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调令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4033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赶到公司的时候,其实对于她这样级别的领导来说应该不算太晚,秘书安安已经替她准备好早上开会的资料了,却在韩如静进来办公室的时候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然后说了一句:“韩副总,今天你的风格有些奇怪?”

韩如静只是笑了笑,知道安安在说自己的衣服,她看到的时候也是皱着眉头穿好的,也不是说秦澜的眼光不好,只是她平日里并不喜欢太过制式的衣服,只能说衣服很合身,但不是她的风格。“今天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吗?”韩如静问道,对于安安,韩如静一向放心的很,年纪和自己相当,办事却很稳当,这几年也从没在工作上出什么纰漏。

“没什么特殊的,就是总公司会派人参加这次例会。”安安把会议材料递给韩如静,说道。

韩如静略微的愣了一下,才说:“有说什么原因吗?什么时候通知的?”

“没有说明原因。昨天通知的,昨天找了您一晚上,您一直关机。”安安语气平和的回答,她的确有些奇怪,韩副总的手机一向是不关的,昨晚怎么也找不到人,所以今早看到韩总的衣服老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哦?是吗?”韩如静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才发现的确是两个手机都关机了。她一向把工作和生活分的很清楚,但不论什么时候,肯定有一个手机是开着的,让安安能联系到她,昨晚的状况,可能是近几年唯一的一次吧。自己不省人事的样子,一定是秦澜哥哥把手机关了吧。“抱歉,下次不会了。”

安安也不惊讶上司和自己说抱歉,韩总一向是非分明,和她这个小秘书道歉,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她很喜欢这个上司,有一个通情达理,赏罚分明的上司,是每个员工梦寐以求的。“韩总,需要去迎接一下吗?”

“不用,我只是个副总,既然上头没这个意思,我们就不要拍这个马屁了。”韩如静打趣的说道,拍马屁可是个高深的学问,没本事的就不要学,还是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的好。

例会在顶层的会议室召开,会议室里此刻已经坐满了个部门的主管,韩如静到场的时候,议论纷纷的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下来,都齐刷刷的看向韩如静。韩如静却没什么表示,径自走到了自己的位子前坐下,翻开文件假装低头浏览,杜绝一切探究的眼光。

众人见韩如静没什么表示,却迟迟不见总经理到场,心里的疑虑更加大了。秦氏的分公司众多,平日里都是各自为政,就是有事情也是去总公司汇报的,甚少有总公司的人来分公司视察,况且现在也不是什么年节,这总公司的钦差忽然前来,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又等了一阵子,会议室的门才被推开,韩如静抬眼望去,发现总经理正点头哈腰的陪同总公司的钦差大臣走进来,还不是别人,正是早上刚刚告别的秦澜。秦氏正牌唯一的太子爷驾到,怪不得总经理如此热忱。

秦澜的脸上始终是疏离的淡笑,对于总经理的谄媚也只是装作没听到,任由他一人在一旁唱独角戏,在踏进会议室的时候抬眼看了一下韩如静,心里一动:衣服果然合身,这个妹妹,还真是国色天香,穿什么都自成一派。

“各位,这位是秦氏总公司派来莅临视察工作的秦澜特别助理。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秦特助给我们讲话。”总经理的声音刚落,会议室里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以及小声的议论,秦澜,有谁不知道,是秦家真正的太子爷。

秦澜抿抿嘴,显然是不喜欢这样的介绍,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才是大家敬重他的原因,无关他的能力是否出色,这也正是他厌恶反感的地方。自己生来就已经被打上了烙印,不能像如静一样,凭借自己的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成功。

“总经理言重了,我只是来传达总公司的一项人事调令,即日起,由韩如静副总经理出任总公司的策划总监。韩副总现在的职位,由你公司自行从各部门主管中选拨。”秦澜的刚说完,会议室里一下子就小声的纷纷议论起来。一来,韩如静升迁来的过于突然,二来,一下子空出个副总经理的位子,而且由公司内部主管替补而不是空降,各位主管的心一下子热了起来。三来,这样的调令竟然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而是由总公司派太子爷特地传达,明显表示了总公司对韩如静的重视,大家纷纷猜测韩如静是什么来头。一时之间,大家都心绪起伏。

韩如静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吃惊,她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她终于还是要踏进秦氏最大的权力机构当中,从此她的生活才叫水深火热。只是没想到,会由秦澜亲自来传达,秦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

“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情,我想韩总监就不用参加例会了,把工作交接一下尽快去秦氏总部报到。我还有些事和韩总监交代,总经理,你看……”秦澜见大家议论的差不多了,朗声说道。

“当然当然,秦特助,你们请便。”总经理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这韩如静什么来头,自己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说走就走,还好平日里自己也没怎么得罪她,这个姑娘一定是朝中有人。想到这里,总经理连忙满脸堆笑的说道,“韩总监,恭喜荣升,你们有事,我就不打扰了。我还要主持会议,恕不能陪,就请替我好好招待秦特助。”

韩如静微微颔首,心想大概今天算是总经理对她态度最好的一天了吧。想着起身和秦澜一起走出了会议室。“安秘书,替我冲杯咖啡招待秦特助。”韩如静的这句话,明眼人都听的出来,这安秘书怕也是要步步高升了。

到韩如静办公室的一路上,秦澜也没有出声,直到关上了门,韩如静才抱怨的说道:“这么大的事,秦澜哥哥也不和我说一声。”

秦澜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眼光上下打量了一下韩如静,语带欣赏的说道:“这衣服,很衬你。送你当高升的礼物了。”

韩如静惊讶的指着秦澜说道:“难道你是早有预谋的?”

“什么预谋?昨天找你就是和你说这件事的。没想到你自个喝的烂醉,还怪我吗?”秦澜也不理会韩如静的指控,反问道,“你一个副总,我头次来你的办公室,难道连杯咖啡也不请我喝吗?”

韩如静翻了个白眼,按下了内线说道:“安安,替我冲杯咖啡,不加糖不加奶。”

“想苦死我呀?”秦澜故作夸张的说道,知道韩如静的小性子又犯了。

“没毒死你就不错了。你像是我哥哥吗?就这样把我送进了火坑。”韩如静不甘心的指责道,真是没心没肺的大哥呀。

秦澜无奈的笑笑,说:“这事你还真不能怪我,我就是一传话筒,你也知道,特别助理是什么,就是个高级打杂工。”

“我在这里好好的,干吗要我去趟那个浑水呀?”韩如静不甘心的抱怨。

“谁让你是老头嫡亲的孙女呀。如静,你就认命吧,去历练几年,也不是什么坏事,再说,还有我在那里罩着你呢。”秦澜心有感慨的说道。

韩如静鄙视的瞅了秦澜一眼,怀疑的说:“你,能让人相信吗?”

“这么快就忘记昨晚是谁照顾的你。真是个小没良心的。”秦澜故作生气的说道。

看秦澜生气了,韩如静也不敢造次,想起昨晚的确是秦澜收留了自己,于是讨好的说道:“哥哥大人,你的好我记着呢,那就好人做到底,给妹妹提点提点,你也不希望妹妹我还没走进秦氏的大门就尸骨无存吧。”

秦澜叹气,伸手点了点韩如静的额头,正要开口,却见安安推门进来,手里还端着咖啡。见到秦澜和韩如静亲昵的样子并不惊讶,只是恭敬的把咖啡放到秦澜面前的茶几上,说道:“秦特助,您的咖啡,请慢用。”

“对了,我要把安安一起带走。”韩如静忽然说道,还端起来咖啡递到秦澜面前说道,“快尝尝,安安泡的咖啡可好喝了。”

秦澜盯着面前的咖啡看了一下,黑乎乎的一杯水,真是一点奶都看不到啊。这个秘书还真是听上司的话,工作倒是敬业,只是……苦了他,这东西,能喝吗?

“这个随你。你自己决定就行了。”秦澜试着打马虎眼,可是韩如静还不死心的端着咖啡,是执意要秦澜试一试的表情。

“秦特助,您就试一下,应该还不错。”一旁的安安实在看不下去秦澜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出声提醒的说道。

秦澜这时抬眼看了一下安安,心想如静这个秘书倒也老练,起码表面上能做到波澜不惊,这是做秘书的首要条件。如静带着这样稳妥的人近秦氏总部,也好有个提醒的人,心里就默认了这件事。于是,秦澜不动声色的端起韩如静手中的咖啡小小的试了一下,入口苦回味甘甜,这杯黑咖啡还真的挺与众不同的。秦澜有些惊讶,不禁又抬头看了安安一眼,说道:“不错。”

韩如静像是中了头奖似得立马高兴起来:“我就说嘛,安安冲咖啡的手艺真是绝活,除了阿雯就没第二人了。”

“嗯。”秦澜随意的哼了一声,安安已经退了出去,又问道:“阿雯是谁?”

“阿雯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韩如静想到了阿雯,心里忽然难过了起来,她没想到当年的一些玩笑话,阿雯会为了乔景哥哥远走他乡。

秦澜忽然认真起来,严肃的说道:“有件事情必须提醒你,以前的朋友就算了,进了秦氏之后,多的是居心叵测的人,你可给我机灵点,别谁对你好就乱交朋友,你的身份,本就不该在公司里交任何的朋友,知道吗?”原先他以为如静的性格偏冷,不太适宜交朋友,倒也不太担心,但自从回国后,他发现如静的朋友也不少,现在她还不是秦家二小姐的身份,哪天老爷子宣布了这件事情,想接近如静的人会更多,到时候真是敌友难分了。

“知道了。”韩如静皱了皱鼻子,不满的说道,“秦澜哥哥,你现在比我哥啰嗦多了。”

“我也是你哥,而且还是嫡亲的。”秦澜自然知道韩如静说的是韩如清,可是说到底,韩如清只是个挂名的哥哥,他才是韩如静有血缘的大哥。“好了,你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交接工作,下周一准是去秦氏总部报到。有空和我吃个饭,我再和你约时间。我还有事,先走了。”

“秦特助,慢走!”韩如静嬉皮笑脸的恭敬道,目送秦澜出了办公室的门,才收敛起笑容,想必,现在外面已经沸沸扬扬了吧。她,该先去和总经理告个别,感谢他这些日子的照顾,她想,总经理应该会很懊恼没再对她好一点吧。

秦澜走出韩如静的办公室,门口的安安立马站起身来,恭敬的说道:“秦特助,慢走!”

秦澜微微的点头示意并没有停下脚步,这些话,每天不知多少人和他说,听的都有些麻木了。待走到电梯口,又像想到什么似得折回来说道:“安安,是吧?!你的咖啡很特别,我很期待下次再秦氏总部再次喝到你冲的咖啡,不过希望有些奶和糖。”

安安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面前这个笑得无比迷人的秦家太子爷到底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明褒暗贬吧,一时之间,她还真拿不定主意怎么回答才能和秦家太子爷的意思。

秦澜也没等安安回答,看到电梯门打开就径自进来电梯,如静的这个秘书,挺适合偶尔逗乐的。电梯门合上的时候,秦澜就把这件事忘在脑后了。苦了安安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秦家太子爷这唱的是哪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