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秦家的酒会(1)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202 2013-07-09 15:19:49

  秦家的酒会在市里最大的五星级酒店举行,这次竟然破天荒的没有限制记者的到访,因此各家媒体也都摩拳擦掌,早早的等候在酒店门口,要知道秦家的新闻并不好挖,据可靠消息透露,这次秦家会有大事宣布,秦家有新的成员要加入了。这巨虎就是本市最大的商界新闻了,要知道,秦家仍旧是迄今为止本市最神秘的商界神话。

程墨兰也在这一群记者当中,摄像师傅和她搭档多年,颇有些无奈的说:“小程啊,你明明可以进去的,干嘛非得和一众人一样候在这里苦等,这门口能有什么大消息,不过是能照着个人面就不错了。里面,才会有你要的独家。”

程墨兰却一脸的不以为然,说道:“何师傅你有所不知,我知道这里没什么新闻可挖,但作为新闻人最重要的是任何事都要亲力亲为,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和过程。”

看着眼前满身冲劲的年轻人,摄影师傅有些无奈又有些感慨,心里唏嘘不已,年轻就是好啊,忽然就这么遥想起当年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只是岁月这把杀猪刀,真是一点都不饶人啊。

现场陆续有豪车到来,下来的都是政商两界有名的人物,由此可见秦家今天的排场的确十几的大。每下来一个人,都会激起一片闪光灯的此起彼伏,也会有很多记者冲上前去提问,这些大人物的一举一动,随便透露个什么消息,都能让他们有了添油加醋做文章的材料。

这时现场发出了一阵前所未有的骚动声,只见一辆黑色宾利里走下一名面无表情的男子,冷峻的容颜犹如刀刻一般刚毅,纯黑的手工定制西服更是将他肃然的气质衬托的更加强烈。

人群中传来不算小的议论声,闪光灯更是此起彼伏。

“你们看,是祁总耶。”

“是啊,没想到他也会来参加秦氏的招待酒会,他不是一向和秦氏没什么生意来往的吗?”

“就是啊,祁总是这几年冒得最快的新人企业家,没人知道他什么来历,一上来就以雷霆之势收购了好几家面临破产的公司,并很快在他的重组下扭亏为盈。真是商界黑马。”

“我还听说祁总至今没有婚配,更是没有什么花边新闻,洁身自好的很,是钻石单身汉呢!”一旁有个女记者还花痴是的说,看来不管多着冷的男人,只要你够身家,就不怕没人肖想。

程墨兰的眼前也是一亮,她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这个神秘的祁总。如静早和她说过了,秦家人早就从后面的贵宾通道到达会场了,她在门口等着,就是为了这个冰块一样的男人。

程墨兰朝摄像师傅一挥手,就在众人还在犹豫是否上前采访的空档窜了上去,虽然男人的身上散发着强烈的生人勿近的冰冷,但也阻挡不住程墨兰的好奇心。

“请问祁总,您平时甚少出席酒会,今天怎么会出现在秦家的招待酒会上。您有什么目的吗?”程墨兰把话筒举向寒气逼人的男人,不怕死的问道。

祁晔的眼神冰冷的扫向程墨兰,很好,挺有勇气的女人,他还很少见到有人不被他身上的肃杀之气震慑的。他忽然起了一丝戏谑之心,嘴角微微向上,却看不是是不是在笑,也许是一个浅的不能再浅的笑意,薄唇吐出冰一样的几个字:“想知道?进去就知道了。”

说着也不等程墨兰什么反应,径自朝大门走去,已经有保安来阻挡正要争相向前的记者们。程墨兰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个传说一向寡言少语的祁总,竟然刁难了她。里面,可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去的。

秦家酒会的会场里,已经是宾客如云,觥筹交错,这样的酒会无疑是社交的好地方,老板们四处拉拢人脉,寻找商机,太太们相互攀比打扮,暗自较劲,而名媛们则暗暗的寻找金龟婿,要是能觅得如意良君,不是人财两得的好事。

安雪臣和父亲一起来的,父亲已经和商场上的老朋友一起聊生意经去了。他和严景晨一起坐在隐秘的角落聊天,身边是硬缠着要一起来的林诗函,由于林家的产业多在国外,倒是很少有人知道林诗函的身份,都以为是安雪臣的女伴,倒也没有引起十分的关注。

“Ella,饿的话可以先去那些吃的。”安雪臣对一旁亦步亦趋的林诗函说道。

这样明显想支走她的话,林诗函岂会听不出来,不过为了维持她的好形象,于是乖巧的说道:“好的,那我先失陪了,严先生。”

严景晨含笑点头,也不知道现在到底什么情况,等到林诗函走远后才问:“这位林小姐,是何方神圣?”

“他们和秦氏的合作,我们公司是第三方。”安雪臣含糊的解释道。

严景晨偷笑着,揶揄的说:“我看没这么简单吧。她的醉翁之意好像在你呀。”

安雪臣抬头看了严景晨一眼,有些不悦的说:“没有的事,胡说什么!”

“在我面前装什么。”严景晨不满的说道,“这事,如静怎么说?”

说到韩如静,安雪臣的心里顿时复杂起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正在这时,宴会厅里忽然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安雪臣顺着人群的方向看过去,发现走进来的竟然是祁晔,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男人,他也是略有耳闻,只是没想到秦家竟然能请动他来出席。

周围的人纷纷小声议论着,却也没人敢轻易的上前搭话,很多名媛淑女们虽然眼中都冒着羞涩的仰慕的光,也只是偷看而已,不敢有什么动作。这个男人不易亲近,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别和我说话。

这时作为东道主的秦安和秦澜父子已经迎了上去,客气的和祁晔寒暄,显然而是有些意外祁晔竟然真的回来,他们当初只是例行公事的发了请柬。

“秦家倒是厉害,这几年,甚少有人能请的动祁晔,况且只是这样的酒会。”严景晨自言自语的说着。

安雪臣也是心里觉得怪异,却想不通这其中的症结。正犹疑间,已经回来的林诗函不明所以问:“BEN,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头?怎么大家的表情都这么惊讶。”

“一起黑马。”安雪臣也不想解释,只是语焉不详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台上的灯光忽然亮了起来,在韩如静的搀扶下,秦家老爷子一步步走上了礼台。众人的目光也跟着转向了秦老爷子那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