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秦家的手段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137 2013-07-09 15:19:49

  “您也甭想我的事了,还是多想想自个的事吧。”

韩如静的话说得有点重了,话出口之后她也觉得有些不妥,可是心中忽的就烦躁起来,不愿意再和秦安争论这些事情。

秦安因为韩如静的话脸色也变得阴郁,沉下了脸也不再说话,一时之间,车内的气氛尴尬而凝滞。秦安默默的想着:是不是应该再去找一下乔微,看看她的态度。可是,如果乔景真的回来了,自己的妻子和秦澜那里又要怎么交代。想到这些头疼的问题,秦安也犹豫不决。

所幸,不一会儿就到了韩如静的家门口。“谢谢您送我回来。”韩如静有礼的说,“那我先回去了。”解开保险带,如静就要下车。

“等一下。”秦安忽然出声,并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片递过去,“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系我。”

韩如静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来,现在看来,她和秦家的牵扯不可能到此为止,那么,在秦家,秦安和秦澜也许是对自己最有善意的两个人。思付了片刻,韩如静还是说道:“刚才的话,您别介意,我们的想法和你们也许不同。您慢走。”

秦安看车子里看着韩如静远去的背影,看上去很优雅,可是却是只小刺猬。想着她刚才的话,秦安是听明白的,这个“我们”当然也包括乔景。又思索了一会儿,秦安才发动了车子。

韩家的气氛有些凝重,韩如静进家门的时候张妈就悄悄的告诉她:“小姐,今天老爷不知怎么了,很不高兴的样子,你可要小心点。”

果然在客厅里看到了同样愁眉深锁的母亲。韩如静走过去轻声的问:“妈妈,出了什么事吗?”

韩母沈凝重重的叹了口气,犹豫再三还是说道:“你父亲不让我告诉你,公司好像出了点资金的状况,本来好好地,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你父亲的样子,我也只是担心却帮不上忙。”

资金的问题?韩如静的心里忽然沉了一下,韩家的公司一向经营的很顺利,父亲是个谨慎的商人,从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难道……如静不敢想象秦家的动作会有真么快。

“妈,你先别担心,爸在书房吗?我去看看。”韩如静轻声的安慰着母亲。

“你去吧。顺便叫你爸下来吃饭,一天都没出过什么东西,我去弄点清淡的食物。”沈凝叹了口气,站起来向厨房走去。

韩如静只轻轻的敲了两声书房的门,听里面没什么回音,就自己推门进去了。韩道渊坐在写字台前,眉头紧锁,表情凝重,这在思考着什么?

“爸。”韩如静轻轻的喊了一声。

韩道渊抬头看到如静,表情松了一松,声音却仍是疲惫:“哦。如静回来了。”

“爸,听妈说公司出了点状况?”韩如静问的谨慎,观察这韩道渊的反应。

韩道渊的脸色微微的一滞,有些埋怨的说道:“让你妈不要告诉你,真是的。如静不要担心,小事情而已。”

“爸,您不要瞒我。是不是和我有关,是不是秦家做的?”韩如静看父亲一副不想让自己知道的样子,直接的问。

韩道渊脸上出现了一秒惊愕,迅速的掩饰着笑道:“没有的事,如静怎么会这么想?做生意本来就是这样的,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您就告诉我实话吧。我今天去了秦家大宅,并见到了秦老爷子。”韩如静想了一下,还是和盘托出,不然父亲很定不会轻易的告诉她事情的真相。

“什么?”这次韩道渊是真的惊讶不已了,忙追问,“他们,没胁迫你吧?”

韩如静轻笑,说道:“他们能胁迫我什么?不过是想让我认祖归宗而已。没想到他们的动作这么快,已经对您的公司下手了。”韩如静这才体会到秦老爷子那句话的意思:“年轻人,不要逞一时之气”。原来早有后手呀,怪不得这么笃定的让她回来考虑。

既然韩如静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韩道渊也没必要再隐瞒,说道:“我本来只是暗暗猜测,这次的事情和秦家有关,我以为他们这么久都对你的事情没什么反应,是不准备采取什么动作。没想到……是我低估了秦家。话说回来,秦家的确不是我能抗衡的,不过,只要如静不想回去,我就是结束了韩氏,也会保如静周全的。”韩道渊说的倒是真心,这么多年的养育,他早把如静当做了自己的女儿,他韩道渊可做不出出卖女儿的事情。

韩道渊的话惹得如静泫泪欲滴,记忆中父亲一直沉默寡言,严肃的很,没想到对她这么上心。“爸爸说这话,如静怎么担当的起。爸爸要负责的不仅是韩家,还有整个韩氏的员工,他们可都是仰仗着父亲生活的,爸爸千万不要下这样的决定。”

韩道渊没想到韩如静年纪轻轻的想问题这么周全,这也正是他的犯难之处,韩氏发展到今天,规模也是不小,一下子结束掉并不是易事。只是要如静委曲求全的话,自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如静能这样想,爸爸真是安慰。但是要如静在秦家受委屈,爸爸实在于心不忍,也愧为人父。”韩道渊自觉惭愧,说话也没有了底气。

“爸爸千万别这么想,如静并不觉得委屈,让我再和秦老爷子谈谈,也许能找到更好的两全其美的办法呢。”韩如静竟然浅浅的笑了,反过来安慰起韩道渊来。

韩道渊心道:秦家这个样子就是要逼他们就范,哪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如静不过是安慰自己。叹息道:“如静,我真是对不住你亲生父亲,到底不能护你安好。”

“好了。”韩如静把韩道渊从椅子上拉起来,半是撒娇的说道,“爸爸先放宽心,我们先去吃饭,妈妈该等急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不是吗?”

半推半就的韩道渊还真让韩如静拉出了书房,沈凝看到韩道渊的脸色比回来时好上了许多,也暗自松了口气,不禁说道:“还是女儿本事大,你终于肯出来了。”

“是妈妈做的饭菜太香了,肚子咕咕直叫呢。”韩如静满脸笑容,语气轻快,希望可以冲淡家里凝重的气氛。

“那还等什么,赶紧过来吃吧。”沈凝也跟着笑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