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都忘记了吗?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33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看过去,林诗函正好也望过来,两人目光碰撞的瞬间,皆是一怔……

心中不约而同的想:怎么是她?

韩如静当然认得林诗函,上次在机场,安雪臣接的就是她。没想到她竟然是W&G财团的项目负责人,难怪要劳驾安雪臣亲自去机场接机。但,也许,并不仅仅是这样,她和安雪臣的对话,其中的亲切,并不只是工作上的伙伴这么简单。林诗函看向安雪臣时眼中的倾慕,她太过熟悉了。韩如静敏锐的意识到,这件事情,实在是值得深思,如果她们记错的话,W&G的总裁应该姓林,这个林诗函必定和林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W&G选择恒安集团,应该还有一些除了商业利益之外的东西。

于此同时,林诗函也敏感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并不简单,也许是出于女人的直觉,上次,在中心广场远远的看到和BEN聊天的应该是这个女子。刚才进门时她并没有忽略掉他们握在一起的手,以及韩如静迅速抽离的手,安雪臣有些尴尬的神情。他们,应该是旧相识,也许还并不是朋友那么简单。如果这个项目中真的是她全权代表秦氏集团的话,那么,韩如静和安雪臣的交集肯定不会少,她是不是应该……虽然BEN的身边永远不会缺少倾慕者,可这个韩如静绝对是个潜在的危险,光看BEN的态度就知道,BEN看着韩如静的时候,眼里深不见底,总是若有所思。

林诗函的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亲切的伸手说道:“原来是秦氏的策划总监,我来了这么久,一直想让BEN……哦不,安总替我引荐的,可是安总说我刚到中国,先熟悉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也不迟。就耽搁了下来,真是不好意思。”林诗函这几句话连消带打,明里是表示歉意,暗里却也不是表露自己和安雪臣的关系并非一般。

韩如静心里暗自计较了一下,看来这林诗函真不是省油的灯。如此警告她,可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表面文章谁不会做。韩如静连忙伸手和林诗函交握了一下,客气的说道:“林小姐哪里的话,不知道您已经到了中国,是我们怠慢了才是。如果林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很乐意为您提供,在我们的合作正式开始之前,我可以作为向导,带林小姐去周边的风景名胜走走,尽地主之谊。”韩如静的话说的漂亮,这位的合作方,她当然要拿出诚意来,况且,林诗函的确没必要提防她,她实在无心和安雪臣再发展什么。

林诗函见韩如静如此热情,还要给她做向导,心里抗拒的要命,她是为安雪臣才来的,如果韩如静来插上一脚,不是打乱了她接近安雪臣的计划。想到这里忙说:“韩总监客气了,想来您为了和我们W&G合作,一定加紧工作,我就不添乱了。再说有安总陪我就行了,我玩的很愉快。”林诗函也许是从小被宠着长大的,见韩如静如此谦恭,觉得是秦氏求着和她们财团合作的,说话间有些失了分寸。

一旁的安雪臣听着,虽未出声,脸色却沉了下去。倒是韩如静像是没听出林诗函话里颐指气使的意思,还笑着说:“那就好,有安总作陪,定然不会出什么纰漏。我也要回去工作了,希望下周的提案会上林小姐能满意我们的方案。我就不打扰二位了,失陪了。”

说罢韩如静就要往外走,林诗函心里巴不得她快点消失。忙堆笑说道:“韩总监慢走,我就不送了。”

一旁的安雪臣忽然出声说道:“韩总监,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

韩如静和林诗函都有些诧异的看向安雪臣,安雪臣的脸色沉沉的,看不出什么端倪。韩如静抢先一步说道:“多谢,不用了。我还有事,下次我做东,请二位一定赏光。”

韩如静此话一出,林诗函到是放下心来,心里觉得这个韩总监还挺识趣的,没打扰她和安雪臣二人世界。要是她真的留下来,不是坏了她在安雪臣面前的表现机会。

“这样,那我也不留了。我送韩总监出去。”见韩如静拒绝,安雪臣也没有多言,只是走过去给韩如静开门,也没有理会一旁的林诗函。

待走到了外间,安雪臣的秘书看到韩如静要走,连忙站了起立,打算给韩如静按电梯。没想到安雪臣朝他摆摆手,示意不用。秘书更觉得奇怪,老板今天好像变了个人,以前不管多重要的贵宾,他也至多送到门口。这个韩总监的职务不算高,他怎么反倒还要亲自送人去坐电梯。

长长的走廊很是静谧,两人以前以后的走着,都没有出声。安雪臣始终跟在韩如静一步之遥的地方,眼神迷离的看着她的背影,他很像上前拉住她的手,抱一抱她,可是他知道,自己什么也不能做。

韩如静走在前面,耳边能清楚地听到安雪臣的呼吸声,他身上的淡淡阳刚味飘过来,惹得她有些心神恍惚,她似乎听到自己如雷的心跳声,却把背脊挺得更直了。她不能透露自己一点的情绪,不然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直到在电梯面前停下,安雪臣替她按了向下键,看电梯慢慢的升上来,安雪臣忽然沉声开口:“Ella,是我在英国读书时候的学妹。他父亲就是W&G的总裁林遇齐。我也不知道他们会怕她过来。”

韩如静有些吃惊,安雪臣和她说这些,是在和她解释吗?只是,他没有必要告诉她这些,他,从来就不是她的谁。韩如静转过头,淡淡的看了安雪臣一眼,说道:“安总,这是你的私事,不必告诉我。”

“如静……”韩如静如此疏离的语气,让安雪臣相当不满,自己是怕她误会,林诗函的心思他岂会看不出来,当初,只是因为她身上有些和如静相似的神态,才对她特别一些,没想到,误让林诗函以为自己对她有意思。本想回国后就可了却此事,没想到林诗函竟然又出现了,还顶着这么大的名头,让他轻重不得。自己的心思却换来韩如静如此冷淡的话语,安雪臣忽然有些心灰。喃喃的问,“真的,可以都忘了吗?”

韩如静浑身巨震,却不敢回头看他,恰好此时电梯到了,韩如静几乎是逃进电梯里,迅速的按下了到底层的键,电梯门合上的瞬间,韩如静才松懈下来。满脸疲惫……她,怎么可能忘得掉,要不是那个失控的晚上,也不会……韩如静闭上眼睛,不愿再想。

合上的电梯门前,安雪臣定定的站了很久,如静……也只是假装忘记。也是,如果不假装忘记,他们连好好说话都是不能的吧!是他,侵犯了他们的底线,是他,走错了……苦涩的,安雪臣慢慢的踱回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林诗函看到安雪臣明显晦暗的脸色,原本的小情绪也不敢发泄,这是怯生生的问:“BEN,可以去吃饭了吗?”

“再等会,我还有些文件没处理完?”说着也不等林诗函回答,疲惫的走到办公桌,埋首在文件里。连正眼都没有看林诗函一下,他实在累了,不想应付她。

林诗函碰了个软钉子,也不能发作,心里的怨气都发泄在韩如静身上,每次遇到她,BEN的心情就会很差,她,一定不会让她好过的。林诗函心里愤恨的想,却坐在沙发上不敢出声,这一等,就过了一个多小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