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你们兄妹俩,真让人恶心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91 2013-07-09 15:19:49

  韩如清和韩如静两兄妹走进电梯,直到电梯到了两人住的楼层,韩如静看到哥哥默不作声的出了电梯,带头走在前面,背影看起来落寞萧瑟,韩如静心里泛起了微微的不忍,有些替哥哥心疼。

“到了,我房间就在隔壁,你先进去吧,明早我送你去学校。”韩如清在韩如静的房间前面停下来,语气温和的说。

“好。哥哥晚安!”韩如静乖巧的和韩如清道晚安,然后开门,却在关门的时候看到韩如清仍旧靠着走廊的墙壁,没有挪动的迹象,心里叹了口气,又拉开门说道,“哥哥,我想去你房里坐坐。”

“好。”韩如清也没有问原因,径自打开隔壁的房门走了进去,韩如静跟着走进去,一进房里就闻到空气中弥散着浓重的酒味,沙发面前的茶几上还有一瓶快喝完的红酒,想必哥哥在下去用餐前已经在房里喝了不少,倒是一点都没有喝醉的迹象。

“哥哥在外国待久了,酒量倒是进步了很多。”韩如静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位子坐下,调侃道。

韩如清没有接过话茬,只是坐下来把瓶中剩下的红酒都倒进了杯中,端起来就准备喝。

“哥哥一个人喝,就不给我找个杯子吗?”韩如静不满的问。

“你明天还要上学呢,不能多喝,听话。”韩如清倒是不忘正事,循循善诱的说道。

韩如静不满意韩如清的说辞,自己去吧台拿了高脚杯,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白葡萄酒,打开之后在杯子里倒了半杯,坐回了沙发,说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对我说教,可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你啊!原先是个挺乖的孩子,现在怎么变得古灵精怪的。”韩如清觉得红酒的后劲有些上来了,脑子里很多画面纷至沓来,弄的他说话也不太顺畅。

“乖乖的有什么用,雪晴姐姐就是太听话了,所以才被迫要嫁给别人。”韩如静说的很直白,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心疼哥哥的无奈,“我以后一定要嫁给喜欢的人,才不会为了什么家族利益之类的烂借口妥协。”

韩如清吃吃的笑了,口齿不清的说道:“说你年纪小还不承认,只有小孩子才会这么想的,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什么叫身不由己,什么叫迫不得已。”

“哥哥,你现在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好,你在我心里就是无所不能的光辉形象,现在连争取一下都不敢,如此,也枉费别人对你一往情深。”韩如静的口气有些没大没小,就像是在教训哥哥,其实,又何尝不是在告诉自己,她终究是欠了别人的深情。

“你说我,那你呢?”韩如清大概是有些醉了,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还不是喜欢一个又不想放弃另一个,还不如我呢?”

韩如静听到哥哥这么说,忽然脸上就闪过悲伤,闷闷的说道:“哥哥你知道吗?我有时候会想,是不是从一开始我就错了,可是,现在,我还能回头吗?”

“不能。”韩如清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你已经选了,怎么能改。就像我,呃……根本没得选……”韩如清打了个酒嗝,脸上泛着潮红,却又灌了一杯酒。

韩如静也呵呵的笑起来,虽然觉得有些头晕,但神志还算清醒,说道“哥哥……你喝多了哦!”

“谁说的……我……还能喝……来…….干杯!”韩如清说着举起酒杯和韩如静的杯子碰了一下,咕嘟咕嘟的灌了大半杯又说:“在外面,我……总是想到她,即使我麻醉自己……有时候还是难过的受不了。今天……我听到她亲口说要嫁人了,我应该马上就阻止她的……可是,我竟然什么都没做,就这么让她走了……我是不是,很懦弱……”韩如清说着说着,声音慢慢的低了下来……

韩如静扶着脑袋凑过去,轻轻的拍了一下韩如清的肩,叫道:“哥哥,你醒醒……”

可是韩如清毫无反应,韩如静从床上拿了薄毯子替韩如清盖好,自己觉得晕的不行,反正也拖不动哥哥,就让他睡在沙发上,自己晃晃悠悠的倒在了床上,没一会儿就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韩如清觉得眼前有些亮,微微的睁开眼睛,却觉得头痛欲裂,低头看看自己睡在沙发上,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只盖了一条毯子。韩如清挣扎着想起来,可是一动就觉得头上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酒真是个害人的东西,以前,他基本就是浅尝即止,很少有烂醉的时候。

韩如清坐起来,抬眼望去看到床上还躺了个人,昨天晚上的记忆慢慢回笼,看了如静这丫头昨天也喝的不少,韩如清看看表,时间还早,于是打算先去浴室洗漱一番,身上的酒气大的让他直皱眉头。

在浴室刚脱了衣服打算洗澡,门铃却响了,韩如清有些奇怪,这么早,又没叫客房服务,会是谁呢?韩如清想到如静还在睡觉,就扯过浴巾随意的围了一下,疑惑的走过去打开门,却意外的在门外看到了安雪晴,韩如清一时之间愣住了。

安雪晴有些尴尬的站在房门口,却闻到了韩如清身上很大的酒味,抬头看到韩如清上半身裸着,全身上下只有一条浴巾,脸上不好意思的飞上了红霞。

“你……怎么来了?”韩如清也许是太过震惊,竟也忘记了自己衣衫不整,木讷的问道。

“我……”安雪晴抬头就看到韩如清宽阔的胸膛和发达的胸肌,低下头害羞的说道,“你……不穿衣服吗?”

“哦!”韩如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个样子的确失礼的很,让了让说道,“你先进来坐。”

安雪晴低着头,快速的从韩如清身边擦过,韩如清身上的酒味混杂着阳刚的味道,让她有些昏眩。却在看到床上的韩如静时愣住了。这兄妹俩,什么情况?

“哥哥,谁啊?”韩如静听到门口有低沉的说话声,才慢悠悠的醒转过来,爬起来看到室内多了个人时,不惊讶然道,“雪晴姐姐,你怎么来了?”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安雪晴自嘲的笑了,即使是亲兄妹,这么大了,也不该整夜共处一室,安雪晴忽然觉得好混乱,她想起了昨天在咖啡店里韩如清自然的喝了韩如静剩下的咖啡,她忽然觉得就想到了两个字:**。

“不是,雪晴,你听我解释……”韩如清也发现了问题,这样的场面的确让人容易误会。再说,他心里清楚,他们并不是亲兄妹。

“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你们……真让人恶心。”安雪晴愤恨的丢下一句话,就往门口冲去。

“雪晴姐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韩如静也意识到雪晴姐姐一定是误会了,急忙下床,想去追。却被韩如清一手拉住。

“哥哥,你拉我干嘛?还不赶紧和雪晴姐姐解释清楚。”韩如静急了,声音也有些急促。

“不必了,让她去吧。”韩如清颓然的说道,“这样……也好。”

“哥哥,你说什么呢?”韩如静不明就里的嚷,“这是误会,可以解释的,为什么不解释呢?”

“就让她误会吧。能恨……有时候,也是好事。”韩如清说的淡然,心灰意冷。

韩如静也安静下来,问道:“雪晴姐姐,为了什么事来找你?”

韩如清摇摇头,低沉的说:“不知道,反正……也没有问的必要了,就……这样吧。你回房洗漱一下,我送你去学校。”说完,也不等韩如静反应,就走进了浴室。

韩如静茫然的站了一会儿,走了出去,哥哥,怕是心如死灰不复温了,才这样的放任……可是,这真是最好的结局了吗?就这样,结束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