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艰难的谈判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580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和安安看到安雪臣的时候都有些发愣,到是安雪臣不自在的先开口问:“怎么那么久?”

韩如静看了他一眼,走进电梯才说:“刚才在大堂碰到了安董事长。”

哦?安雪臣的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会碰到了父亲?当年的事情……父亲一定没给如静好脸色看。迟疑的,安雪臣问:“父亲,没有为难吧?”

韩如静轻轻笑了一下,大庭广众之下,像安季明这样要脸面的人,怎么可能明理为难她一个姑娘家。虽是如此的想,却也只是淡然的说:“没什么,多年不见,闲话家常而已。”

此时电梯正在上行,安雪臣和韩如静并排的站着,安雪臣侧目看了一眼韩如静平静的面容,如此轻巧的一语带过,她,是已经忘记了,还是不愿再想起。难道,那些过往,真的已经随风逝去,安雪臣忽然有些心惊,他似乎不能笃定,如静的心……

心思各异的几个人,没有再说话,电梯里沉闷的气氛,凝滞到了极点,韩如静心里微微的疼,原来,他们的每次见面,真的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电梯抵达会议室的楼层,门开的时候,安雪臣倾身在韩如静耳边说:“放心……”只说了这两个字,就率先走了出去。

韩如静呆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却也没有多想。跟着走向会议室。

此时会议室里的林诗函有些气恼,韩如静还真够打牌的,让自己自这里等她,却迟迟的不出现,更让她气愤的是,安雪臣竟然还出去亲自迎接她,嘴上说什么他是东道主,当然要尽地主之谊,其实她心里明白的很,以公谋私。

林诗函的脸上浮现出不甘心的表情,前几天她和父亲通电?话,本想让父亲撤换到秦氏的谈判代表,可是父亲却说这是秦氏内部的事情,他不好插手。还告诉她要想得到安雪臣的心,不能表现的那么急切。所以,她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在这里等韩如静这个女人的到来。虽然,她一点都不想见到她,只要有她在,安雪臣的眼光就只会落在她的身上,可是,她必须忍耐,安雪臣,她志在必得的……

会议室的门忽然打开,林诗函抬眼看过去,安雪臣的身后跟着韩如静,以她挑剔的眼光,还是不禁要公平的说一句,这个女人的妆容和衣着搭配,真是让人挑不出毛病。明明是一张像娃娃一样娇贵的脸,却愣是折射出自信干练的气度。她,也许要重新评估韩如静的实力。

“韩总监,真是贵人事多,还挺守时的,一刻都不差。”林诗函抬手看看腕上的表,似笑非笑的说道。

韩如静却也不甘示弱的回道:“商场上,时间宝贵,每分每秒都能产生利润,守时不是美德吗?刚才,在楼下刚巧碰到了安董事长,顺便聊了几句,应该没耽误大家的时间吧。”对付林诗函,绝对不能示弱。

一听韩如静是和安董事长聊天,林诗函一时语塞,那可是安雪臣的父亲,也是她想极力讨好的未来公公。韩如静的话无非实在告诉她,她和安雪臣的父亲很熟,这个女人,绵里藏针,一点都不简单。

“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就开始吧。”林诗函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她倒要看看韩如静是哪路神仙,这么短的时间里能给出什么出彩的方案。

韩如静也不罗嗦,环视了一下会议室,发现在座的大都是林诗函及安雪臣的人,自己这边倒显得势单力薄。不过,谈判不在人多,而在据理,她深谙此道。看到安雪臣也坐了下来,默不作声的看着她,韩如静示意安安把幻灯打开,开始介绍她的策划案。

一旦进入了角色,韩如静就没在理会其它,包括林诗函咄咄逼人的目光,和安雪臣深不见底的凝视。台上,韩如静口若灿连,滔滔不绝,思路清晰,条理分明。台下,安雪臣的目光一直追着她,几曾何时,他的娃娃,竟然能散发出这么强的感染力,能瞬间就吸引别人的目光。如静本就生的漂亮,现在又散发着如此强烈的自信,那种无法掩盖的光芒,忽然让他觉得炫目。很早以前,他就知道,如静,绝不会只是他的娃娃。而他,也绝对不能对她放手,只是……其中的变故,让他们不能再回到从前……

林诗函从韩如静的身上收回目光,按理说她也是从小就众星拱月的让人捧在手心里。可是,这个韩如静确实有吸引人的气质,不单单是因为她的美貌。林诗函有些气结,转头看向安雪臣,只见安雪臣的目光牢牢的盯着韩如静,深邃的让人心惊。林诗函忽然觉得心里闷得难受,沉声打断道:“等一下,这里的成本合计我不是很清楚,麻烦韩总监再重复一遍?”

话音刚落,其他人都奇怪的看着林诗函,明明秦氏的案子做的很清楚,他们都一目了然,怎么林小姐反倒听不懂了呢?众人不明就里,安雪臣的脸色却沉了下来,林诗函,这是故意找茬吧,心里的怒气逐渐的酝酿上来,正想发作,却听韩如静微笑的说道:“林小姐如果不明白,那我就在解释一次。”

其实韩如静心里明镜似的,林诗函哪里是不明白,不过是鸡蛋里挑骨头罢了。她也没指望林诗函能好心的让自己一次过关,这点小要求,她也不会和她计较,大客户,哪个没有点脾气。

听到韩如静这么说,安雪臣也忍着没有出声,却眼神阴郁的扫了林诗函一眼,表示不满。林诗函假装没有看到,心里却上了火:好你个安雪臣,我就小小刁难了一下,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为她打抱不平。你眼里心里,到底全都是她。那就怪我…….

如此本来简短的汇报,硬是在林诗函的打扰下断断续续的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连旁人都看出了端倪,怀疑林小姐是不是原本就和韩总监有仇,如此刻意的为难人家。会议室里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这是我们一个总体的合作方案,具体细则还有待大家一起讨论磋商。耽误大家宝贵的时间,谢谢大家。”最后,韩如静终于结束了漫长的陈述,暗自舒了口气,终于让她讲完了,比她想象的情况好一些。林诗函起码没有中途就拂袖而去。

一旁的安安连忙递上一杯水,韩总监一定口干舌燥了,连她都看不下去了,这林小姐太刁难人了。根本就是故意的。

“大家都发表一下意见,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林诗函轻咳了一下,朗声开口问道。

众人却没有做声,说实话,一来,秦氏的策划案没有什么明显的毛病,况且只是个大的总方案,具体细则都没有制定,这样的情况,第一场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一般激烈的争论都会在后面细则的制定方面,大家为了各自公司的利益,也许会争的头破血流。二来,林小姐和韩总监明显的不对盘,他们还看不清情况,不敢贸然出手。这些在商场上混久了的人精,那个不是见风使舵的主。

见众人都不吭气,林诗函冷冷的笑了一下,说道:“那我来说两句,总体上方案没有什么问题,但关于利润的分配,恒安集团的部分,是不是要在商榷一下?”

林诗函的话音刚落,安雪臣和韩如静同时抬头看了她一眼,心中都掠过一个想法:这话,什么意思?

“林小姐,您的意思是……”韩如静有些保留的问,在商言商,她不会以为林诗函是想把W&G的那部分利润分给恒安,那么,剩下的就是要她秦氏再分出一部分喽。这如意算盘打的,既讨好了恒安,又给她出了个难题,挺绝的。

林诗函漫不经心的说道:“韩总监那些聪颖,岂会不明白我的意思。你们作为W&G在中国的总代理,利润空间相当的大,那么,适当的分些给恒安,也无可厚非,毕竟,我们可以找的合作伙伴,不止秦氏一家。”

这话的意思已经相当的明显了,就是秦氏不可能再一头独大,一碗羹两人分了。可是,如果韩如静轻易的让了步,就损害了秦氏的利益。

同样的,安雪臣这是也只能保持沉默,林诗函明里是帮恒安集团争取利益,他不可能出来反对,若是他默认了,那韩如静那里,也不好交代。林诗函这招连消带打,确实挺高的。以前,他还小看了她。况且,他一个中间方,的确不能发表太多的意见。

“林小姐的意思,我明白了。这么大的事,我要向董事长汇报才能答复你。不过,林小姐也别忘记了,我们秦氏是你们在中国长期的合作伙伴,贸然说要撤换的话,对贵财团的利益也是有影响的。”韩如静并没有被打压,言语中无不有警告的意味。商场上,敌人和朋友并没有明显的界限,有的只是最大的利益。W&G失去秦氏,也意味着失去利益。

被韩如静反将一军,林诗函面上有些不快,怏怏的说:“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改天再约时间细谈。”

韩如静也不恋战,反正来日方长,打的就是持久战,她也没想过一击即中。所以跟着站了起来,说道:“好的,初次合作,我定了酒店,请大家一起吃个饭,权当认识一下。”

“我看,不必了。中国人这些餐桌上谈生意的方法,我们不太适应。”林诗函冷淡的拒绝了,和韩如静同桌吃饭,她还真会消化不良。

“那下次吧,我们就先告辞了。”韩如静也没理会林诗函的话中有话,淡淡的颔首后就走出了会议室。林诗函夹枪带棒的话,她可不想再听。

会议室里,安雪臣也打算起身离开。林诗函忽然轻讽的说道:“怎么,来了去接,走了还要去送吗?”

安雪臣转过身,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诗函,他一直觉得她是个温文可爱的女孩子,没想到……“我作为东道主,这是中国人起码的待客之道,也许你在国外呆的太久,都忘记了老祖宗是礼仪之邦。”安雪臣的语气严厉,这句话是为了教训林诗函刚才的出言不逊的。刚才他一直想插话,无奈韩如静表现的太镇定,无论林诗函多么的咄咄逼人,她都是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让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但并不代表他赞同林诗函的做法。

“你……”看着安雪臣决然离开的背影,林诗函忽然觉得委屈,她这么的全心为他着想,却换来他的冷言以对,他凭什么这么对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