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想不到这样再次见面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439 2013-07-09 15:19:49

  七年后。

韩家的餐桌上,韩母沈凝正热情的招呼韩如静:“如静,这些都是你爱吃的菜,今天早上我亲自去菜市场买的,看看合不合胃口。你现在都来看我们这两个老人家了。”

韩如静听沈凝这么说,赶忙解释:“妈,你说的哪里话,这不是怪我不孝顺嘛。我也是公司太忙,抽不出时间。”

“忙……和你哥一个样,每次都说自己忙,那公司的事能忙完吗?今天要不是我们搬家,你肯来吃饭吗?你也别怪我唠叨,要多注意身体,赶紧找个好男人,才是要紧事。”沈凝现在倒是像个啰嗦的老太太,念叨个不停,也实在是平日里儿子女儿都不常回来,想念叨也念叨不着。

韩如清在一旁清静的看戏,如静回来最大的好处就是老妈不会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他终于能喘口气了。

“妈,我还小呢,哥哥不是也不着急嘛。”韩如静半是撒娇的说道,斜眼看到韩如清似笑非笑的神情,心想:你不帮我,别怪我把你拉下水。

“你哥……”沈凝哼了一声,没好气的看了儿子一眼说道,“可千万不能把你哥当榜样,简直就是个逆子,生来气我的。”

“妈,我有这么差吗?”韩如清一看战火延伸到自己身上,不甘心的上诉。

“你……就是想气死我,给你安排了多少相亲,嫌这嫌那,人家哪家姑娘不是出生名门,端庄秀丽,你愣是一个都看不上。你摆明就是故意的。”沈凝说起这事就有气,这些年她给韩如清安排的相亲多的自己都数不清,韩如清虽然每次都去,可愣是没一个有下文的。

“妈,这种事没感觉怎么能强求呢!你也不希望我将来不幸福是吧。”韩如清说的倒是有理有据,气定神闲。

“我……我说不过你,你就等着打一辈子光棍吧。等我以后两腿一伸,怎么和你们韩家的列祖列宗交代。”看自个儿子一点都不受教,沈凝连列祖列宗都搬出来了。

韩如清皱皱眉头,无奈的说:“妈,有这么严重吗?你看起来一点都不老,身体又好,一定能长命百岁的。”

“就你会灌迷汤,成天的忽悠我。”沈凝嘴上骂着,心里却还是对儿子的马屁挺受用的。

韩如静在一旁陪笑说道:“妈,你看哥哥嘴这么甜,还怕找不到嫂子,您就放心吧。”

“你们俩,我还不知道,相互包庇打掩护。你们要是能凑成一对,我就省心多了。”沈凝说着说着又旧事重提。

“妈……”

“妈……”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反驳道,最怕老妈拿这事说话了。韩如静和韩如清对看了一眼,赶紧埋下头吃饭,老妈现在唠叨的功力可是大有长进。

“好了,如静难得回来,你就让孩子们好好吃顿饭。”韩道渊轻咳了一声,低声说道。

沈凝不自然的看了韩道渊一眼,低下头吃饭不再说话。

不想韩道渊接过了话茬,问道:“如静,在那边做的好吗?”

韩如静当然知道韩道渊问的什么,不想父亲太过担心,笑呵呵的说道:“当然好啦,我可是秦家的二小姐,谁敢说我的不是?”

“贫嘴!”韩道渊笑骂道,“听说过些日子秦家要召开个发布会,我想,秦家老爷子应该会正式介绍你是秦家的成员。”

这些年,自从韩如清进入韩氏之后,和韩道渊一起将韩氏发展的很好。也因为数年前的秦家胁迫事件,让韩道渊认清了只有不断的壮大自己的实力,才能有能力和敌人对抗。因此,这几年他尽量放手让儿子革新,取得了很大的突破。而秦家内斗不断,虽然外界看起来仍是本市的中流砥柱,却已经没有往年的光景了,这也是秦家老爷子为什么要这时候开发布会的原因,韩如静这几年在秦氏发展的相当好,完全可以独挡一面,秦老爷子把她放到秦氏下属的子公司历练多时,看来这次是要她回总部的意思了。

对韩道渊的话韩如静却没有多大的反应,这本来就是时间的问题,只是秦家老头精明的很,现在她在这个圈子里也有些名气,真是会利用时机。“随他想怎么样,对我来说都一样。”韩如静不在乎的说。

“哎,如静,千万不要小看了秦家。尤其是你回去之后,秦家总部的斗争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韩道渊看女儿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秦老爷子可是商场上有名的老狐狸,和他斗,这些小辈的道行还是不太够。

“知道了,谢谢爸爸提点!我会小心的。”韩如静乖巧的回答道。

“实在干不了就回来韩氏帮我们,不用受秦家的鸟气。”一旁的韩如清语气不甚温和的说道,还为当年受秦家胁迫的事情耿耿于怀。

“哥哥,我这不是好好的。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放心吧。”韩如静心下还是很感动父兄的关怀,虽然现在韩氏也是商场上数一数二的大商家,可原来的温情还在,并没有被名利掩埋。

韩如清伸手点了点如静的脑袋,宠溺的笑着说:“你啊!典型的报喜不报忧。”

韩如静不满的嘟哝:“哥哥,我都多大了,还玩这招。”

“怎么?多大我都是你哥。”韩如清知道如静已经长大了,可是在他心里如静永远是他手里牵着的小女孩。

兄妹两人的笑闹被韩道渊和沈凝看在眼里,心下都略过一样的想法:这么亲密的两个人,可惜了……一切,都是安家惹得祸。

正吃着饭,韩如静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如静接起来手机那头就传来叫嚣的声音:“韩如静,你在哪呢,我刚下飞机,快点来接我。”

韩如静的耳膜被震得嗡嗡直响,稍微来开了一点距离后,才说:“知道了,就来,等着!”这个程墨兰,多少年了都是女汉子的霸气样,连讲个电?话都是吼的。

韩如静收了线,一旁的韩如清皱着眉头问道:“又是那个程墨兰?”

“是啦,她刚回来,要我去接她。爸妈,哥哥,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韩如静说着擦了擦嘴,起身去拿包包。

沈凝也显得不满,说道:“多要紧的事,还不能把饭吃完了。”

“妈,她是个急性子,一刻也不愿意多等的。”韩如静笑着解释道。

“你就是性子好,把朋友都惯坏了。”沈凝低声的念叨,现在也不能真的阻止什么,只是善意的关心罢了。

韩如静也没有多解释,她和程墨兰的感情,他们也许未必能懂。出门的时候,身后还传来了韩如清的声音:“如静,开车小心点,别着急。”

韩如静扬声说道:“知道了。”脸上却乐了,哥哥放心让她一个人去,也是见着程墨兰怕了。说来也奇怪,程墨兰这样的女汉子却是在见了哥哥一面后惊为天人,从此念念不忘。

韩如静赶到机场的时候,程墨兰已经在接机大厅等的不耐烦了,索性走出来站在航站楼的外面看韩如静的车子,所幸天气不是很热,阳光也不太炙热,程墨兰看起来还算镇定,但是上了韩如静的车子还是不满的念叨了几句:“韩总,您有这么忙吗?您知道我等了多久吗?”

听程墨兰说话的腔调韩如静就知道这是怪她来的慢了,于是也怪腔怪调的说道:“程大小姐,好像我不是您的专属司机呢?您有给我发薪水吗?”

韩如静这么说话,程墨兰倒是噗嗤的笑了出来,语气也轻松起来:“知道啦,非常感谢韩总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接我这个小人物,一定耽误了您不少生意。”

“生意倒无所谓,就是可惜了我妈一桌子好菜。”韩如静感叹道,连饭都没有吃饱呢。

“咦,你在家里吃饭呀!你怎么不早说呀,你哥一定在吧,早知道我就直接杀到你家去了。”程墨兰一脸懊悔的说道。

“小姐,你有问我吗?”韩如静只是对程墨兰无中生有的本事佩服的五体投地,“再说了,我哥见着你都怕了,你们家严景晨知道这事吗?”

“别跟老娘提他,听到就来气。”程墨兰一脸怨气,气冲冲的说道,“老娘就出个外景,他值得那么大惊小怪吗?还不准我接触男同事,不接触,我用工作吗……”

程墨兰拉拉杂杂的还在说着,韩如静却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了。她,设想过许多再次见面的场景,也许是在谈判桌上,也许是在商业酒会上,可是,从没想到过会在这个地方。他,倚着车子,只是这么一个随意的动作,都自有优雅,原来,他身上的光环已经这么的耀眼。而她自己呢?甚至不知道怎么问候。韩如静忽然模糊的想起那面夏天哥哥和雪晴姐姐见面的场景,但是她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相对无言,原来,此去经年,真的已不知如何启齿。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程墨兰发泄了一会回过神来发现韩如静没有答话,好奇的朝着韩如静的视线看去,“看什么呢?这么入迷…….咦,那不是安雪臣吗?”

程墨兰正想下车打招呼,却被韩如静一手抓住。只见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子从接机大厅里走了出来,朝安雪臣招了招手,安雪臣就走了过去。和她拥抱了一下,还接过了她的行李。

“这是什么情况?”程墨兰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客户还是女朋友?”

“女朋友吧。”韩如静轻轻的吐出几个字,却听不出话里的语气。

“还真是,都挽着手了。看不出安雪臣以前痴心一片的样子,原来也是道貌岸然的假象,男人果然都是一个样,没个好东西。”程墨兰气愤的批判着,当然有一半是冲着严景晨的。

“我们走吧。”韩如静没有接腔,发动了车子快速的离开了机场。

安雪臣正在后备箱放行李,忽然觉得有车子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探头看去却只看到一个车子的一串尾灯,有些奇怪,这个地方,鲜少有人开车这么快的。

“Ben,怎么了?”安雪臣身旁的女子探头问道。

“没什么。我们走吧。”安雪臣摇摇头,和上后备箱的门,转身上了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