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晚宴(1)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812 2013-07-09 15:19:49

  回到公司,韩如静交代安安去预订晚上用餐的会所。然后去和秦安交代了一下协议的事情,秦安对韩如静的表现大加赞赏,韩如静客气的推辞了一番后,却在回来的电梯里碰到了多日不见的秦澜。

秦澜嬉皮笑脸的说道:“刚从秦总那里来,想来是有好事情了?”

韩如静没好气的白了秦澜一眼,那天酒吧之后就没见过他,可是她也没忘记秦澜是怎么把她卖了的,她就不相信在秦澜的地盘上,安雪臣要是没有他的同意能把她带走。

“怎么了?这么多天不见,就这样和我打招呼呀?这是,哪里惹到了你?”秦澜也不知哪里来的好心情,仍旧调侃着韩如静。

“自己做的事情,还要我来提醒你吗?”电梯停了下来,韩如静气呼呼的走出了电梯,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秦澜跟在她身后默不作声,直到进了办公室,才开口问:“这是怎么了?是我惹得你吗?可是我真的不记得最近有得罪大小姐你的地方?”

韩如静把手上的文件重重的仍在办公桌上,腾地坐在椅子上,才气势汹汹的说:“不记得!秦特助这么好的记性,怎么才一个星期就忘记了呢?那天晚上是谁说陪我喝酒来着,等我醒来竟然是在别人的房间里,您,还这是我的好哥哥呢!”

秦澜低低的笑出了声音,抬头满眼揶揄的说:“就这是呀,难道你不是应该好好谢谢我这个好人做到底的哥哥吗?我这是给你们制造机会,不然,你们哪年才能和好如初呀!”

“哥哥,你不明白……我们……”韩如静有些头疼,虽然知道秦澜是好意,但他这样瞎搅合只会越帮越忙。

“我明白,我只是想告诉你,无论你们发生过什么事,你只管问你自己的心,想的是谁,想要什么?”秦澜终于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态度,认真的正色说道。

“我……”韩如静想反驳的话到了嘴边却终究没有说出来,她自己也处在矛盾之中,所以才会如此焦躁不安。

“不说这事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见韩如静神色犹豫,秦澜也只是点到为止,“对了,和W&G的谈的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韩如静的心情就大好,语气也跟着轻快起来:“今天刚签了初步的协议,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秦澜不禁挑眉,说道:“这么厉害?让了多少?”

韩如静伸出5个手指比了一下,显得洋洋得意。“怎么样?还不错吧!”

秦澜看着洋洋得意的韩如静,目光忽然变得柔软,这时的如静有一种不一样的风采,自然的,让人不能移开视线,他终于有些懂的,为什么安雪臣始终不能放下她。世上的确有一种人,能够在一瞬打动你的心,从此便念念不忘。

韩如静被秦澜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秦澜的目光总是能够看透人心,略显尴尬的动了动身子,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秦澜这才收起了目光,只是淡淡的问道:“林诗函变得如此好商量了?”

经秦澜这么一提,韩如静也觉得奇怪,林诗函看起来就是一副找茬到底的样子,怎么一下子改变了态度,难道……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变数。“是呢?有些蹊跷。的确不像她的作风。”韩如静皱了皱眉,思索起来。

秦澜看到韩如静表情变得凝重,反过来安慰的说道:“别想了,能谈下来就是好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你在秦氏的根基可算是稳妥了一点。”

“也是,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后的日子还长呢?明日之事明日愁,今朝有酒今朝醉。”韩如静抛开疑虑,还不忘幽默的来了两句,“对了,晚上和恒安以及W&G有个晚宴,哥哥一起去吗?”

“我去?什么身份?”秦澜斜睨了韩如静一眼,凉凉的问道。

“我的好哥哥,你可是秦氏的太子爷,要是你出席了,一定能让他们觉得蓬荜生辉,三生有幸。”韩如静溜须拍马的本事也是炉火纯青。

“你就给我戴高帽子吧!就会忽悠我。”秦澜嘴上虽是抱怨,却是满脸含笑,他最近总是觉得喜欢如静和她撒娇,喜欢看她小女孩的样子,喜欢这样去宠着她。他自己也不敢琢磨这是什么心态,只是顺其自然的任凭感觉走。

韩如静知道秦澜这么说就是答应了。兴高采烈的说着要秦澜一定要打扮的帅一点,让林诗函也知道这世上不是只有安雪臣一个好看又有本事的男人。秦澜看着和韩如静喋喋不休,无奈的摇头,却也没有打断她。如静很少有这样的时候,在外面一向冷静自持。

晚宴在高级酒店的包间举行,考虑到林诗函那边的人大都来自国外,所以为了照顾他们的饮食习惯,晚宴采用了中西合璧的自助模式,气氛轻松不拘谨,交谈也能方便。

作为东道主,韩如静和秦澜早早的就到了,一起站在门口迎接,秦氏集团的员工来的比较早,都有些惊讶这样的场合秦家太子爷竟然会出席,看来传闻秦家太子爷对二小姐真的不是普通的好。找这样的情形来看,这二小姐和太子爷必然是一边的,都是董事长的嫡孙,看来势力相当稳固啊。家族集团,员工们对于老板亲戚间的斗争可是非常敏感的。

“哥哥,他们的眼神好像很诡异呀!”韩如静站在秦澜身边,掩嘴轻声说道。

秦澜牵了一下唇角,了然的说:“他们是在讨论,我们俩看来是一伙的,方便他们日后不会站错阵营。”

“秦家,到底有几党,我来了这么久,还没怎么看明白?”韩如静的声音很小,刚好只两人能听到。

秦澜晃动着手上的高脚杯,眼睛盯着杯中的透明液体,若有所思的说道:“没有永远的亲情,只有利益,一切都是未知数。”

韩如静还想说什么,却看到安雪臣和林诗函一起朝他们走了过来。林诗函今天是特地打扮过的,一袭鹅黄色的晚礼服,显得整个人看起来清纯可爱,青春洋溢,让人忍不住就有一种想保护她的欲望。韩如静心里不禁有些感叹:这样的妙人儿,无端就能惹得男人的爱怜之心,真是欲罢不能。

“果然,有几分姿色。”秦澜附在韩如静耳边,小声的说道。

韩如静但笑不语,男人嘛!不都是喜欢漂亮的女人。这是,安雪臣和林诗函已经走到了她面前。

安雪臣刚才看到秦澜的时候就有些奇怪,怎么这样并不重要的场合,秦澜竟然会陪着韩如静一起来,以前,他一直觉得秦澜和韩如静不太对盘,可是现在,当他看到他们站在一起,他忽然有种错觉,如果不是知道这两人是兄妹关系,一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今天如静穿了一件宝蓝色的晚礼服,将她衬得神秘高贵,淡雅悠然。相较于林诗函清新可人,韩如静更显得温婉大方,却又带着神秘的诱惑感。安雪臣心里暗想:真是……该死的吸引人。

“林小姐,感谢光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秦氏集团的特别助理,秦澜先生。”韩如静巧笑兮嫣的为林诗函介绍。

林诗函看到秦澜的时候,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秦氏的太子爷,她当然有所耳闻,今日得见,偶然所闻非虚,甚至他只是这么安静的站着,就能散发出强烈的气场,淡定从容。甚至比安雪臣更胜一筹。

“林小姐,幸会!”秦澜也没有说什么废话,凭他阅人无数,林诗函对于他而言,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

“秦先生,您好!”林诗函伸手和秦澜握了一下,本来只是礼貌性的握手,没想到秦澜竟然暗自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林诗函想抽手却发现不行,心里正懊恼,抬头不悦的看了秦澜一眼,不曾想撞上了秦澜透着邪气的眼神,心里一沉,一时之间竟然芳心大乱,满面红霞。

倒是秦澜却在这个时候,不慌不忙的放手了。林诗函心里一轻,却有种莫名的失落,不禁心惊,这个男人,好像透着一股子邪。

“雪臣,聊两句。”秦澜也没理会其它,硬拉着安雪臣离开。安雪臣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韩如静和林诗函,把她们两个独自丢在一起,他还真是有些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