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再次交手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672 2013-07-09 15:19:49

  秦氏集团和W&G的第二次会议仍旧是在恒安集团举行,只是,相较于上次,这次的会场气氛显得更加的僵持。底下的人自然是看出了些门道,这三位上司明显的是个人恩怨呐。都沉着脸,不苟言笑,硬生生的让人觉得怪异。因此,也没人敢做声,谁都不想被当炮灰。

林诗函眉头微皱,脸上没有一丝笑意,那天在酒吧,她后来找了人跟踪安雪臣和韩如静,结果,她看到的那些照片,第二天早上,韩如静从安雪臣的住处出来,这些,就够说明问题了。没想到,他们之间的陌生,完全是伪装的,那么,是为了演戏给她看吗?林诗函想到这里就觉得无比气愤,难道,她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个小丑而已吗?他们如此耍弄她,她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可是,昨天父亲的话犹在耳边,也因此,她现在十分的纠结……

那天之后,林诗函赌气的不联系安雪臣,可是她发现,安雪臣竟然也没有联系她。她心里其实明白,安雪臣对她客气,却并不亲密,只是当她一个小妹妹这样看待。可是,安雪臣是她认定要嫁的人,从在学校里第一眼看到他,她就迷恋上他了。没有他,林诗函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所以,为了得到安雪臣,她可以不择手段。

安雪臣默然的坐着,偶尔抬眼看下韩如静,果然,才几天不见,如静又恢复了冷静自持的模样,好像那天晚上他看到的,其实是一些幻觉而已。从坐下到现在,她连一眼都没有看他,就好像不存在一样,她要不要把关系撇的这么清楚啊。是忌讳林诗函吗?还是……安雪臣的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却仍旧把台上汇报者的每个字都听得一清二楚。

直到台上自己的手下讲完,韩如静才满意的略微点头。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讲的很好,刚才她一直在观察林诗函,今天林诗函的情绪不是很好,隐约中饱含着怒意,看来今天的会议不会很顺利。

镇定了一下情绪,韩如静才缓缓的开口:“林小姐,对我们的提案不知有什么意见?”

林诗函手中的笔无意识的敲到着文件夹,倏然抬头直视韩如静,说道:“韩总监,这些都不是大事,我想问上次我的提议,贵公司考虑的怎么样了?”

如此单刀直入的问题,连安雪臣都忍不住抬头,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林诗函,怎的如此咄咄逼人。

韩如静却只是笑了一下,身子向座位后面的椅背上靠了一下,掷地有声的说:“林小姐能如此的为恒安考虑,我们也觉得很钦佩,所以,为了表示我们诚意,董事长同意让步,贵公司让出多少我们就让出多少。您看,这样行吗?”

话音刚落,会议室里响起了一片抽气声,大家心里纷纷想着,这招高明,如此一来,秦氏把问题又抛回给了W&G,如果此时W&G不愿做出让步,那么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也让恒安觉得没有诚意。如果让的多了,虽然秦氏也有一定的损失,但W&G的损失更大。而且,W&G也是不能失去秦氏这个合作伙伴。如此看来,虽然问题的决定权在W&G这边,但事实上林诗函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

安雪臣的嘴角忍不住挂上了一丝笑意,这妮子,一点都用不着自己替她打抱不平,哪里肯吃一点亏。如此,倒是有些对不住,两边的好处都让他占了,看来,他是平白的捡了个大便宜。

林诗函此时心里的愤恨真是无法言表,她的本意是借此断了和秦氏的合作,可是昨天父亲在电?话里再三叮嘱她,切不可和秦氏闹僵,日后还有很多合作要倚靠秦氏。这样一来,自己甩不掉秦氏,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韩如静得了便宜还卖乖。“韩总监如此慷慨,为大局着想,那我做个主,为了我们长期的合作,我们各自让出百分之五,如何?”林诗函心里气愤,嘴上却说得有条有理。

韩如静优雅的笑了,轻启朱唇淡然的说道:“好。就依林小姐的意思。希望我们日后能有更广泛的合作。”韩如静觉得比她预期的要好一些,心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满,只是……忽然她有些怨怼的看了安雪臣一眼,哼!就会使美男计,白白便宜了他。

安雪臣自然是看到了,也知道韩如静是什么意思。他想笑却又不敢笑,生怕又惹恼了她。说实话,这事看起来就像是林诗函卖了人情给他,他真不想欠林诗函的人情,如此一来,更是有理也说不清了。还怎么划清界限。

“既然大家已经达成了共识,那么就把合作协议签一下,林小姐和韩总监的时间都十分宝贵,具体的细节可以让下属去沟通,我们公司也可以安排具体事宜,不知两位意下如何?”安雪臣坐正了身子,不卑不亢的开口说话了,这些话滴水不漏,看起来也没有偏帮哪一方。

林诗函也没有再做多余的争辩,既然是选择要和秦氏合作,那么在这些问题上再争执也是无济于事,反正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鹿死谁手也未可知。这次她虽没有占到便宜,却也没让秦氏合算,无论怎么说安雪臣还是要感谢她为恒安争取了利益。“我没有意见。”林诗函微微颔首,松口说道。

“我也没意见。”韩如静笑了笑,也表示同意。这么快能签订协议,虽然有些小损失,可还是在她能接受的范围之内,如此,她也挺满意的。

于是,双方在安雪臣的见证下,同时在协议上签了大名。总算,暂时达成了一致。而后,林诗函和韩如静同时站了起来,礼貌的握手。只是两人看对方的眼神,都透漏着些微的凌厉。

“大家这段时间都辛苦了,不如由我做东,一起去庆祝一下,也好彼此熟悉,为以后进一步的合作打好基础。”安雪臣看两女无声的用眼神较量,微笑的站起来打圆场。

“应该我做东才是,上次说好了,还欠着林小姐一顿饭呢。林小姐,这次该赏光了吧。”韩如静客气的微笑说道。

林诗函见韩如静如此给她面子,又看到下属殷切的目光,只能顺水推舟的说:“那我们恭敬不如从命,就听韩总监的安排了。”

“那就说定了。晚上见!我会让秘书安安通知各位的。”韩如静说着微微和在场的人颔首示意,就领着自己的人走出了会议室。

一众手下也跟着鱼贯而出,会议室里只剩下安雪臣和林诗函两人,林诗函见安雪臣也不和她搭话,心里虽然你恼火,却还是温柔的开口:“BEN,我有事和你说。”

安雪臣抬头看了林诗函一眼,说道:“去我办公室吧。”说着率先走出了会议室。

“随便坐,有事就说吧。”安雪臣回到办公室,坐在旋转椅上,淡淡的开口。现在他觉得要和林诗函保持一些距离,否则,以后会更麻烦。

林诗函坐在安雪臣对面,有些不开心的抱怨道:“上次你中途从餐厅走掉后,都没有再联系我。”

一听这话,安雪臣就觉得太阳穴有点疼,这是,兴师问罪呢还是秋后算账?“不好意思,最近公司有点忙。”安雪臣笑着打了个马虎眼。

明知道是借口,可林诗函也没有追究,只是有些撒娇的说道:“你答应我的,一定要补请我?”

知道再说下去也是逃不过这一劫,安雪臣索性应承了下来:“好,时间地点由你定。够诚意吧。”

安雪臣这儿才露出了满意的神色。“那说定了,到时候可不许反悔。我先走了,你忙着。”林诗函说完,干净利索的走出了办公室,如何适可而止她掌握的很好,男人,不能粘的太紧,也不能放的太松,掌控好这个度,才能让男人喜欢上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