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两次惊吓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404 2013-07-09 15:19:49

  周一的早上,韩如静起的特别的早,今天可是她的大日子,丝毫不能松懈,想来必定是艰难的一仗。因为W&G或者说是林诗函的要求,这几天她和整个部门都在加班加点,直到昨天晚上才最后确定了方案。下属们倒是能暂时喘口气了,可是她却还要振作精神,今天这场硬仗,这几天的努力,成败在此一举。

周一的交通非常拥堵,尽管韩如静起个大早,还是被无情的堵在了路上,看着眼前长长的车龙,韩如静的心情变得有些烦躁,好好的早晨,都毁在路上了。韩如静伸手打开了收音机,频道里传来男主播轻快的声音,倒是能缓解焦躁不安的心。电台的主播大都有磁性的嗓音,能让人沉醉。

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再拐一个弯就能到达公司,韩如静打了个漂亮的方向,转弯看到迎面开来一辆黑色的奥迪,车速并不是很快,韩如静以为对面来车会减速,自己刚好能过去,可是没想到鬼使神差的两辆车子就这么撞上了。所幸大家的车速都不太快,除了车子应该没有太大的损伤。

韩如静停下车来,皱了皱眉,一大早的好像不太顺利呀。打开车门,韩如静下车看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车尾有明显的凹痕,心里有些不痛快的想:这人,怎么开车的?

正想着,黑色奥迪的车主从车里下来了。一边还对着手机说着“好,就这样,我先挂了……”之类的话,一听就知道开车打手机惹得祸。韩如静的怒气有些上扬,抬头看向对方,正要发作,却在看到对方的俊颜时有些愣住了。

这个男人,有一副冷峻刚毅的面容,脸上的每个线条都轮廓分明,却没有一丝表情,眸子更是冰冷的深不见底,只对看了一眼,韩如静就别开了眼,她莫名的觉得危险,这样的人,内心一定有坚定的原则,和这样浑身都散发着冷然危险气息的男人理论,无疑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韩如静索性不说话,看对方什么反应。对方走过来看了一眼车子,开口说话,声线冰冷的没有温度,态度却还恭顺:“小姐,对不起,刚才是我没有注意,所有的损失我会照价赔偿。这是我的号码。”

韩如静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纸片,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串数字。呵,好狂妄,却还算讲道理。韩如静心里默默的评价了一下,平静说道:“我会联系你的,先生怎么称呼?”

“敝姓祁。如果没别的事,我先告辞了。”男人有些探究的看了韩如静一眼,就垂下了眸子。

韩如静微微颔首,也没有什么话,两个陌生人的一起交通事故,本就只是赔偿的问题,再无其他。韩如静也默默的走回车里,发动车子离开。心里还想着:起个大早却赶个晚集,真是煞风景的早晨。

男子退回车里却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车子消失,这个女人有点特别,竟然表现的这么镇定,他还以为……看来只是碰巧而已。男子的唇边掠过一抹淡之又淡的笑意,跟着开车离开。

到了秦氏集团已是不早,刚好赶上了例会,例会上也只是一些例行公事的汇报。由于一直想着接下来的提案汇报,所以韩如静也没怎么注意例会上到底说了些什么,反正有安安这个尽职的秘书会为她记录要点。

散会的时候,秦澜还特地走到韩如静身边小声问:“准备好了吗?”他知道今天她要去恒安那边。

“恩。”韩如静轻轻的点头,心下感动于秦澜的关心,“谢谢!”

“和我还客气,傻丫头。”秦澜向韩如静眨眨眼,鼓励道,“加油,等你好消息。”

由于车子撞坏了,韩如静向公司申请了公车,并由司机负责送她和安安去恒安集团。

车子了安安还不甘心的嘟哝:“韩总监也真是的,就一个号码放人走了,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万一这个号码是假的呢?”早上韩总监让她处理修车的事情,她就有些郁闷,就一个破纸条,韩总监也太能相信人了吧。

韩如静浅笑着安慰道:“他,不是那样的人。放心吧,处理好了打电?话过去联系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事。”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可是韩如静的直觉告诉她,这样冷峻的男人必是惜字如金,却一诺千金。

况且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最要紧的是接下来的提案汇报。不多时,车子就到了恒安集团的楼下,韩如静交代司机先回去,自己和安安走进了恒安集团的总部。

在前台例行登记了一下,韩如静就被前台小姐客气的请上了专用电梯,直达会议室。瘸子大堂碰到了前簇后拥的安季明。安季明正朝她的方向看过来,见躲不过去,韩如静只有上前叫人:“安董事长,你好!”

安季明的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却淡淡的开口问道:“如静,怎了回来这里?”安季明的心中有些怀疑,不是雪臣和她早就没有联系了吗?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又看了一眼韩如静身边的安安,眼中若有所思。

韩如静知道安季明在想什么,当初……安季明一定还在怪她,是她断送了雪宁的性命。“我代表秦氏集团和W&G的合作案。”韩如静只说了寥寥几句,相信这么大的项目安季明不可能完全不知道。

“哦?”安季明有些吃惊,这么大的项目,秦氏的老狐狸会交给这么个女娃娃,看来他前不久收到的风声还是正确的,韩如静应该和秦家有着亲缘关系。如此看来,这个女孩背后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呀。安季明忽然笑了一下,说道,“想不到如静如今这么能干,你父亲该很欣慰吧。”

这句话有些模糊,却又意有所指,向安季明这样常年在商场打滚的人,每一句话都是有目的和深意的。“安伯伯过奖了。”韩如静谦虚的说,既然安季明和她谈旧情,那一句安伯伯她也叫的气,“还要请安伯伯多多指点!”

“好好努力,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安季明朗声笑道。现在韩如静的身份,他可不能过分忽视,在商言商,他可以容下她。可是,若是她在和雪臣牵扯出点什么,他决不允许。她已经毁掉了他一个儿子……

“那,如静先告辞了。”韩如静礼貌的保持着得体的笑容,说道。

“去吧。”安季明也不再啰嗦,领着一群人离开了大堂,却在经过安安身边时又看了她一眼,吓的安安连忙低下了头。

安季明走后,韩如静像是如释重负,的确,在安季明面前,她有很深的心里负担,就像,她是害死雪宁的罪魁祸首。而她自己,有时候都这么认为,如果没有她,也许雪宁现在还能好好的。只是…….再没有也许。

安安默默的走过来,小声问道:“韩总监还认识安董事长?”

“恩,以前认识的。”韩如静淡淡的说,掩下情绪,快步向电梯走去,今天的惊吓有些多,她快承受不住了。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却看到里面的安雪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