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晚宴(2)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167 2013-07-09 15:19:49

  秦澜见安雪臣一步三回头,打趣的说:"这么不放心?这是担心哪个?"

安雪臣面上一红,有些尴尬的说:"秦哥就会取笑我!"

"没事的,女人的适应能力远比你想像中强。尤其在商场上能站得住脚,哪个没有一点本事。"秦澜在一个较为隐秘的角落坐下,悠然自得的说。

安雪臣这才回过神来,不再关注两女那边的动静,却有些好奇的问:"秦哥这么忙,怎么有空来这种小场合?"

秦澜忽然想起下午如静的软磨硬泡,有些好笑的说道:"还不是如静,非要拉我一起来,说自己一个人无聊,怕看到什么太亲密的举动受不了!"后面的话完全是秦澜添油加醋说的,有点试探安雪臣的意思。

安雪臣的脸色忽然闪过一丝阴郁,倒也不是因为秦澜的调侃,而是听到秦澜提起如静来的宠溺语气,让他心里硬是生出突兀的奇怪感。明明没有不对劲,可是就是说不出哪里不对。

"秦哥明知道,还要来调侃我!"安雪臣笑的并不自然,也许是出于一种男人的直觉,他总觉得秦澜现在对如静的态度透着古怪。一个半路多出来的堂妹,依秦澜的性格,并不值得如此用心。

秦澜淡淡的笑了,他这个位置看过去,恰好能看到如静和林诗函的互动,看起来,还不错!凡是聪明的女人,都有男人想象不到的处事智慧。"我不是调侃你,三角关系,弄不好就玩火自焚。况且,我看那位林小姐的家世,可不是让你随便玩玩的。"

秦澜说的安雪臣并非不懂,这是现在进退两难。如静并不能和他站在一起,而林诗函又装聋作哑,不知难而退。"秦哥,有好办法吗?"知道秦澜是情场高手,安雪臣也不觉得向他请教有什么难堪。

秦澜意味不明的嘴角噙笑,忽然低头掩住眸光低低的说道:"我不过是逢场作戏,哪里能遇到什么真心!自然是好聚好散。再说,女人的心思哪那么容易猜。"

"秦哥这么说,就是不肯教我了。"安雪臣有些不明白秦澜的态度,那天,是他同意让自己带走韩如静的,可现在,他又似乎不想帮自己了。

"人的性格决定了处理问题的方法,大胆设想勇于实践才能有所突破。"秦澜说的有些玄,一时之间安雪臣似乎参透不了。

看到安雪臣似乎很困惑,秦澜在心底一阵叹息,还是不忍心的说道:"不是你的,你就不能替她做决定,若是你的......这样,明白吗?"

安雪臣思考了一下,忽然明白了秦澜的意思,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强势的男人,也许更能让女人喜欢和臣服,秦澜的意思,应该是这样吧!

"秦哥,果然厉害!"安雪臣朝秦澜举杯,"叮"的一声清脆响声,秦澜莫名的笑了一下,这个哥哥做的应该够称职吧!

话说另一边,韩如静和林诗函表面看起来很和谐,实际上谈话的内容却争锋相对。

"韩总监和Ben好像很熟?"林诗函状似随意的问道。

"啊?"韩如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想了一会儿才恍然林诗函的意思,"哦,我们是同学。"韩如静还是选择了比较保守的说法。

"韩总监倒是和Ben说的一样,可是我看没有那么简单吧!你们的关系非同一般吧!"林诗函似是而非的试探着,脸上的笑容倒是保持的十分完美。

韩如静的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下,而后故作镇定的说:"林小姐从哪里听说这些传闻的?我们现在都是合作关系,如此空穴来风的猜测相信以林小姐的智慧不会信以为真吧!"

林诗函心里暗嘲,她还以为韩如静是个敢作敢当的人,没想到也是如此,敢做不敢认,背地里搞地下情。“既然韩总监这么坦率,我也和韩总监说句心里话,我很早开始就喜欢BEN了,这次来中国也是为了他。我父亲很看重BEN的才华,也很欣赏他的为人,很乐意看到我们交往。韩总监,您觉得我们合适吗?”林诗函从小在国外长大,对于感情的认知比较倾向于西方人的直接,觉得承认喜欢一个人并不是一件难于启齿的事情,另一方面,既然韩如静不承认和安雪臣的关系,她当然要告诉她自己和安雪臣的关系,也能让她知难而退。

听了林诗函的话,韩如静的心里果然一阵跌宕起伏,她没想到林诗函会这么直接的告诉她喜欢安雪臣,也有些欣赏林诗函的直率,换做是她,就没有这样的勇气,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韩如静心里一阵苦笑,勉强的说道:“林小姐的执着真是令人钦佩。”

“既然韩总监知道了我这个秘密,我也是拿您当朋友看待,还劳烦你在BEN面前多替我美言几句。”林诗函顺杆往上爬,说的和韩如静十分的亲密,其实不过都是为了证明安雪臣是自己的人。

“林小姐如此美丽可人,哪用得着我说话的,再说以我和安总的关系,怎能交浅言深呢。”韩如静说的平静自然,心里却有苦涩的味道一直冒上来,她也分辨不清楚是什么,只知道连口中的红酒都带着苦味。

林诗函见韩如静已经和安雪臣撇清了关系,自然不再追问什么,于是说:“韩总监,日后的合作还很长,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吧。”举杯向韩如静示意了一下,林诗函微微的抿了一口酒,就朝安雪臣那边走去。

“BEN,陪我去吃点东西好吗?有些饿了。”林诗函语带娇俏的说道。

安雪臣默然的朝秦澜点了下头,站起身来。

“秦先生一起去吗?”林诗函侧目客气的问道,虽然有些害怕秦澜捉摸不定的气息,但看起来BEN和秦澜的关系应该很不错,她当然不能得罪任何一个朋友。

秦澜摆手,也听出来林诗函并不是真心,她不过是想和雪臣两人独处而已。“二位轻便,希望这里的菜色能合你们的胃口。”

“那秦先生,我们先失陪了。”林诗函说完拉着安雪臣走开了,还能听见她侧身银铃一般的谈笑声。

秦澜的眸子深了一点,这个林诗函,并不像表现的那些单纯,暗藏心机,倒是如静,在感情上未必是她的对手。谁说爱情不是靠手段谋得的!抬头寻找如静的身影,却发现如静没有再现场,秦澜的心里有些慌乱,起身向外面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