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就是要你答应我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076 2013-07-09 15:19:49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韩如静把自己完全的埋在高大的真皮转椅里,这一天的时间,那纸调令,让她变得万众瞩目,刚才她去总经理办公室一路上大家若有若无的打量的眼光,心里都一定在暗暗猜测她有什么能力能够得到秦氏总部的亲睐,也许,大家还都在怀疑着她和秦澜的关系吧。就连总经理和她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客气而恭敬,还说着以后不要忘了在董事长面前替公司美言的话,其实意思就是要多替他自己说点好话。职场政治就是这个样子的,谁能上位就代表着某种权利和势力,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不变的利益。

太阳已经慢慢的西沉,韩如静疲惫的闭上眼睛,这只是一个开始,往后她必须十二万分的提起精神,每走错一步,有可能就万劫不复。她想到了刚才乔景哥哥的邀约,消息传得还真是快呀!想必现在各方关注的目光已经都聚集在她身上了吧。

秦氏集团总部的策划总监,拥有比同级总监更大的权利,所有集团的策划案,都需要经过策划部的核准才能够进一步的推进,所以,基本上这就是一个肥缺,一尊需要供奉的金菩萨。这之中牵扯到的利益关系,各方势力,都无一不需要很好的平衡。想到这里,韩如静的头就疼的厉害,她一点都不想处在权利的中心,可是,这是老爷子的授意,必定有他更深的意思,只是她一时还参透不到。

太阳终于隐没在高楼大厦之间,房间里的灯光暗了下来,韩如静伸手揉了揉额头,轻舒了一口气,起身去赴乔景的约。看来,又是一场鸿门宴。这些年,乔景在乔安下属的公司做的风生水起,不仅受到了乔安的赞许,连老爷子也另眼相看,想来,这也是乔安的深意,让老爷子及秦氏看到乔景的成绩,日后便于让乔景认祖归宗。只是,乔景心里的真是想法,也许并不只是在秦氏争得一席之地那么简单。

更何况,秦澜和乔景…...站在不同的立场,日后一定会势不两立,而她,又何以自处?

和乔景约的地方颇为神秘,装修的也颇为低调,每次韩如静来都觉得店里的人很少,而包厢的位置又特别的隐秘,也不知道这家店是什么性质的,这么少的客人能赚钱吗?

韩如静到的时候乔景已经在了,站在窗边不知道沉思什么?听到开门的响动乔景转过身来,淡淡的说了一句:“来了,坐吧。吃饭了吗?”

乔景的语气韩如静听来总是有些怪怪的,像是刻意的疏离。“不吃了,怕等会吃了也是消化不良。”韩如静有些赌气的说道。

“怎么了?今天不是才高升呀!”乔景走回桌边坐下来,说道,“喝一杯,庆祝一下?”

“有什么值得庆祝的?”韩如静抬眼看了一下乔景,看到乔景正往自己面前的杯子里倒酒,虽然心里想着才喝醉过可不能再碰了,可还是忍不住想来一点,酒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却也是解愁的好东西。

忍不住的,韩如静还是伸手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有阵子没见了,酒量倒是见长呀?”看韩如静的喝法,乔景也有些吃惊。

韩如静只低头笑笑,转移了话题:“这么着急找我,就是为了和我闲聊吗?有什么话,就说吧。”

乔景修长的手指在红木大理石的桌子上啪嗒啪嗒的敲出了规律的声音,在静谧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一下一下像是打在人的心上,气氛有些压抑,韩如静几次想开口,都欲言又止,乔景此刻的表情沉郁晦涩,韩如静忽然就有些想念以前那个单纯热情的乔景,社会、经历,果真能把人磨得颇有城府。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假如有一日我和秦澜真刀真枪的过招,你……站在哪一边?”乔景突兀的吐出这么一句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韩如静。

果真是好问题呀!韩如静不禁在心里“喝彩”,终于乔景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虽然她自己都在心里设想了千百遍,但直到现在,她仍旧找不到预设的答案。秦澜和乔景,都是她有血缘关系的哥哥,虽然她也没指望他们的关系能有多好,起码不要仇视,可是,终究……当她卷入了秦氏权力的核心时,就不可能逃避这个问题。毕竟,秦澜和乔景才是秦氏最正统的继承人。

韩如静并没有被乔景的眼神看的慌乱,而是毫不示弱的回视,轻笑着说道:“我不回答这种假设的问题,当它发生的时候,你会知道我的选择,而现在,我的选择还对你们无足轻重。”

乔景敛下了眼神,他也没指望韩如静能给他什么答案。秦澜和韩如静的关系,就他所知,并不比他差,他身上背负的仇恨自然和韩如静的不同,也因此,即使他很希望韩如静能站在他这边,却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说服她。乔景的脸色变得柔和起来,却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你就要变成举足轻重的人了。那个豺狼窝,可不好待。”

“彼此彼此,你的目标不也是如此吗?”韩如静缓缓的绽出一个浅笑,感叹道,“有时候,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踏进去,有时候,又希望你快点站在权力的中心,假若这是你最终不能放弃的目标,还不如趁早解决它。背负着,总是太辛苦了!”这些话,是真心的,不只是为了乔景,还为了姨妈。

“已经开始的事情,就再没有回头的路了。除非秦安放弃现在的夫人,给我妈一个名分,不然,我绝不罢手。”乔景的语气有些森冷,甚至是咬牙切齿的。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秦安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你和秦澜互换了位置,不还是一样的结果。那个名分,真的那么重要吗?或者,你更介意的是你私生子的身份。”韩如静不怕死的直接挑战了乔景的底线。

“你住口。”乔景大声的呵斥,并站了起来,“韩如静,你是被秦家人洗脑了吗?你记住,你是我们的亲人,而秦家,曾经残忍的把你父母赶出家门。”

见乔景发了火,韩如静也不敢再造次,还有些懊恼,其实她早就知道乔景是不可能改变初衷的,不然这些年的努力不是全白费了吗?可是她还是不死心的想规劝他,并不是为了秦家着想,而是想让他放下仇恨的心。人心若是活在仇恨中,必将先是自我折磨,不能解脱,就想在愧疚中的自己一样,无处宣泄。

“好好,算我说错话了。”韩如静道歉的想平息乔景的怒火,“你做你想做的,我不干涉就是了。”

乔景复又坐了下来,脸色却还没缓和,仍是沉着俊脸,不吭气。韩如静见状用撒娇的口吻哄道:“乔景哥哥,好了,我答应你,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我会尽量帮你的。这还不行吗?”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听韩如静这么说,乔景的脸色才有些缓和,并要她保证。

韩如静不屑的看了乔景一眼,说道:“我说的话,有哪句是没有兑现的。”

“这还差不多,我可是比秦澜跟你亲。记住了。”乔景还不忘提醒韩如静。

“要是没别的事,我先走了。”韩如静看乔景的目的达到了,就想离开。这次才是乔景找她来的真正目的,她岂会不知道,在她进入秦氏总部之后,她的价值会直线上升,乔景就是要她给他承诺,即使她不帮他,也不能偏帮秦澜。这个哥哥,现在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她也无法责怪他,若是换了她,可能也会有一样的心理。

“这么着急走,不再陪我喝两杯?”乔景有了打趣的兴致,说道。

“不了,我怕酒后胡言乱语,又不知被你骗着保证什么。”韩如静挤眉弄眼了一番,站起来准备离开。

乔景也没有挽留,只是说道:“去了秦氏之后万事小心,那里可不只是你们一家姓秦,多少眼睛盯着看你的笑话呢。有事给我打电?话。”

“多谢。”韩如静说着走出了包厢,眼眶有些湿润,不管真心假意,乔景哥哥还是关心她的。

出了大门,韩如静没有开车来,也没有叫车。因为喝了一点酒,夜里的冷风吹的挺舒服,就决定随意的沿着路边走走,走到哪里算哪里。秋夜还是有些微凉,昏暗的路灯拖得韩如静单薄的背影特别的长,透着萧瑟和孤单。韩如静就这样走走停停,不知过了多久,脚上传来了酸意,抬头才发现自己竟然走到了中心广场。

时间虽然有些晚,但中心广场还是十分的热闹,闪烁的霓虹映衬的地面上的景物有些不太真实。韩如静在花坛旁坐下来,脱下了高跟鞋,揉了揉酸涩的脚。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这个样子,明天不知还能不能走路。

心里正嘀咕着,头顶却传来了熟悉而陌生的声音。“明知道不能穿,还偏要穿,明天可要疼死了。”

韩如静倏地抬头,却在看到面前的俊容时一下子冻结了所有的表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