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面对你,真的无言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299 2013-07-09 15:19:49

  时间虽然有些晚,但中心广场还是十分的热闹,闪烁的霓虹映衬的地面上的景物有些不太真实。韩如静在花坛旁坐下来,脱下了高跟鞋,揉了揉酸涩的脚。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这个样子,明天不知还能不能走路。

心里正嘀咕着,头顶却传来了熟悉而陌生的声音。“明知道不能穿,还偏要穿,明天可要疼死了。”

韩如静倏地抬头,却在看到面前的俊容时一下子冻结了所有的表情……

有些人,在你心里,许久不见,即使幻想了千遍万遍再见面时的情景,当他真的站在面前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被推翻。甚至不知道如何去问候,因为,心中的情绪过于复杂,以至于无法说出一句“你好”或是“好久不见”。

这就是韩如静现在的心情,她几欲张口,可是,她搜肠刮肚的罗列着所有的词汇,却发现找不出任何一句话,面对眼前的人,她真的无言以对。就像那天在机场,她万万没有想到,面前的人会是安雪臣,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悄然的站在了她面前,看到了她最狼狈的一面,她没有做任何的心理建设,她还没有武装自己。而他,为什么要那么关心的问候她……在她脆弱的时候。

安雪臣的嘴角一直含着轻笑,眼神却复杂了很多。有好几年没有见了吧,最后一次见面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想,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他们的告别。此后,他一直告诫着自己不要再去碰触,他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伤痛,只要她不在出现在自己面前。有一种思念,叫做相见不如不见。

他刚才坐在车上,原先只是在等人,就这样韩如静突然的闯进了他的视线,只是一回头的不经意的一瞥,就此移不开眼。原来,心里还是牵念和惦记,就这样看着她有些懊恼的表情,虽然经历了岁月,可是还是心里原来的如静,独自一人小小的抱怨着,却也自嘲的微笑。

他不是不知道她的近况,这些年的习惯,还是会忍不住搜罗她的消息,但至少看着,看着,她的成长,她的成就,酸甜苦辣,在她心里,也同样在他的心里。只是,不敢再去打扰,那年那些绝情的话,他不会傻到再去尝试,就这样默默的陪着她,经历年岁轮回,也是一种浅淡的幸福和安心。

他的心,再不会让另一个人牵扯的那么厉害,那些关于青春岁月里或是温暖或是酸涩的记忆,都慢慢的沉淀下来,在回想的时候,也许只是心里一种荡漾的感觉,美丽而纯真。

只是,他还是没有忍住,打开了车门,径直的向她走去,也许是潜意识的反应更多一些,当他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责备中含着满满关心和心疼的话就这样脱口而出,熟悉的连他自己也有些讶异,像是那些日子从没有分开过,又或是,其实岁月静好,时间沙漏温柔的没有前行。

看到韩如静脸上复杂的表情,安雪臣讪然的笑了,说道:“我等个朋友,就……看到了你。”

韩如静也勉强的笑笑,尽量让笑容看起来自然而客气,只是,真的很困难,面对这样一个男人,是她青春岁月里最浓重的一笔,怎么可能淡定,怎么可能看开?只那个背影,就让她大醉了一场,今天这样直接的面对面的接触,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甚至隐约可以感受到他吐纳的气息,熟悉却又陌生,韩如静找不到任何话来回应他。

彼此静默的有些尴尬的面对面站着,却没有人想要走的意思。直到安雪臣的手机传来了“叮铃铃”的声音,才将各自陷在沉思中的两个人唤醒。

“喂,你好了吗?我就在附近,你在车子那里等我,我就过来。”安雪臣低沉温柔的嗓音淡淡的漾开来,听的韩如静有些迷茫。

“我朋友来了。”安雪臣挂断后,抱歉的笑笑,犹豫了一下又说,“你……要送你回去吗?”

“不用。我自己可以。”几乎立即的,韩如静迅速的做出了反应。

“好。”安雪臣浅笑的点头,“那……我先走了。你……拜拜。”原先是想叮嘱韩如静自己小心的,可是话到嘴边却又缩了回去,他有什么立场去叮嘱如静,不过是偶遇而已。

韩如静略微的点了点头。目送安雪臣的背影越走越远,直到他的车边,看到有个小巧可爱的女生和他说话,安雪臣替她打开车门,像是机场见过的那个,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自然和谐。原来,安雪臣的身边可以站着任何人,他的光芒可以让任何人都趋之若鹜,他的温柔,他的心,也可以在另一个人身上,韩如静为这样的认知难过。默默的坐回了花坛的边缘,不知何时,眼中凝成了一滴泪水。

她固执的守着她的诺言,却终是和安雪臣越行越远,安雪臣曾经全然为她的心,她再也要不到了。是她,毁了他们的锦绣良缘。而现在,还能够责怪谁?都是她作的孽,现在,是该她的报应。

“BEN,刚才和谁说话呢?”车子里头女子娇柔的声音淡淡的散开了,看似不经意的询问着。

安雪臣敛下了眼神,眼睛注视着路边倒退的景物,淡淡的回答:“一个朋友。”

“哦。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女子小心翼翼的问着,虽然安雪臣收敛了情绪,可是女人的直觉,安雪臣刚才见得那个绝对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她刚才远远的看见,那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而安雪臣身上散出的淡淡的忧伤,她不是没有感觉到。

“没什么打扰的。”安雪臣只是浅浅的回应,并不再说话,全神贯注的开车,只是,心里的思绪还是不能宁静,对于韩如静,从很早以前就是这样,总是让他不能淡然。也许……他错了,不该这样贸然的和她见面。

女子也安静了下来,她看的出来安雪臣不想多谈,越是这样,越是说明有问题。安雪臣给人的感觉一直是如沐春风却不热情的,他可以客气的和你微笑,体贴的为你做事,温柔的和你说话,可是,却总是看不到他的内心。他一直微笑着,却笑不进心里的深处。

可是,她就是为这样的BEN着迷,甚至动用各种关系不惜追到中国,她要一直出现在BEN的左右,让他最后习惯的离不开她。虽然父亲说可以让BEN立即娶她,可是她不想这样,她要用自己的实力征服这个男人,最后让他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所以,她可以慢慢来,慢慢的一点一点收服他,她从很早以前就发现,BEN特别喜欢温柔安静的女生,看她们时总是带着迷离的眼神,所以,她应着他的喜好改变自己,做他喜欢的样子迎合他,达到她的目的。对BEN她势在必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