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你,要等的人又不是我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064 2013-07-09 15:19:49

  “怎么在这儿叹气,有心事?”身后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韩如静转身,看到安雪臣站在她的身后,倒也没有怎么掩饰自己的情绪。这些天为秦家的事情心烦,好似挺久没有看到他了。

安雪臣看到韩如静的脸上满是疲惫,眉宇间也全是愁绪,有些心疼,想来也是和秦家的事情有关,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看韩如静的脸色也知道必定不太愉快。“这些天,很累吗?”

安雪臣这一问,韩如静像是上了发条的钟一下子松了下来,委屈的情绪酝酿上来,鼻子也跟着酸了,眼眶也是红红的,却只是发出了一个浓重的鼻音:“恩。”

看韩如静这个样子,安雪臣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扎了一下,疼的难受。韩如静虽然看起来柔弱安静的样子,却少有软弱的时候。她这样,必定是受了委屈,安雪臣再靠近一点,倾身问:“是受委屈了吗?”

委屈两个字从安雪臣的嘴里说出来,在韩如静的心里发酵开来,整个胸膛都是酸涩的感觉,在眼眶打转的眼泪终于没忍住掉了下来。

“好端端的,怎么就哭了?”安雪臣说的轻声细语,伸手想给韩如静擦眼泪,却被韩如静用手挡开了,头也偏向了另一边。

安雪臣皱了皱眉,看了看这人来人往的走道,周围已经有些好奇又胆大的同学停下来张望了。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安雪臣拉着韩如静的手往学校后面的小树林走去。这妮子,哭成了这样,还惦记着众目睽睽,他说她什么好。

走到小树林里停了下来,韩如静的眼泪倒是收敛了不少,只剩下小声啜泣的声音。

安雪臣和韩如静面对面的站着,距离很近,低头就能看到韩如静光洁的额头,两人靠的如此近,安雪臣能闻到韩如静的清幽发香,也不知如静平日里用的什么洗发水,味道总是清新好闻。安雪臣的心里还是不安分的动了动,却只是说:“现在能说了吧。”

“秦家用爸爸的公司威胁我,要我答应听他们的安排,出国留学。”韩如静说的简单,却也清楚的表达了意思。

出国留学?安雪臣的眼眸忽然暗了下来,这是……要走的意思吗?秦家,真不错,还带这么胁迫人的,可谓是倚强凌弱了。“你的……意思呢?”安雪臣犹豫了片刻,还是问了。

“我……不知道。可是好像没有别的办法。”韩如静显得茫然中带着失望,走,是一定要走的了,只是还有很多事情她没有理清楚,也不知道怎么去告别自己的过去。

安雪臣也变得惆怅起来,秦家的这棵大树,的确不是他们能够撼动的。连秦澜这样一直在秦家打滚的人,最后也屈从了。那么他们…….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安雪臣嘴角溢出叹息,说道:“秦家如此,也是为了栽培你。不管他们最后的目的如何,求学总是好的。”

听了安雪臣的话韩如静忽然笑了一下,惹得安雪臣诧异的问:“怎么这会子又笑了?看看你,又哭又笑的,什么样子,脸都花了。”说着抬手替如静拂掉了脸上的泪珠。

韩如静这次没有躲开,却说道:“我都不知道雪臣现在这么有教导主任的范,还会讲人生道理了。”

见韩如静的神色已经恢复了常态,安雪臣才安下心来,他哪里讲的是人生道理,这么说,不过也是安慰自己,如静要走,他心里怎么会舍得。以前,还总能在看得到的地方,而现在以后,就真的像断了线的风筝了。再见……又不知是什么光景了。

“雪臣,希望我走吗?”不知怎么的,这话就从韩如静的嘴里溜了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听到什么答案,却……如此的问了。

安雪臣心里原本就唏嘘不已,听得韩如静如此问,更是难舍。如静,总是在他想要摆正自己位置的时候,说些让他摇摆不定的话,让他总是离不开又割舍不下。“我的意见,应该不重要吧。”安雪臣却也不给正面的回答,心里想到如静和哥哥,总是会痛,有时,也有些别扭,明明是他先遇到的,却……失去了。

“不想说算了。”虽然知道安雪臣说的是实话,但韩如静却仍是赌气的口吻,她就是想雪臣能挽留她。青春少女的想法有时候挺奇怪的,明明……她最喜欢的不是他,可是当他真的说不在乎的时候,心里又难过的发酸。

“好了。我也不想让你走。”安雪臣把侧着脸不看他的韩如静拉回来和自己对视,“只是,我也没有能力能让你不走。再说了,你即使不走,你……要等的人也不是我。”

安雪臣的语气发酸,如静要等的从来不是他。他和她现在的状况,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吧。只是这个自己从小就捧在手心里的女孩子,不对她好,自己都会不习惯吧。

“是啊,要走,也要等到雪宁的消息吧!”不知道安雪臣的心思,韩如静却想到了安雪宁,雪宁,会同意吗?可是如果不同意,是不是他们也只能说再见呢!就像当年哥哥和雪晴姐姐那样,最终还是无果而终。

雪宁,雪宁,如静的心里放在第一位的总是他。安雪臣的心情忽然烦躁起来,连带着整个人也有些戾气。“你心里其实早就有了决定。”安雪臣有些生气,总是会被挑起这样的情绪,无法掩饰,带着一点赌气的成分,说道,“你的心里都是他,又何必问我?”

安雪臣带着质问的语气,让韩如静很不舒服,也不服气的嚷回去:“是啊。我没问你,是你先拦了我的路,是你先问的我!”

“你……”安雪臣想发火,又发不出来,只皱着眉头的说:“算我多管闲事。”

韩如静的心情本就郁闷,刚才安雪臣好生安慰她才好受点,现在安雪臣忽然变了脸,她心里就又烦躁起来。于是赌气的说道:“不想管就别管。”说着气冲冲的走了。

安雪臣也没有追,只是站在原地,脸色沉沉的看不出什么表情,眼中却全是矛盾复杂的光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