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不进则退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962 2013-07-09 15:19:49

  第二天,韩如静就吩咐安安去查了林诗函的底,富可敌国的财团千金,千里迢迢的来中国,明显不只是为了项目合作的事情。原本秦氏和W&G合作的都不错,这次忽然杀出个程咬金,还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特地指定恒安集团,林诗函的小心思,韩如静也能猜个七七八八,只是,这样一来,他们的合作会变得十分的棘手。光看林诗函对她的态度就知道,防她就像防小偷似的。小女孩总是这样,过分幻想,安雪臣的心深不可测,不是她韩如静的,也不是林诗函的。

韩如静最近工作的时候老会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心里有些堵得慌。安安进来递给韩如静一份资料,柔声说道:“韩总监,林诗函的资料并不多,林家对她保护的很周全,只知道他是林遇齐的小女儿,非常得她父亲的欢心,一向不干涉财团的生意,这次是林遇齐特别指定她来中国做和我们秦氏的项目负责人的。”

韩如静的眼神沉了沉,果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林遇齐也舍得,这么大的项目合作,竟然也敢让他根本不懂公司运作的女儿前来,看来真是宠女儿宠上了天,不惜成本,又或是,看中了安雪臣这个人……想到这里,韩如静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被这样的天之骄女看上,雪臣这次怕是很难脱身。

只是,对于他们秦氏来说,和个外行人谈合作,真是要困难好几倍,况且,这个外行人对她的敌意还不小。韩如静有些头痛的揉揉太阳穴,最怕遇到门外汉,有理也是说不清。

韩如静正焦躁的时候,秦澜笑嘻嘻的晃了进来,有些戏谑的开口:“怎么?什么事让韩总监如此烦恼?说出来让哥哥开导开导。”

看到秦澜来了,韩如静的心情倒是好了一些,终于有个能让她倒苦水的主了。于是有些无奈的拖着声音说道:“秦特助快来救我。”

秦澜斜斜的看了韩如静一眼,顺带瞄到了一旁的安安,忽然转移了方向说道:“安安,没看到我要给你上司答疑解惑吗?你是不是该表示一下……”

“啊……”安安一头雾水的愣住了,秦特助这是什么意思呀?

秦澜却不说话,只是眼中带笑的看着她,安安被盯得后背发麻,忙看向韩如静求救。韩如静叹了口气,提醒道:“他想念你的咖啡了。”

经韩如静这么一提醒,安安立马冲出去泡咖啡,心里还小声的嘀咕:秦特助也真是,想喝咖啡明说就是了,至于如此拐弯抹角吗?

安安出去之后,韩如静看向秦澜,秦澜已经收回了目光,老神在在的坐在转椅上。韩如静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秦特助可不要调戏我的小秘书,人家胆子小,经不起你吓唬。”

“你挑中的人,错不了。”秦澜淡淡的说道。

“秦特助该不会对人家有意思吧?”韩如静这话算是试探了,秦澜可不合适安安,要是两人真来那些一出,倒时候,若是真心还不是闹得天翻地覆,若是假意,安安还不伤心死。这个哥哥对女人的杀伤力,韩如静太了解了。

“哦?你这么觉得。”秦澜挑眉,说的暧昧,“挺不错的小姑娘。招人喜欢。”

“她是我的人,可不是什么小姑娘。”韩如静的话暗示着秦澜要是敢把安安怎么样,她可饶不了他。

“妹妹,我发现你的大女子主义越来越膨胀了。这样下去,以后可怎么嫁人呀!”秦澜不甘示弱的顶了回去,“我看也就雪臣能受的了你。”这些年,两人的身边都没有别人,还不能让人看清吗?只是,这别扭闹得也大了点,硬生生的互不理睬,这次,倒是个好机会。

“打住,说正事。”一听秦澜又提起了安雪臣,韩如静赶忙叫停。她知道秦澜和雪臣什么关系,哪有不为他说话的。他们的问题,并不是旁人开导就能解决的。

这时安安端上了咖啡,放在秦澜面前就落荒而逃。秦澜斜睨了她一下,心下淡淡的笑了。这女孩子的表现,他有这么可怕吗?这些年,接近他的女人都带着某种目的,他都有些厌烦了。这个女孩子,好像躲他都唯恐不及。

这一切,韩如静都看在眼里,秦澜眼底对安安浓厚的兴趣,让她有些心惊。她想,有必要提醒一下安安,离秦澜远点。和这个表面天使背后恶魔的哥哥沾上,最后指不定是一场伤心。

“好吧。说说你的正经事。”秦澜喝了一口咖啡,还回味了一下,真不错。才淡然开口,“应该见过了,恒安的负责人,是雪臣吧?!”

肯定句。韩如静配合的点点头。才说:“除此之外,我还见了W&G的负责人,你猜,是谁?”

秦澜悠闲的说道:“是个女人吧。”

韩如静这次有些吃惊,不知道秦澜是怎么猜到的,又或是他知道些什么,秦澜的睿智和敏锐,总是不露锋芒的恰到好处。

看到韩如静有疑问,秦澜倒也热心的为她解答。“雪臣在国外的那几年,那个圈子里有谁不知道有个女孩子疯狂的追求她,只是,很少有人知道她的身份,我也是听说后去打听了一下。这次这个事情,我也觉得蹊跷,就关注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是大小姐为爱一掷千金啊。”

秦澜的话说的有些搞笑,却道出了事情真正的原因。其实W&G和秦氏合作多年,并不需要通过什么第三方公司,这么做,也许真是林遇齐为了林诗函搞出来的,只是,如果为了给林诗函提供机会,与恒安另外合作不是更直接,怎么整了这么一出,让韩如静有些纳闷。“大小姐万里追爱,倒是把我给搭进去了。”韩如静讪讪的打趣自己。

“这一出看下来,你就没点别的想法?”秦澜锐利的目光射过来,让韩如静无端的觉得他好像洞悉一切。

韩如静掩饰的笑笑,说道:“什么想法?我只是觉得这个本来还不算棘手的合作案会因为林小姐的加入而变得扑所迷离,可是,我好像不能推手。”

秦澜无奈的耸耸肩,说道:“这是老爷子给你的考题,我即使想帮也帮不了你。不过也许我可以考虑去转移一下林诗函的注意力,你会轻松一点。”

韩如静无奈的白了秦澜一眼,这个哥哥,难道真的以为自己是潘安转世吗?或者人家林小姐是草包美人?随便诱惑一下就改变心意了。如此,也不必为了安雪臣千里迢迢的找来。“秦澜哥哥,你能给点实际点的意见吗?”

“可以。”秦澜状似凝重的思索了一下,才说,“如静,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假设你看到了他们在你面前任何亲密的举动,你会是什么感受?”

韩如静的脸色忽然沉了下去,她只想到了如何和安雪臣相处,的确忘记了林诗函和安雪臣之间的亲昵,她,不是已经见过了吗?只是,她以为尘封麻木的心还是会痛,不尖锐却持久。就想钝刀割肉,不能痛快的痛苦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那天我喝醉了,就是看到了他们。”韩如静疲惫的用手支着下巴,淡淡的语气里充斥着忧伤。

秦澜心里有些微微的不舍,起身绕过桌子,揽过如静的肩,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放柔了声音,说道:“实在不行,就和爷爷去说。不要勉强,太辛苦了。”

这才是秦澜今天来的真正目的,如果韩如静要面对的只是一个项目,凭她的公关能力,一定不话下。只是现在让她头痛的不是项目,而是两个合作方。一个把她当做情敌,一个和她剪不断理还乱的男人。这三个人凑在一起,要是这个合作能顺利的谈下来,他秦澜真是要佩服死他们的情商了。所以,他要给如静提个醒,现在退也许还来得及。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是,现在我也是无路可退。”韩如静闷闷的说。她何尝不知道走下去会一路荆棘,可是,这是她能在秦氏立足的唯一机会,她没得选择。

秦澜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决定了,就好好坚持下去。想找人倾诉,记得有我这个大哥。”秦澜心下淡淡的疼惜,也不知为什么,越和如静相处,就越心疼她。

韩如静轻轻的点头,在秦氏总部这个虎狼之地,也只有秦澜是真心对自己的。

秦澜走后没一会儿,安安就进来汇报,说道:“恒安那边刚才来电·话,说要在下周一之前看到我们的合作提案。不然,他们就撤换合作方。”

韩如静心下震惊,脸上却只是淡淡,说道:“知道了。让大家都抓紧一些。”没想到,暴风雨这么快就来了。林诗函的动作,还挺快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