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这是我最后的决定 (1)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010 2013-07-09 15:19:49

  韩家的客厅里,韩如静面对着有些错愕的父母,脸上仍旧平静,她不过是告诉他们自己答应了秦家的要求,他们的反应好像有些激烈了。

韩母沈凝脸上满是担忧,语气也跟着焦躁起来:“如静,你怎么能不和我们商量就答应秦家了呢?”

“妈妈,当时我和爸爸商量过了,而且,这也是唯一能让秦家罢手的方法。”韩如静看了看一直在一旁沉默的父亲。

“老韩……”沈凝听如静这么一说,把矛头指向了韩道渊。

“好了。”韩道渊表情凝重的沉声道:“是我没保护好如静,如静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韩氏。是我对不起她,也对不起秦阳夫妇的嘱托。”韩道渊说话的字里行间满是疲惫和愧疚,神色憔悴,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爸爸,我是自愿的,您并没有对不起我什么,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为了报答你们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我也应该如此。况且,我只是外出求学,又不是不回来了。”韩如静说的轻松,可是还是不能够让沈凝安心。

“话虽如此,可是这一去路远迢迢,千山万水的,有个什么万一的,我们也照应不到。你一个女孩子家,这么小的年纪,在异国他乡,受了欺负怎么办?”沈凝越想也担心,如静毕竟是个女孩子,要是碰到个什么好歹,她怎么跟乔沫交代。

“妈妈,你别太担心了。”韩如静走过去搂住沈凝的肩,笑着说道:“哥哥还不是一个人在外面,也没见你这么担心。”

“你哥哥是男孩子,本来就应该出去锻炼锻炼,你一个姑娘家,我怎么舍得……”说着说着,沈凝忍不住哽咽,这么多年母女,虽然不亲但也有深厚的感情,这一走,心里还真是空落落的。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妈妈有空可以去看我,就当是出国旅游,一举两得。”见沈凝伤心,韩如静笑着安慰道。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贴心。”沈凝听韩如静这么说,情绪也缓和了一些,说道,“要去那么久,可要多准备点东西,明天我就去采购一些,给你好好置办置办。”

听沈凝这么说,韩如静知道她也接受了自己要离开的事实,这样也好,她的目的不正是如此吗?!“妈妈说的好夸张,像是要嫁女儿一样。”韩如静打趣的说道。

“要是嫁女儿可不能这么随便。如静出嫁的时候,妈妈一定给你置办一件大嫁妆。”沈凝说道,“不过要是女儿能嫁个儿子,我倒是两下都省了。”

“妈妈,您说什么呢?”韩如静听沈凝这么一提,吓得直跺脚,感情他们还惦记着这事呢!

“你妈说的也没错,你和你哥本就是有婚约的。你知道,我们并不反对。”韩道渊在一旁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

韩如静真的觉得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一个玩笑似的婚约,他们怎么就这么执着。“我再次申明,我和哥哥绝对是最纯洁的兄妹之情,拜托二位就不要乱点鸳鸯谱了。”如静说着溜上了楼,不再和父母啰嗦。

“哎,如静,你要出国这事记得告诉你哥一声。”沈凝还在后面喊道,不知道如清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跳起来。

*****

“喂,韩如静,回魂啦。”程墨兰在“迷踪小站”找到韩如静的时候,韩如静正在一个人发呆,老板阿雯一直在一旁窥探,却没敢上去打扰。

“开完会啦!”韩如静回过神来,淡淡的问道。

“恩,忒无聊个破会。我怀疑当初你是不是知道这情况才放水给我,让我去受苦受难的。”程墨兰不满的抱怨,会上她都要打瞌睡了,还要应付姓严的,真是够烦的。不过要不是后来……

“我可没放水给你,是你自己争强好胜。”韩如静凉凉的调侃着程墨兰。

“哎,悔不当初呀。”程墨兰大大的叹了口气,这是阿雯正好送上了刚煮好的咖啡。

“你们在聊什么啦?阿静,你今天的状态很差耶!”因为彼此熟悉,阿雯关心的问道。

“阿雯,你一个人在外面寂寞吗?”韩如静忽然问道。

“啊?!还好啦。我这个人你知道的哦,很能交朋友的,适应能力超强。”阿雯边说还不忘夸奖自己一番。

“你干嘛问这个,今天奇奇怪怪的。”程墨兰也觉得韩如静今天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随便问问。”韩如静还不想告诉她们自己要走的事情,略微掩饰的说。

“对了。”程墨兰忽然想起什么似得大叫,看向韩如静说道,“今天安会长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在例会上大发脾气,弄得大家都紧张兮兮的。不会是你又惹到他了吧?”

“神经。”韩如静白了程墨兰一眼,“他发脾气关我什么事?”

“你确定不关你的事吗?”程墨兰故作正经的思索起来,“我就觉得安会长最近心情都很差,你好像怎就没见他了?”

“连我见他你都知道吗?你当自己包打听呀!”韩如静没好气的说道。不过,依雪臣的修养,怎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呢,还是在这样的公众场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韩如静不禁担忧起来。

“好了啦。不要讲这个啦,阿静啊,你表哥对我印象怎么样呀?”阿雯有些腼腆的打听道。

“啊!”韩如静心里暗叫不妙,她还真忘了这回事情,怎么这个阿雯这么认真,想了一会才说,“阿雯,我表哥马上就要出国了。”还是实话实说,断了阿雯的念想的好。

“啊,这样啊!”阿雯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人也变得没精打采。

“别这样啦。”韩如静拍拍阿雯的肩安慰道,都没有开始,应该不会很伤心才对。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呆头鹅。”程墨兰还不忘幽默一句,“好男人多了去了,在一棵树上吊死的都是傻子。”

韩如静笑着摇头,这个程墨兰,还真是女屌丝一枚,一般人受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