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安季明的警告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227 2013-07-09 15:19:49

  安雪臣正在处理一些文件,内线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安雪臣按下接通键后,秘书的声音传了过来:“安总,总裁找你,要您现在就上去总裁办公室。”

“知道了。把等会的会议推后一点,等我回来。”安雪臣有些奇怪,父亲最近似乎很少找他,好像公事上也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如此想着,却已经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的门口,安雪臣正要推门进去,秘书却拦住了他:“对不起,安总,大小姐现在正在里面,请您稍等。”因为知道安雪臣是恒安以后唯一的继承人,所以秘书对这位太子爷可是相当恭敬的。

“姐姐刚进去吗?是约好的吗?”安雪臣心下觉得有些奇怪,姐姐回来后自己好像也没有见过她,说来姐姐真是可怜,本来嫁给姐夫也算是风光一时,没想到,姐夫竟然意外过世了,姐姐也没有一儿半女,像姐夫这样的豪门大族自然是容不下姐姐的,于是姐姐就回来了。

“没有预约,大小姐是忽然来的。所以只能请安总等等了。”秘书恭敬的说,人家的家事,他可不敢多嘴,“安总喝什么,我给您准备。”

“不用了。”安雪臣摆摆手,独自一人在沙发上坐下了,没一会儿功夫,却看到总裁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安雪晴从里面走出来,脸色不是很好,眼中似乎还有泪光。

“姐姐,你怎么了?”安雪臣站起身来,迎上去问。

“哦,雪臣啊。我来找爸爸有点事……”安雪晴的语气很低落,硬挤出来的笑意也显得难看,“说起来,回来后还没有见过你。”

“姐姐,是我不好,应该早点去看你,只是实在太忙……”安雪臣觉得有些歉疚,从小姐姐就待他很好,姐姐经历丧夫之痛,自己应该去看她的。

安雪晴因为弟弟贴心的话差点落泪,温婉的笑道:“说什么呢!男孩子应该以事业为重的。”

正说着,秘书不好意思的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安总,总裁请您进去。”

安雪臣沉吟了一下,说道:“姐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去我办公室等我,我想和你聊聊。”

“好。你快进去吧。”安雪晴顺从的点头。

安季明的办公室里气氛显得压抑,此时安季明正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生闷气,这些个儿女,真真是要气死他才甘心。

“爸爸,您找我?”安雪臣也不知道情况,问道。

“你们这些个不肖子,真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吗?”安季明的声音明显上扬,显得怒气冲天。

安雪臣不明就里,疑惑的问道:“爸爸,您这是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安季明转过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照片,扔到了安雪臣面前,沉声说道,“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安雪臣拿起照片,翻了几张,脸色也变得难看,这些,竟然都是昨晚和如静在一起的照片,不可置信的问:“爸爸,你跟踪我?”

“你怎么能和韩如静搅在一起,难道你一点都不怕吗?你忘记你哥哥是怎么去的吗?”安季明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不可置信和痛心疾首。

“爸爸,哥哥的事怎么能怪如静呢?”安雪臣有些不能理解,连父亲都是这么想的吗?是如静害死了哥哥吗?

“难道不是吗?我好好的一个儿子,就这么没了。”安季明想到这里,就心痛的无以复加,“可你,还和她纠缠不清,你哥哥的教训,难道不能让你收手吗?”

安雪臣的脸色暗了暗,知道父亲认定的事情,自己无论如何和他争辩都是无济于事的,却坚定的说:“爸爸,那我也直接的告诉你,这辈子,我只爱她一个人,谁也代替不来。”

“你……逆子……”安季明抓起桌上的杯子,就朝安雪臣砸了过去。

安雪臣偏头躲开,杯子在地方发出清脆的破裂的声音。

“你有种,我也告诉你,我不会承认她,只要有我在一天,她都别想进我安家的门。”安季明气急败坏的叫嚣。他就不明白,两个儿子都找了韩如静的什么道,就这么死心塌地的对她。

安雪臣也不想再和父亲谈下去,转身要走。却听到安季明又说:“你记住,我们和W&G的合作才刚刚起步,他们愿意和我们恒安合作,原因你心知肚明,要是林诗函知道这件事,什么后果你心里明白,你自己好自斟酌吧。”

安雪臣这才停了停脚步,却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父亲讲的厉害关系他并非不知道,只是,他也要陷入这样的商场政治中,他实在是不甘心。

安季明重重的叹了口气,真是孽债啊!原本,他也不是反对和韩家来往,只是当年的事情之后,他和韩道渊分道扬镳,就绝无再和平相处的可能。没想到,这些孩子…...现在连林遇齐的千金都牵扯进来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安雪臣回到办公室,脸上的表情还没有缓和下来,父亲的话让他心里烦躁至极,现在看来,林诗函还真是他的大麻烦,有她在,如静就算是放下了自己心里的包袱,也会心有芥蒂的,可是,这件事情解决起来的确困难。算了,安雪臣定了定神,摒弃了心里烦乱的想法,还是先解决了三方会谈再说。

此时安雪晴正坐在安雪臣办公室的沙发上,刚才和父亲的谈话还在她的脑海中回响,对父亲的做法,心里不是没有怨恨,从来,父亲都是厚此薄彼,对于她这个女儿,从来都看中利用价值,而不是她真正的需要。当年根本不管她的意见让她嫁人,以谋得公司更大的利益。现在,她的这点小小要求,父亲仍不愿满足她。怪就怪她太懦弱,不懂得抗争。

“姐姐,刚才和爸爸谈的不愉快吗?”安雪臣收拾心情,故作轻松的问道。

安雪晴摇头,说道:“没什么,这是意见不同而已。”心里不愿让弟弟知道,安雪晴掩饰的说。

“姐姐,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也许我能帮的上忙?”安雪臣在安雪晴的对面坐下,口气温和的说,姐姐一定是遇到了犯难的事情,不然不会如此,他的印象中,姐姐一向内敛,也不愿意麻烦别人。

安雪臣的话安雪晴的心里一震,自己一直都把雪臣当做没有长大的孩子,殊不知他现在已经是恒安的顶梁柱,是可以杀伐决断的人,也许他真的可以帮助自己呢!犹疑了片刻,安雪晴终于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我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整天在家里什么事情都没有,所以我原本想来和爸爸商量进公司帮忙,可是爸爸拒绝我了……”安雪晴的声音里透露着深深的难过。

意料之中,安雪臣在心里计较着,姐姐是丧夫住回了娘家,对于父亲来说就是姐姐没本事,被夫家赶了出来,如此,他巴不得没人知道姐姐已经回来了。如果公然让姐姐在恒安做事,岂不是会人尽皆知,父亲好面子的脸可没处搁了。虽然父亲的想法让安雪臣不齿,可是现在恒安仍旧是父亲做主,自己也没有人事处决权,于是想了一下说道:“姐姐如果真的觉得呆在家里无聊,不如开家小店……”

“开店?”安雪晴讶异的说,自己从来没想过。

“对呀,姐姐有什么喜欢的,或是什么特长,就经营一家这样的小店,规模不需要太大,当做是打发时间好了。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安雪臣分析着利弊,这个主意的确很不错。既避开了父亲,又成全了姐姐。

连安雪晴听得眼睛也越来越亮,她怎么没想到。可是……她没有这么多资金,说实话,这些年在夫家过的并不富裕,也没有攒下什么私房钱。“可是……”安雪晴犹豫的想开口,却又不知道怎么说。

“姐姐放心,其它的都不用想,只管回去考虑一下经营的模式,其他的当然是弟弟替你包办了。”安雪臣知道姐姐的困窘,自己先安排了一切。

安雪晴心里满是感动,几乎是热泪盈眶,忍不住就要哭出来了。她从来没想过,在这个家里,对她最好的竟然是雪臣。“雪臣,难道你心里就不怨恨我吗?当年……”

“姐姐不要说了。”安雪臣打断了安雪晴的话,当年的事情,并不能分出对错,只是大家的立场不同而已,“雪宁也是你的弟弟,你那么做并没有什么错。再说,都过去了,雪宁都不在了,还计较什么……”

安雪晴没想到安雪臣会这么通情达理,她一直觉得当初对不起雪臣,所以这些年也一直不敢面对他。“雪臣,谢谢你,能谅解!”安雪晴这次倒是诚心的感激。

安雪臣只是笑笑,没有多说,话到了这个份上,再说下去反而矫情。他并不是不怨恨,只是既然结果已经如此,除了努力走下去,再怨恨也无济于事。安雪臣递了一片纸巾给安雪晴,转移了话题:“姐姐考虑好了就打给我。我还有会要开,就不留你了。”

安雪晴赶忙擦干眼泪,她哪里不知道,只是逐客令,现在的雪臣,时间宝贵的很,她已经耽误他了。“哦,你忙,我先回去了。耽误你的时间了。”说着赶忙站了起来。

“不碍事。有什么需要记得告诉我。”安雪臣也没有废话,只是承诺自己做的到的事情。

安雪晴走到门边,忽然停住了,她很想问问雪臣和如静如何了?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还是不敢问。叹了口气,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