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走了记得告诉我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33 2013-07-09 15:19:49

  转眼就到了期末,这个学期终究是要结束的。期间韩如静再没有收到过任何关于安雪宁的消息,却也不敢去问,上次和雪晴姐姐弄得如此尴尬,实在是不好意思的很。

日子过得还算顺逐,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忙的关系,也很少见到安雪臣,只是有时候周一升旗仪式的时候远远的看到安雪臣站在台上,说话越来越有官腔,却也越发的显得老练沉稳。就连平日里长找她麻烦的陆妮都收敛了许多,也不太和她说话。

有空的时候韩如静也去乔微姨妈家里坐坐,却甚少碰到表哥乔景,姨妈说乔景变得非常忙碌,为出国的事情做准备。姨妈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多有不舍,可是韩如静也不知道如何安慰。

哥哥也没再和自己联系,有时候通常只是发些MSN的文字。韩如静没敢问哥哥过的好不好,怕一旦闻起来又触到哥哥的痛楚。有些痛其实就在心底的最深处,平日里也许装作不在意,可是只要想起就是锥心之痛。

韩如静出了准备期末考试,平日里做的最多的就是和程墨兰去阿雯的小店打发无聊的光阴,听一些阿雯讲的八卦,也偶尔听程墨兰提起学生会的一些事情,难免会提到安雪臣,可是韩如静已经能够平静的当是故事听了。

韩如静有时候会想,也许这样的离开,是最好的结局,大家,彼此都渐渐疏离,到最后分离的时候才能不牵念,不留恋。时间和距离的确是治疗伤痛最好的灵药。只是,在心底的最深处,仍有一些潜意识的东西吧,韩如静却已经不想去探究到底是什么。

韩如静和程墨兰说起自己要离开的时候,程墨兰几乎跳了起来:“好你个韩如静,什么时候决定的事情呀,现在才说,当不当我是朋友啊?”

“连你也不知道,阿静自然是不会告诉我的。”阿雯在一旁不忘配合的自怨自艾一番。

“你们两个……别唱双簧了。”韩如静没好气的说,“原先也是不确定的,就没告诉你们。”

“这书念的好好的,怎么就要走了呢?”程墨兰歪着脑袋唧唧歪歪的说着,“我就想不明白了,这国外的书就比较好念吗?还是国外的天比较篮?对了,该不会是国外的帅哥长得比较帅吧!”

程墨兰夸张的说着:“韩如静,你不会真喜欢外国人吧?”

“去你的。”被程墨兰一通似假非真的抢白,韩如静倒少了一些歉疚,“没一句正经的。”

“如静,你去哪个国家啦!我和你说哦,欧洲的帅哥比较帅啦,不过他们身上的香水味有些让人受不了。”阿雯还认真的在一旁评论。

“真的吗?阿雯,你去过多少地方呀,说来听听啦,以后有机会说不定能参考一下呢!”程墨兰还真来了精神,认真的问起来。

这两个女人,真是…….韩如静有些无奈的拉回她们的注意力:“喂喂,够了哦。现在和你们说我要走了,很长时间不会来了,你们,就没有想到要为我饯行之类的吗?”

“饯行,这主意不错。”程墨兰忽然来了精神,“我们去酒吧,怎么样?”

“小姐,酒吧未成年人可是不让去的。”韩如静白了程墨兰一眼,满脑子的酒味。

程墨兰垮下了脸,说道:“扫兴,还差几个月而已。要不,让姓严的请客,他那里好酒可不少。”

“那不是都知道了?”韩如静皱了皱眉,即是严景晨的地盘,没有安雪臣不知道的道理,她不太想碰到安雪臣。

“怎么?”程墨兰瞟了韩如静一眼,激将道,“还怕安雪臣知道,出息的。到时清场,总行了吧。就这么定了,考完试就去。”

还没等韩如静给意见了,程墨兰已经豪气的决定了。“对了,阿雯,你也要到哦。你的小店,就打烊好了,反正生意也不好。”事情就在程墨兰一头热的情况下决定了。

期末考试结束的那天,学校里顿时像炸开了锅似得,终于熬了一个学期,可以好好的放松一下了,哪有不高兴的道理。程墨兰一早和韩如静约好了,考完试就去阿雯的“迷踪小站”汇合。所以韩如静也没有瞎逛,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准备去“迷踪小站”。

却在校门口的广场上远远的看到了安雪臣,韩如静心下一动,想低着头装作没看到,可是偏偏不凑巧,安雪臣却主动地迎了上来。

“如静,等等,待会儿回家吗?一起吧!”也不知因为什么事情,安雪臣还显得挺高兴。

韩如静无奈的抬头,心里却暗自嘀咕: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的人,怎么就能看到呢?却仍是挤出了笑容说道:“真不巧,我等会不回家,和墨兰约好了。”

“哦,是吗?你们……去做什么呀?”韩如静不自然的表情,让安雪臣略有怀疑。

韩如静皱眉,说道:“你一个男的,打听我们女生的约会干什么?”

“我怕程墨兰把你带坏了,可不能去那些复杂的地方。”安雪臣不放心的叮嘱,程墨兰这人他还是有些了解的,女汉子一个,可什么都敢做啊。

“放心吧。不是小孩子了,我们就是吃个饭,随便逛逛逛。”韩如静连忙眼神道,“不说了,我来不及了,她们还等着呢!先走了。”

说着韩如静就打算离开,这里人来人往的,两个人矗在这里说话,已经引来路过的同学的侧目,她可还记得有些有心人不知在什么地方盯着呢。

“等一下。”安雪臣伸手拉住韩如静,心里的怀疑越来越强,如静今天不对经的很,“你是怎么了,好像很想避开我,不想和我说话的样子。”

韩如静看了看安雪臣拉住他的手,急忙的推开,陪着假笑说:“对呀,你现在可是公众人物,这是公共场合,有多少眼睛盯着呀?当然要保持距离了。”

安雪臣听韩如静说话阴阳怪气的,有些生气的说:“这么着急走,就不想知道雪宁的情况吗?”

雪宁?韩如静着急的问:“雪宁有消息吗?怎么样,他好不好?”

“说道雪宁就有兴趣和我说话了。”安雪臣不满的沉下脸,故意顾左右而言它。

韩如静不满的说:“好啦,你别买关子了。我和你保持距离有我的原因,你快告诉我,雪宁好不好?”

“他恢复的还不错,听姐姐说,如果情况乐观的话,年底就能回来了。”安雪臣说着,心里却在想:如静有什么原因,这么的戒备他。

“要年底啊。”韩如静的脸上爬上了失望的神色,惆怅的说,“那还是不能见到他。”

“你也不要失望,他好了回来,害怕没机会见面吗?”安雪臣不知自己怎么了,看韩如静情绪低落竟然安慰的说了这话。

“谢谢你。我真的要走了。”韩如静扬起了一抹浅笑,朝安雪臣挥挥手。

“喂,走了记得告诉我。”安雪臣忽然在韩如静身后喊了一声。

韩如静举起手来比了个OK,却没有回头。真的,要走了呢,可还是,不能兑现对安雪宁的承诺。

那夜,韩如静和程墨兰、阿雯三个人在严景晨的店里互叙离别惆怅,喝的酩酊大醉,严景晨也遵守承诺没有告诉安雪臣。很多年之后,韩如静回想起来这是她第一次喝的这么醉,也许是唯一的一次,没有戒备的,用酒精和自己的过去告别。她心里的不舍、难过、心痛……统统在酒里沉淀下去。至此经年,不再提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