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老爷子松口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64 2013-07-09 15:19:49

  秦家老宅子还是原来的模样,已经好几年不曾来过这里了。韩如静下车的时候不禁对着大宅发了一会愣,是从第一次来这里开始吧,自己的人生轨迹就有了变化。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样子了,这些年,并不太和老爷子联系,总是不能和他亲近,又或是,心底仍旧懊恼当年他逼迫她离开,终究是失了和安雪宁的约定。

秦澜把车子交个了司机,就看到韩如静一个人发呆的样子,有些好奇的问:“怎么,睹物思情吗?”

“这里,可全是不好的回忆。”韩如静颔首淡淡的说,挪动了身子拾级而上。

秦澜在她身后笑笑,并不言语,跟着她走进了大厅。这个妹妹说话,有时过于犀利。殊不知,他自己调侃起人来也是如此。

秦老爷子早就在书房等候了,听说韩如静要来,心里倒是挺高兴的。这个女娃总不爱来,还在生他这个老头子的气。其实他心里很中意这个孙女,如此这番功夫也是为了能磨砺她,更好的守住秦家的家业。

韩如静和秦澜一前一后走进书房,秦澜恭敬的叫了一声:“爷爷。”

秦老爷子只是略略点头,看向韩如静,韩如静迫于他的目光,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董事长。”

秦老爷子的脸色变得晦暗,沉声说道:“这里是秦家的宅子,也这么生疏吗?”

“我今天有公事想和您汇报。”韩如静假装没听到秦老爷子的斥责,继续说道。

秦老爷子也只能干瞪眼,坐回书桌前的皮椅里,语气不佳的说道:“什么事?说吧。”

韩如静也不含糊,直奔主题:“今天我和W&G财团以及恒安集团进行了洽谈,W&G的项目负责人提出要我们抽取一部分利润给恒安集团,不然他们可能会更换合作方。”

秦老爷子听到这话,面上一沉,心里不禁冷笑,林遇齐,也学会给他使绊子了吗?“他们的负责人是谁?”

“是林遇齐的小女儿林诗函。”韩如静照实回答。

秦老爷子听了冷哼一声,说道:“小娃娃,也敢来挑衅。你该不会连个小娃娃都对付不了吧?”

韩如静没理会秦老爷子的激将法,每次给她使这招,一点新意都没有。接着说:“我想,既然出现了第三方,我们如果完全不让步,可能会促使他们直接转向与第三方合作,但是,在第三方的佣金方面,W&G应该和我们一样公平的支付一部分。”

秦老爷子沉吟了一下,才问:“可是,他们会这么轻易松口吗?”

“董事长只管给出我们能让步的限度,其他的交给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韩如静也不罗嗦,直接的打包票。

“好!”秦老爷子的眼底出现了一抹淡淡的激赏,果然是他的孙女,能进能退,欣喜的说,“我就给你这个权利,你能让她们让多少,我们就让多少,这下满意了吧。”

秦老爷子的底线让的连原本坐在一旁的秦澜都有些吃惊,这精明的老头,难道不怕如静让的让他血本无归吗?看来老爷子还真是打心底里喜欢如静。

“那就先谢过董事长对我的信任了。我一定为公司争取最大的利益。”韩如静也没想到老爷子今天会这么痛快,她还以为不知要磨多久的嘴皮子呢?“要是没别的事,我先告辞了。”韩如静微微躬身,算是告辞。

“我吩咐了厨房,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秦老爷子淡淡的说道。

“不了,我还有些公事要处理,先会公司了。”韩如静婉言拒绝,和老头吃饭,她怕消化不良。

看着韩如静出去,秦澜也站了起来,跟着往外走。秦老爷子见状,立即竖起了眉毛,厉声道:“你呢,不吃饭吗?”

“爷爷,我还是陪美女妹妹要紧,您就自个儿吃吧。你要是多几个孙子就不寂寞了。”秦澜皮皮的说道,跟着闪出了书房。他才不要和老头大眼瞪小眼的吃饭呢,肯定食不下咽。

最后剩下老爷子一个人在书房生闷气,这些个不肖子孙,都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根本不能体会他的用心。还有,秦澜临了那句话什么意思?摇摇头,想着不禁心酸,拿起电?话说道:“秦安,晚上和小茹回来吃饭,有事和你们商量。”使唤不动孙子,使唤儿子总行吧。

“你和我一起走吗?”到了秦家的花园,韩如静看秦澜一直跟着自己,不禁问道。

秦澜挑眉说道:“我送你来的,就好人做到底,再送你回去吧。”

韩如静斜眼看了一下秦澜,笑道:“你忽然变得这么热心,我还真不习惯。”

“我一向都对你有情有义,只是你忽略了而已。”秦澜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禁想:自己也不知怎么了,对如静就特别的上心。生怕她受了委屈,难道哥哥对妹妹都是这样子的吗?

韩如静歪着头,呵呵笑了两声,坐进了秦澜的车子,说道:“为了报答你的有情有义,我就请你去你的酒吧喝酒。”

秦澜发动了车子,唇边却掠过了一丝笑容,说道:“上次才答应过我,怎么没几天又故态重演了。”

韩如静不依不饶的说:“为了这个案子,我都有很久没有放松了,秦澜哥哥就当可怜我这个被秦氏压榨的小员工,慰劳一下我吧。”

“你呀。一张嘴越来越不饶人了。可如何了得。”秦澜嘴上有些责怪,听起来却是十足的宠溺,也因为这样才让韩如静每次都在他的店里白吃白喝。

看秦澜没有生气,韩如静就开心的拿起手机开始拨号码了,嘴上一边还说:“哥哥就是答应了,那我叫墨兰一起来……”

“行,晚上就任你疯,不过,先去吃饭。”秦澜笑着,车子朝市区的方向驶去。

华灯初上的时候,“湛蓝”还不算特别的热闹,秦澜给韩如静预留的包厢里却已经坐了不少人。

韩如静碰了下程墨兰的手臂,小声的问道:“喂,严景晨怎么也来了?”

程墨兰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严景晨,说道:“和你通话的时候被他听到了,听说来这里,非要跟来。甩都甩不掉。”

“是怕你喝酒吧,真是管的够宽。”韩如静有些不屑的调侃道。

程墨兰装出一副烦恼的样子,却问:“你的秦澜哥哥怎么今天这么好说话?”

韩如静把眼睛瞟向正和严景晨交谈的秦澜,只见两人说的还挺热闹,男人的话题,她永远听不懂,也不想知道。“那是,我可是给秦氏做了个大项目,还不要犒劳一下我。”

“呦,现在倒是把秦澜当做一家人了,活像秦氏是你第二个家,哎,我们家如清哥哥真可怜,被妹妹活生生的抛弃了。”程墨兰唱作俱佳的演着,还说,“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叫如清哥哥一起来呢?快点,现在打给他……”

韩如静了然的打量了程墨兰一眼,打趣道:“程小姐胆子倒是不小,严景晨在这里还敢宵想我的如清哥哥。也不怕严景晨把你给办了……”

程墨兰却也不甘示弱的说:“说真的,我很好奇,这么多年你和安雪臣真的是清白的吗?”

一提到安雪臣,韩如静就沉默下来了。刚好这时秦澜走了过来,说道:“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招呼一下客人。”他这个老板不算尽责,很少和客人联系。

“姓严的,你也出去吧。我们两个女的说话,你在一旁怪没意思的。”程墨兰在一旁催促着严景晨离开。

严景晨默默的看了程墨兰一眼,站起来走了出去。他在,晾她也不敢乱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