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混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255 2013-07-09 15:19:49

  严景晨走了之后,韩如静才和程墨兰一杯一杯的喝了起来。程墨兰打量了一下韩如静,才问:“说吧,什么事?你可不会就叫我来喝酒。”

韩如静这时已经卸下了伪装,一脸的疲惫不堪,拿起酒轻酌了一下,才幽幽的开口:“今天这一天,我像过了一年似得,心里堵得慌。都不知道是不是难受。早上我去了恒安集团……”

“你去恒安干什么?”程墨兰惊讶的问,去恒安还能不见到安雪臣。

“你听我说……”韩如静有些不满程墨兰打断她,继续说。“我们秦氏和W&G的合作,恒安是第三方。你知道W&G的项目负责人是谁吗?就是我们那天在机场碰到的那个人……”

“她……”程墨兰以记者的直觉立即意识到事情不简单,“看上安雪臣了吧。”

程墨兰说的倒是直接,韩如静也不可置否,只是接着说:“她叫林诗函,是W&G总裁的小女儿。一早上的谈判,她都在为难我。为了合约,我也忍了,可是,她最后竟然还提出了过分的要求,要我让出我们秦氏的利润给恒安。明明是她们雇佣了第三方,凭什么要我们来出这笔佣金……”

“就凭她看上了你的男人,当然怎么看你都不顺眼,还不乘机整死你。”程墨兰说话一向不拐弯抹角,句句命中要害,“不对,那安雪臣干什么去了,就任由你被欺负……”

“这是他公司的利益……他也不能说什么…….”韩如静喝的有点多,脸上都是诱人的红晕,说话也有些絮絮叨叨,“我,也不是怪他……只是,心里难受……”

程墨兰翻了个白眼,又是摇头又是叹气:“说你笨还不承认,到现在还在为臭男人说话,我告诉你,男人都是花心大萝卜,有女的主动贴上来哪有不喜欢的道理,你呀,就是傻……”

“雪臣……不是那样的人……”韩如静直觉的为安雪臣反驳,又接着说,“我其实,没资格管他,只是……我还碰到了雪臣的父亲,他看我的眼光让我难受……他一定是在怪我,害死了他的儿子……是我,害死了雪宁……”说到最后,韩如静泣不成声。

程墨兰把情绪有些失控的韩如静搂在怀里,这样的一天,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难怪如静要来借酒消愁了。光她听着,就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必然十分的煎熬。如静的事,她有知道一点,现在看来,比她知道的还要曲折。这解铃还须系铃人……

正想着,严景晨推门进来了,看到韩如静的样子有些惊讶,程墨兰却比了个“嘘”的手势,并小声说:“打给安雪臣,让他过来。”

如此小的声音,却被韩如静听到了,发火的嚷道:“不要,不要……别让他看到……”

严景晨为难的看了看程墨兰,却看到程墨兰依然颔首点头,于是默然的退出了包厢拨通了安雪臣的号码。他虽然不知道程墨兰这么做的意思,可是要是雪臣不来墨兰就不会走,墨兰走不了他还得在这里耗着。他可没这个闲情逸致,好好的一个晚上,尽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此时安雪臣正在和林诗函吃饭,说实在话,他确实对今天的饭局感到索然无味。脸色也沉郁的吓人,闷不做声。

林诗函看到安雪臣的脸色不好,心里明白是因为早上会谈的事情,她故意刁难韩如静,安雪臣就如此不乐意了。如此看来,韩如静在安雪臣心里的分量不是一点点而已,这样,她更加不能留韩如静在安雪臣身边了。她一定要想个办法才行。

至于眼下,博得安雪臣的同情才是首要的事情。于是,她忽视安雪臣的不满,扬起笑容问:“BEN,这里的菜色不合胃口吗?”

“没有。”安雪臣敷衍的回答。

“那你怎么都不吃?我打听过了,这里的主厨是他们花高新从法国聘请的,做的法国菜应该很正宗。”林诗函自顾自的说了一通,也没见安雪臣有什么反应,低下头哀怨的说,“你是在怪我今天为难秦氏集团的韩总监吗?”

安雪臣没有搭腔,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暗笑:她倒也知道自己是在为难人家。

“BEN,我也是为了W&G的利益考虑,这只是第一次谈判,如果我什么意见都没有,那他们怎么可能重视我们呢?况且,我也是为了恒安的利益考虑,才提出那样的要求。在商言商,我以为你明白的,我并不是真的针对谁?”林诗函说的振振有词,乍听起来也挺有道理,安雪臣的脸色倒是缓和了不少。

“BEN,是不是你和韩总监以前有些交情,如果你不喜欢这样,我以后会注意的。”林诗函说的自己委屈的样子。

“那倒不是,做生意,大家各有立场,只是韩总监是我的……老同学,你这样说,倒好像是我们串通好故意似的。”安雪臣说的有所保留。

“哦。原来是这样啊。”林诗函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不好意思的说,“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所以……真是对不起!让你为难了。”

见林诗函一个劲的道歉,安雪臣倒是也不好再埋怨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不碍事。我们恒安做生意一向公道,只要付出和汇报等同即可,并不需要特别的照顾。”

安雪臣的话里有点点的拒绝,林诗函也听的出来。却装作无所谓的耸耸肩,说:“我也是想帮恒安多争取一些,既然如此,那是我多此一举了。”

正在此时,安雪臣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是严景晨打来的,心里有些纳闷,于是歉疚的起身,说:“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说着离开座位朝外面走去。

不一会儿安雪臣折了回来,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Ella,我有些要紧的事情,不能送你回去了。”

看安雪臣的神情有些紧张,林诗函却也不好问是什么事情,她并不想让安雪臣觉得她窥探他的隐私。也是理解的笑着说:“那你快去吧,我没事,等下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

“这是抱歉,改天一定补请这一顿。”见林诗函如此大方,安雪臣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才许下了这样的承诺。之后匆匆离开。

林诗函目送安雪臣离开后,心里总有些不安。于是也跟着离开,跳上了一辆计程车,说道:“师傅,麻烦跟着前面那辆黑色的路虎。”

“小姐,你男朋友啊。玩跟踪。”计程车司机无心的开着玩笑,“我劝你不要跟啦,很多都是这样跟出事情的。”

林诗函勉强笑笑,没有出声,她心里还真怕看到什么,尤其是她并没有足够的立场去指责安雪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