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情动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119 2013-07-09 15:19:49

  “如静,等等…….”看到韩如静已经走进了电梯,安雪臣跑过来挡住了电梯门,硬是挤进了电梯。

“安总,还有事吗?”韩如静心里正气恼着,看到安雪臣来了就气不打一出来,声线也冷了下来,说道,“没事的话我要回去和董事长讨论让利润给恒安的事情,恕不奉陪。”

“如静,不是我……”安雪臣正要解释,看到一旁的安安,又住了嘴,抬头看了下电梯里的数字,按下了一个楼层,电梯停了下来,安雪臣把韩如静拉出了电梯,并对安安说,“我和你们韩总监还有事要谈,你先去楼下等着。”说着也不管安安的反应,替她按上了关门键。

电梯里的安安有些懵,却也没有要回去救上司的意思,自己一个小秘书,也帮不上什么忙。况且,安总……把上司捧在手心里疼,能把上司怎么样?自己还是乖乖的下楼等着,不要打扰了人家。

被安雪臣强行拉出电梯的韩如静有些不能置信,惊呼:“安雪臣,你想干什么?”

安雪臣不说话,拽着韩如静往后楼梯走,看韩如静还想挣扎,就沉声说:“你不想闹得人尽皆知,就合作一点。”

韩如静听了这话觉得心里更堵了,明明是他把她强行的拉出来,现在反过来还要教训她。难道这是他的地盘,就可以为所欲为的胁迫她。

直到安雪臣把韩如静拖到了后楼梯,他扣着她的手却没有松开。韩如静看四下无人,忿忿的说:“你放手。”

“你确定我放手你不会逃?”安雪臣可不上当,挑眉说道。

韩如静气结,他可真是了解她呀。抬头对上安雪臣深邃的眸子,韩如静没有好脸色的问:“安雪臣,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跟你解释,Ella刚才是故意为难你了。但这绝对不是我的意思。”安雪臣有些急切,深怕韩如静误会让利的事情是他和林诗函预谋好的。

“你替她解释什么,她是你什么人,值得你帮她解释。”韩如静连珠炮似得把安雪臣的话顶了回去,原本她也没多想,只是商业合作,各自为自己的利益,现下安雪臣这一解释,让她心里觉得特别别扭。

看到韩如静咄咄逼人,安雪臣也有些着急,说道:“如静……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你受委屈。”

“受委屈……你也知道我受了委屈,却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说到这里,韩如静的眼眶忽然泛红了,今天她的确不停的在退让,换做以前,她必定据理力争,想到这些,韩如静伸手握拳朝安雪臣锤了过去,嚷道,“还不都是因为你。”这话确是有两个意思,林诗函如此为难她,是因为安雪臣,而她之所以忍让,也是为了安雪臣。

见韩如静朝他发脾气,安雪臣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他最怕如静对他爱搭不理的冰冷样。所以不理会韩如静锤向自己的拳头,任由她发泄自己的脾气。嘴上却还赔着不是:“是是,都是我的错,如静只管打我出气就是了。认打认罚,绝无怨言。”

听安雪臣这么说,韩如静倒是停了下来,却说:“现在认错有用吗?从来就是这样,到处惹得风流帐,最后无端殃及的总是我。现下甜言蜜语也说得这么顺溜了,以后可怎么是好?”

韩如静这话听起来有些浓浓的醋意,却听得安雪臣心里乐开了花,伸手把韩如静拉进了怀里,韩如静挣扎了一下,却明显的输在男女悬殊的力道上,没有挣脱。安雪臣的头搁在韩如静的肩上,靠着她的耳朵小声的说:“这些话,从来就只对你说过。没有别人。”

安雪臣温润的气息拂的韩如静耳根子通红,心头泛起了一阵阵涟漪,雪臣的霸道和温柔,她都抵御不了,韩如静心里懊恼,却又眷恋这样的温暖,不舍得推开。

韩如静身上的幽香强烈的刺激着安雪臣的感官,他有些好奇,这么多年过去了,韩如静身上的香气始终是他记忆里的味道,淡淡的不浓烈,却致命的吸引他。像是受了什么蛊惑,安雪臣忽然想起来那个混乱的晚上,“如静……”安雪臣嗓音黯哑,诱惑的吻上了韩如静小巧的耳垂。

韩如静的心里剧震,偏头去躲,安雪臣不依,伸手扣住了韩如静的后脑勺,倾身吻上了她的唇。只一下碰触,安雪臣脑海里绽出了无数金花,记忆里深处的味道被唤醒,熟悉而陌生。低低的叹息从他唇间溢出来,蔓延出心底无数的浅唱。他的如静,如此美好,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渴望她。

韩如静被动的承受着这一切,想推开却力不从心。任由安雪臣主宰她的感官,每次和雪臣的碰触,到最后都是无法收场,任由他为所欲为。直到手机铃声震碎了她的旖想,她才想从梦中惊醒,猛地推开安雪臣落荒而逃,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

安雪臣却也没有追,倚着墙边伸手从裤袋里掏出一包烟,从中抽出一根点着抽了起来,眼中还有弥散的情欲没有褪去,唇边却漾出一个浅笑,他好像,放任她太久了。也许,是时候主动一点……如静,并不是无动于衷的。

走到大堂的时候,韩如静的气息还有些凌乱,她自己也解释不了,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那个样子,安雪臣的诱惑,她总是抵挡不了,就像那个晚上…….韩如静深吸了几口气,甩掉脑中纷乱的想法,向还在大厅等候她的安安走去。

安安看到韩如静,只瞟了一眼,也没有多问,却说:“韩总监,车子已经在外面等候了。”

韩如静只是点头,就向外面走去,心里还在庆幸,幸好安安没有多问,不然她怎么解释,难道说自己这么长时间是和安总在偷情吗?天哪,韩如静这时才反应过来,是够荒诞的,在恒安集团的后楼梯,竟然就……

安安跟在韩如静身后,眼底有着浓重的笑意,安总还真是有手段啊,这么短的时间,就……把她家上司给欺负了。看自家上司眼波流转间全是娇羞,掩都掩不住,哪还有什么女强人的样子。

一路上到了秦氏总部,韩如静都没有说话。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发现秦澜正在里面等她。她心里一惊,嘴上却平静的问:“秦特助,专程在这等我?”

秦澜没有说话,这是盯着韩如静看了好一会儿,看的韩如静心里直发毛,讪讪的笑问:“怎么了,盯着我看?”

秦澜神秘的笑笑,懒懒的说道:“我还想你一定受了不少委屈,所以特地来这里看看,顺道安慰你一下,看来,我倒是多事了。早有人安慰过你了,而且,动作还不小。”

秦澜的话,话中有话,韩如静本就心虚,听了脸上飞出了不少红霞,却还故作镇定的说:“哥哥胡说什么?”

“我是胡说吗?难道我猜错了,不是雪臣……”秦澜凉凉的笑,像极了秦老爷子的奸诈,果然是亲祖孙,一个样子的是狐狸。

“秦澜哥哥……”韩如静抵挡不住秦澜的调侃,撒起娇来。

“好啦。既然看到你安好,我就放心了。”秦澜站起来,拍了拍身上西装的皱褶,就他的眼力,怎么会看不出,如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娇媚,雪臣现在才……也够能忍的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韩如静虽然被秦澜调侃的不好意思,却也么忘记正事。叫住秦澜说道:“等等,我有事想和你商量。”

“哦?什么事?”秦澜挑眉,复又坐回了椅子上。他可没忘记,韩如静的正事,也知道林诗函必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妥协。

“林诗函提出要我们抽出一部分的利润给恒安。”韩如静直截了当的说明,并不保留。

秦澜闻言有些惊讶,看来这个林诗函也不全然是个草包,如此一石二鸟的计划,确是有些脑子。“你怎么打算?”

“我想,找老爷子商量一下,完全不让,林诗函肯定不会罢休,但是如果我们让了,W&G必定也要让出一部分,这才公平。”韩如静冷静的分析了一下。

秦澜的眼中有着淡淡的欣赏,这个妹妹心思缜密,头脑冷静,必堪大用。“想法不错,只是林诗函那边,没这么好让步吧。”秦澜含笑的说道,“而且,我怎么听着好处都让雪臣占走了,真是女生外向,这还没嫁人呢,就……”

说到这里,韩如静凌厉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秦澜乖乖住嘴了,他也不过就是调侃一下,“既然想好了,就放手去做。”

“那,亲爱的哥哥,可否充当一下司机,送我去下大宅。”韩如静笑着说道。

“走吧。”秦澜不可置否的站起来,顺便问道,“你的车呢?”

“早上被人撞了,在修理厂。”韩如静边说边整理了一下材料,顺便拿上了手提包。

“什么人?”秦澜忽然心生警觉的问。

韩如静挥挥手,不在意的说:“放心,不是讹人的。人开的车可比我好多了,还说要全额赔偿呢。”

“不为财该不会为人吧?”秦澜在后面小声的嘟哝道。

韩如静没听清楚,也没理会,现在要紧的是怎么和老爷子谈。其他的都放到一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