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跟踪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321 2013-07-09 15:19:49

  安雪臣的车子在“湛蓝”门口停下后,自己直接进了里面,找到包厢后就看到严景晨站在门口,安雪臣有些着急的问:“她人呢?”

“在里面,喝醉了。”严景晨努努嘴,又问,“你们怎么回事?”

安雪臣也不解释,直接推门进去,确实是解释不了,今天一天的事情发生的有些戏剧化,他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说清楚。包厢里的酒味很大,安雪臣看向半靠在程墨兰身上的韩如静,因为饮酒过度脸上全是红晕,嘴里喃喃自语,却听不清楚说什么?

“怎么喝了那么多酒?”安雪臣有些担心的问。

程墨兰没善意的瞪了安雪臣一眼,沉声说道:“你这个当事人还好意思问我?”

“我……”知道程墨兰说话一向直接,也碍于严景晨的面子,安雪臣没有再解释,只是上前扶过韩如静让她靠在自己怀里。韩如静隐隐挣扎了一下,却也还安分的缩在安雪臣怀里睡了。

程墨兰见状觉得有些好笑,小声嘟哝了一句:死鸭子嘴硬。对安雪臣一点戒心都没有。“安雪臣,你一个大男人,对如静就没有一个交代吗?”程墨兰有些气不过的替韩如静打抱不平。

安雪臣沉默,他和如静的事,不需要向别人解释。

“不说话什么意思呀!你看看,如静醉成这样,都是因为你。你倒好,左拥右抱的,那个小美人什么心思,你会不知道……任由她欺负如静,你什么意思啊?”程墨兰想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说起来话来也变得犀利。

“景晨……”安雪臣有些不耐,沉声喊道,“把你的女人带回去。”

严景晨走进来,拉着程墨兰的手往外走,墨兰还真是不怕死,敢在安雪臣面前大放阙词,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安雪臣早就发作了。

“喂,姓严的,你拉我干什么,我还没说完呢?”程墨兰大声嚷嚷着。

“人家小两口的事,你跟着搀和什么?添乱。”严景晨微恼,墨兰就是心太直,十足的惹祸精。他的确是有些头疼了,如此下去,总有一天会出事,他是要告诫她一下,别让她太放肆了。

“如静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是男人,当然帮你的好兄弟说话了,臭男人,没有个好东西。”两人已经走远,程墨兰声音还隐约的传过来。

韩如静大概也觉得吵,不安的动了动,复又沉沉睡去。安雪臣的眼里满是柔情,这张容颜他再熟悉不过了,却总也看不够,多希望她就这样一直在自己怀里,即使不醒来,也没关系。

打横抱起韩如静,安雪臣转身却看到秦澜懒懒的倚在门口,眼中有些辨不清的精光,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也不知站了多久。

“秦哥……”安雪臣低低的叫了一声,知道这里是秦澜的场子。如静在这里喝酒,秦澜不可能不知道。

“来了。”秦澜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又问,“这是要去哪里?”

“我……带她回去。”安雪臣说话有些底气不足,秦澜在他心里一直是大哥,所以不由自主的有些心虚。想必秦澜也是知道他的那些事情的。

秦澜的唇角弯出了一丝弧度,不冷不热的说道:“这个,好像是我妹妹,半夜三更的,又喝醉了酒,让你带回去,有些于理不合吧。”

安雪臣一时也琢磨不明白秦澜是什么意思,是不让他带如静走吗?还是?秦澜说的话的确合乎伦常,自己的举动倒反而是轻慢了。安雪臣不知道怎么答话,一下子愣住了。

秦澜见安雪臣这个样子,有些觉得好笑,看来雪臣对于他们这些相识已久的人,还是存着原来的初心。如此,甚好……“好了,走吧,好好待她。”秦澜终还是不忍心消遣安雪臣,莞尔的说。

“谢谢秦哥。”安雪臣见秦澜松了口,也没有什么别的能说的,抱着韩如静从秦澜的身边走过,眼中却有着感激。若是今天秦澜不肯答应,他也是带不走如静的,算是…….秦澜成全了他吧。

秦澜看着安雪臣远去的背影,低下头忽然轻声的笑了,他有些纳闷,怎么这么奇怪,他给那对有情人制造机会,心里怎么有些堵得慌。也许是……恋妹情节吧。

出了“湛蓝”门口,安雪臣把韩如静放到副驾驶座,并系好了安全带,这才有绕了过来打开驾驶室的门坐了进去。开灯、点火,车子飞一般的驶离。

林诗函站在暗处的角落里,目睹了这一切,她不远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可是,事实就这么摆在眼前。前一刻安雪臣还在餐厅里对她说和韩如静时老朋友,好一个老朋友,关系可真是非一般的亲密啊!安雪臣,竟然明当当的骗了她,她一直以为,即使安雪臣的心里没有她,起码对她还算坦白和尊重。没想到,他竟然瞒了她这么大的秘密。

林诗函的脸上全是怒意,转身朝反方向走去,已经没有跟踪下去的必要了,夜深人静,孤男寡女,想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林诗函心里愤恨的想:好一对狗男女,竟然在她面前演戏演得那么逼真,她都差点以为他们只是旧情而已。没想到……是没断干净的旧情。

如此,就别怪她了……她林诗函,也不是好惹的。

黑色的路虎在空旷的道路上飞速行驶,没一会儿就到了安雪臣住的小区,在地下停车场停好车子,安雪臣把韩如静抱起来走向电梯。

“这是……哪里?”韩如静在安雪臣怀里不安的扭动了一下,似醒非醒含含糊糊的问。

“马上到家了。”安雪臣小声的哄着,说的模棱两可,怕惊醒了如静,一边走进电梯。

“我自己会回去…..”韩如静的酒劲好像过了点,挣扎着要下来。

“别动,马上到了。”此时已经在安雪臣的家门口,安雪臣正在口袋里摸钥匙。

“咦,你怎么会有…….呃…….我家的钥匙?”韩如静有些怀疑的问道,却想不出原因。

安雪臣为韩如静醉酒后的孩子气觉得好笑,可也没敢回答,直到开门进了屋子,才说:“这是我家。”

此刻韩如静已经靠在了沙发上,却跌跌撞撞的要站起来,嘴里嚷着:“我要回家……回家……”

“我们已经到家了。”安雪臣把韩如静按回了沙发里,心里暗想:以后一定不能让她喝成这样。

“我要回……自己家,这里……不像我家。”虽然醉的有些厉害,但记忆里熟悉的东西还是从潜意识里蹦出来。韩如静一边说着,一边拉过一个抱枕,把整个头埋在抱枕里,她的胃好难受,头也疼的厉害。

“如静,我们去房里睡。”安雪臣看韩如静又要睡过去的样子,急忙拉着她,想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

“我不……”韩如静任性的一挥手,安雪臣没想到她的力气那么大,一时之间没站稳朝沙发里到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