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这是我最后的决定(2)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987 2013-07-09 15:19:49

  发呆,发呆,韩如静最近不管是上课下课,吃饭走路,一直都处在半边神游的状态。她一直都在想,是不是应该打听一下雪宁的情况,她,也许要失约了,也许不能等到他回来了。

拿着手机打开、关上、打开、再关上,韩如静一直琢磨着怎么和安雪臣说,她不是没有感觉,每次提到安雪宁的时候他们之间好好的气氛就会弄得很尴尬,有时候甚至是不欢而散。安雪宁,就像是她和安雪臣之间的一个爆炸点,每触及一次,都是越炸越大的不能收拾。

“你这么折腾手机,是和谁过不去呢?”安雪臣老远就看到韩如静一个人来回踱步,反反复复的按着手机的按键,犹豫不决又烦躁不安的样子,原本想视而不见的,还是没狠下心来,于是过来看看。

“啊?”安雪臣的忽然出声,的确下来韩如静一跳,“你怎么每次出现都神不知鬼不觉的?”

安雪臣也没回答,自顾自问道:“我记得这儿和你班级、寝室、食堂都不顺路,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我……”韩如静一时之间语塞,强辩道,“我过来逛逛,不行吗?”

“哦!”安雪臣了然的应了一声,“那不打扰你,你继续逛。”说着转身欲走的样子。这么牵强的理由,这里可是他从班级下来的必经之路,来找他,却不肯说。

“哎,等等……”见安雪臣真的要走,韩如静连忙留人。

“还有事?”安雪臣转过身,不紧不慢的问。

“我……”韩如静咬着嘴唇吞吞吐吐了半天,却愣是没说出个下文来。

韩如静这个不在意的动作,却引来安雪臣很大的不满,深怕她再用力下去把她娇嫩的嘴唇咬出血来,实在有些看不下去,安雪臣叹了口气,上前抬手捏了一下韩如静的下颚,说道:“别咬了!”

“你干什么?”韩如静的心里还在天人交战,本能的用手拍了一下安雪臣。

安雪臣顺从的放开了手,说道:“什么事,说吧!”虽然上次是不欢而散的,可是自己终究狠不下心来,韩如静,还真是他的软肋。

你怎么知道我有事?这话韩如静只敢在暗地里想想,却不敢问出来。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牙说道:“我已经答应了秦家,下学期就出国念书。”

“哦,是吗?”安雪臣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他早知道她会做这样的决定,从她上次告诉他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了,毕竟,她要对抗的是秦家,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不是吗?

看安雪臣只是附和了一声,韩如静只能接着说:“我想……知道…….雪宁的情况?”

说完韩如静小心的观察着安雪臣的反应,不知是不是她眼花了,好像安雪臣的脸色只是一瞬间变了一下,就立即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你不是说不打听的吗?”安雪臣这话说的有些暗讽,安雪宁,又是安雪宁,难道除了安雪宁就没有其他事情能找他了吗?

“我……”韩如静有些语塞,却也知道安雪臣是在挑剔,自己这个时候要是发火的话,一定又是不欢而散,于是忍下脾气说道,“我怕等不到他回来?”

“他回来你就不走了吗?”安雪臣冷冷的刺激了韩如静一下,“还是,能见到他你的心里就能少点负罪感?”

“我……”韩如静想反驳什么,话到口中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是啊!安雪臣说的没错,自己已经决定要走的,想知道雪宁的消息,不过也是让自己安心。

见韩如静不说话,安雪臣也有些后悔自己的话说的有些重,只是,每次牵涉到安雪宁,自己都会忍不住想要刺激韩如静,因为心里痛吧,所以想让对方也一起痛。

韩如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说的对,我不该打听的,无论如何,都是我失约了。对不起,打扰你了。”

韩如静看了安雪臣一眼,转身欲走。没想到安雪臣这时候却出声说道:“等等,这是你最后的决定吗?”

“恩?”韩如静一时之间有些茫然,不知道安雪臣问的什么意思,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我已经决定了。”

她决定了,听到韩如静亲口说出来,安雪臣还是有些不能适应。自己对于她来说,真的不重要吧,她甚至没有想要听他的意见,没有想要和他解释,是不是,如果不是想打听安雪宁的消息,她都想不到和他告别。

这些年,他们在一起,或是联系,或是不联系,但总是知道她在哪里,总是能偶尔的刻意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哪怕是相对无言,总还是安心,她就在这里,在不远处。而现在,她就要远渡重洋了,再也不是想见就能见的了。

他的,如静娃娃,终于是要走出他的视线了。他早就知道,如静,并不是他的娃娃。他甚至不敢想,再见时是什么光景。就这样,忧伤荡漾上安雪臣的心头,久久不能弥散。

“这样啊……”安雪臣长长的叹了口气,“如静不打算和我告别吗?”

“雪臣……”韩如静终于意识到安雪臣语气低哑颓废,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和雪臣告别,“我……不知道要怎么和你说。”

“真的……不知道吗?”安雪臣有些意外,又有些释然。

韩如静的脸上也有伤感,安雪臣对她的好,她并不是毫无感觉,只是,她一直以为雪臣是她最好的朋友,他一直在她身边,在她需要他的时候,她甚至觉得这就是他们最好的关系。她不是不曾想过雪臣对她的心,只是,她已经给了别人承诺,在她还来不及看清楚的时候,在她不能后悔以后。

“雪臣……对不起!”除了抱歉,韩如静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安雪臣,是陪伴她整个年少青春的人,再不会有别人,能像安雪臣这样……一直在她身边,不离不弃。

“你知道的。”安雪臣牵了一下嘴唇,有些黯然的说,“我要听的不是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韩如静说的急切,声音听起来有些哭腔。

安雪臣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道:“是我不好……我不该带你去见他的,如果你们没有遇见,也许……”可是,还有也许吗?即使不是他,他们还是能遇见的,只是,当时他以为哥哥已经有青瞳了,不会再和他来抢如静娃娃。双胞胎,就是这个不好吧,他们是注定要有这样的际遇的。

“雪臣,不要说了……”安雪臣的每一句自责,都像是打在韩如静的心上,她觉得自己心痛的无法呼吸,真的……没有办法。大滴大滴的眼泪从韩如静的眼睛里掉落下来,她想忍住不哭的,可是越是忍耐越是难过,眼泪也掉的更厉害了。

她想起了那个每天为她找稀罕玩意的雪臣,想起了篮球场上因为看到她受伤却依旧傻笑的雪臣,想起了因为她说起雪宁而难过的雪臣,想起了说着“你放过我吧”的雪臣,甚至想起了那个意外的吻,想起了在黑暗中两人的拥抱。是她,一直不肯放过他,是她,一直想拉着他,是她,不愿意他就这么离开。每次在他要放弃的时候,她又回头把他拉回来。原来,都是她……是她,太贪心,不想放走任何一个。

见韩如静哭的厉害,安雪臣还是没能狠下心来,她,真是他生生的克星,忍住唇畔溢出的轻叹,安雪臣把韩如静拉过来抱在自己怀里,轻声哄着:“好了,如静乖,不哭了……都是我的错。”是他,硬生生想拉扯如静的心和他一起难过。

韩如静在安雪臣怀里拼命摇头,眼泪鼻涕都往安雪臣身上招架,弄得安雪臣干净的白衬衫惨不忍睹。好在安雪臣倒也不介意,把如静越埋越低的头拉出来,双手捧着韩如静的脸,用拇指替她擦眼泪。

“不哭了,好不好。看,都像小花猫了,就不漂亮了。”安雪臣连哄带骗的说道。

“哪有?”韩如静连忙反驳,是女生都有这个毛病吧,见不得别人说自己不漂亮。

“没有吗?”安雪臣轻笑,看到韩如静在瞪他,忙说,“是,我们如静最漂亮了。如静,不管你在哪里,只要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安雪臣说的认真而专注,这是他从小捧在手心里的女孩子,也许,她最后离开了他,可是,无论如何,他都想把最真诚的祝福留给她。为她,也为他曾经的青春里最美好的烙印。

“雪臣,谢谢你,你真好!”韩如静知道,安雪臣这样说就是原谅她了,最后,他都没有和她计较,他都在笑着祝福她,所有的说有,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就这样谢谢我,真是没诚意?”安雪臣原先也是一句玩笑话,想冲淡一些离别的伤感,却不曾想到韩如静低头想了一会,抬头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轻轻的印了一个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