傻,当即就戳穿了他。“乔景哥哥看不出来吗?阿雯喜欢你。”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这个店里加今天我才第二次来。”乔景有些接受不了的叫道,这么随便就喜欢了吗?顶多有好感而已。

“第二次怎么了?人家可是对你一见钟情,可劲的打听你。”韩如静笑着打趣道。

“死丫头,消遣我呢!”乔景也不是笨蛋,自然知道如静这是抓了小辫子使劲消遣他。

韩如静咯咯的笑了,这个表哥不太笨嘛!“不过,说实话,乔景哥哥看着还喜欢?”韩如静歪着脑袋好奇的问。

“你个小丫头,年纪不大成天的想这些事,害不害臊!”乔景点点韩如静的额头,有些无奈的说道,“是不是自己有男朋友了?”

乔景此言一出,韩如静立马不依不饶的开始撒娇了。“乔景哥哥,坏死了。自个不让人说,还要说到我身上来。不过……我是不会告诉你的。”韩如静得意洋洋的炫耀着。

“好了,不和你闹了。”乔景停止了笑闹,正色的说道,“既然决定要走了,还招惹人家干什么,你说是不是?”

韩如静也停下了笑闹的心思,神色变得沉重:“这件事,和姨妈商量过吗?”

乔景默默的点头,最初,秦安找的也是乔微,不知为什么,乔景觉得母亲面对秦安时总是有种莫名的拘束和顺从,明明,是他先对不起他们母子的。

韩如静知道大局已定,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祝彼此好运了。”想来此后经年,他们和秦家之间,不会太过太平的。

乔景伸手拍拍韩如静的肩,说道:“如静,你要好好的。有空去看看我妈,她挺挂念你的。”

“知道啦。啰嗦!”韩如静不禁有些难过,和这个哥哥也要告别了呢。从此,不知何时才能见面,见了又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们的身份,都会有所改变吧。看着乔景渐渐走远,她唏嘘不已。

“我说,这个表哥长得可真是俊俏那。”身后忽然冒出程墨兰的声音,吓了韩如静一大跳。

“你怎么在这儿,跟踪我呢!”韩如静半真半假的抱怨。

程墨兰呵呵干笑两声,说道:“说跟踪多难听,我就是刚巧路过了这里,刚巧看到了你和表哥其乐融融的画面。”

“什么刚巧?!还真是凑巧的很呐!”韩如静是真佩服程墨兰指鹿为马的本事,一点都不脸红啊,“现在,您不会刚巧还和我同路吧。”

程墨兰故作惊讶的说:“你怎么知道。真的是耶!”

“去你的,贫嘴!”韩如静忍不住笑了出来,程墨兰还真是挺会耍宝的。

“哎,我说,要是我们会长大人知道你和这位表哥眉来眼去的,不知会不会酸死。”程墨兰还不怕死的问了一句。

“我记得你的中文造诣不错的,麻烦解释一下,眉来眼去什么意思?”提到安雪臣,韩如静心里有些忐忑,原来大家都以为雪臣和她……可以,这并不是事实的真相。

“这么简单的,应该不用我解释了吧。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表哥真不错,长得细皮嫩肉的,怕是女生见了都会自惭形秽吧。”程墨兰还在对乔景评头论足。

“哦,是吗?不过我可要提醒你,看别的养眼的男人,可不要让你们家那位知道了。”韩如静也乘机调侃了一下程墨兰,严景晨要是听到了他“未来老婆”如此评价别的男人,估计程墨兰要吃不完兜着走的。

程墨兰皱皱眉,说道:“停,提他多扫兴。走吧,吃饭去。”

夕阳西下,晚霞红的耀眼,韩如静慢慢的走着,这样的景色,这样的闲适,自己还能享受多久?

第三次站在秦家大宅,韩如静心中不住叹息,自己终究是斗不过这个秦家的老狐狸,姜还是老的辣,看来自己还不够火候呢。

秦老爷子眯起了眼睛心里忍不住得意,任你多无法无天,和我斗,终是欠了点。秦家,那样不是掌握在他手里。“想清楚了?”秦老爷子稳当当的开了口。

“恩,我答应你的条件。你也要信守诺言,不再对韩氏不利。”韩如静冷静的说道,“不过,我想念完这个学期再走。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秦老爷子思索了一会,说道:“我老头子一言九鼎,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至于你要念完这学期,是舍不得安雪臣吗?”

韩如静大惊,问道:“你怎么知道雪臣?”

秦老爷子呵呵的笑了两声,颇有些自负的说:“有什么事是我想知道却不能知道的。不过,年轻人,老头子提醒你一句,只要你够实力,还怕没人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韩如静也不想跟老狐狸理论,他这样的高位者,都是权衡利益的,一辈子都不知道什么是感情。于是冷着脸说:“你就说答不答应吧?”

秦老爷子想了想,说道:“我也不是这么不近人情的人。可以,我答应你。剩下的事情秦安会和你联系的。”

“好,那我就告辞了。希望下次再见,你还能健在。”韩如静因为气愤,话也说得刻薄。

健在?!他当然要健在了,不然怎么和这些个小娃娃斗法。秦老爷子目光深邃的看着韩如静离开的背影,心中暗想:秦阳,你这个女儿还不错,可造之材。

从秦家出来,韩如静忽然想去看看姨妈。乔景哥哥这一走,姨妈半辈子的寄托都跟着走了吧,一定很伤心。她,其实也不能很明白,为什么要去争呢?为什么一定要讨回呢?他们用这么多的时间,失去的会比得到的多吗?可是,若是不去争,心里的这口气又该如何是好?人生呐,有时候就是一些被迫的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