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秦家的酒会(3)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203 2013-07-09 15:19:49

  包房里的气氛显得沉重凝滞,空气里只有微弱的呼吸声,祁晔和秦澜各自占据着沙发的一角,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亦没有做什么交流。

秦澜偶尔抬几下眼皮,暗中观察着祁晔,这个本市近几年异军突起的黑马,向来低调而神秘,几乎没有什么绯闻供大家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因为秦家几乎和他没有任何的商业关系,所以一向是各走各的阳关道。今天这样的场合,祁晔会提出单独约见老爷子的要求,让他和父亲都有些意外。以秦澜的敏锐触觉,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事有蹊跷,而祁晔完全收敛的气息,让他有些琢磨不透。很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好像第一次见到如静,也是这样的感觉吧,全然内敛的情绪。想到如静,秦澜的眼中忽然有了几丝笑意,刚才他看到了,这丫头今天,似乎漂亮的让人炫目。

祁晔双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手指无意识的敲打着,半垂着眼眸,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知道秦澜在观察他,但么有丝毫的窘迫感。他来之前也做了功课,知道这是秦家唯一的嫡孙,自然地位超凡。可看起来却没有一点富家子弟的不良习气,比他小一些岁数,与他这么有压迫感的人对坐着却丝毫没有慌乱,这份从容镇定,也让他心底钦佩。秦家的家教果然如外界所传的严格,光是看这个嫡孙就可见一斑。

“秦先生的妹妹,很漂亮。”静默的空气中,祁晔忽然突兀的说了一句。

秦澜倏然抬头,半眯起了眼睛,心里生出了一丝怪异,虽然如静确实是今天的主角,可祁晔这话,什么意思?

“祁总,过奖了。”秦澜选择了保守的回答,他还没有弄清楚祁晔真正的意图。

祁晔的手指还在沙发背上敲打,像是在思考什么,一会儿之后抬头冷然的盯着秦澜说道:“不知……令妹有没有许配人家?”

秦澜的心里顿时涌上了不悦,祁晔的话让他很不舒服,面色也沉了几分,这个祁晔,竟然打起了如静的主意,她是看中了如静的美貌,还是如静背后秦家的力量。秦澜可不认为祁晔是因为喜欢上了如静,他们应该是陌生人吧。“现在自由恋爱的年代了,婚姻早就是自己做主了。”秦澜也不回避祁晔的注视,淡淡的说道。

祁晔的唇边划过了一抹及其微弱的冷笑,清冷的声音在偌大的空间里回荡:“秦先生还真是个开明的兄长,不过,秦董事长不知是不是这么想的?”

秦澜的目光变得宾冷,脸色肃然的看着祁晔,现在他可以肯定了,祁晔就是来惹是生非的,莫非,是和秦家有什么过节?

看到秦澜的表情,祁晔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抹怪异的浅笑。这时,包房的门打开了,秦老爷子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秦安和韩如静,祁晔的腾地收起笑容,又恢复了冰山的样子。

秦老爷子在祁晔的对面坐下,开口问答:“祁先生找我,有何指教?”

“秦董事长面前,我这个后辈何谈指教二字?”祁晔的语气还算客气,可说出来的话仍是带着凝滞的声线,“今天看到秦董事长喜事临门,找回了才貌出众的二小姐,不如,我再给您喜上加喜,来个双喜临门?”

祁晔的话,让秦老爷子也猜不透玄机,毕竟是老,江湖了,秦老爷子脸上也没有波澜之色,只是淡然的问:“哦?祁先生给我老头子锦上添花,老头子先谢过了。”

一旁的秦澜心里却有着暗暗的吃惊,祁晔刚才和他的对话,现在又这么说,如果他没想错的话,祁晔的目的应该是如静吧。想到这里,秦澜的心瞬时烦躁起来,别的男人对如静如此明显的企图,让他郁结到了极点。

“秦董事长先别急着道谢,我是个商人,必定不会做亏本的买卖。秦董事长不如先看看这个。”祁晔的秘书这时已经进来了,把一纸文件放在了秦老爷子面前。

秦老爷子接过来只看了一眼,脸上顿时松动了。这是一张地契,正是他们集团今年最大并购案中唯一一块无法买下的地皮。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去无法查到这块地的主人,原来……看来这个祁晔是有备而来了。

“那祁先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秦老爷子是个脑筋及其活络的人,他可不认为祁晔会把这块地拱手相让。

祁晔扬了扬嘴角,玩味的说道:“原先,我是想和秦氏合作来着,不过……刚才我改变了想法,秦家的二小姐,真是深得我心,我想……要她。”

祁晔忽然站起来转身,朝一直站在远处的韩如静伸手,脸上竟然有了一丝笑意,说道:“二小姐,好久不见!”

韩如静刚才一直是百无聊赖的和秦澜挤眉弄眼,反正她也不关心祁晔的事情,不过是个陪衬而已,知道听到祁晔的要求,她才清醒过来。这是,把她作为买卖了吗?韩如静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一团火,正想看看这个男人什么样,没想到却抬头看到了一张记忆里的脸。那个撞了她的人,那个冰块男……

一时之间,韩如静倒也反应不过来了,只是机械的保持着礼貌,伸手和祁晔握了一下,说道:“祁先生,您好。”

“二小姐真是让人好找。”祁晔的话说的暧昧不清,连韩如静都被他弄糊涂了,忽然祁晔转身对着秦老爷子说道,“三位秦先生可以商量一下,不过,我想和二小姐单独谈谈,毕竟,二小姐才是当事人不是吗?”

说着,也不等其他人的反应,径自的把韩如静拉出了包房。秦澜正想去追,没想到秦老爷子忽然开口制止:“秦澜,不许去。”

“爷爷……”秦澜不满的叫嚷。

“先看看,我们秦家的宴会,想来他也不敢如何放肆。”秦老爷子垂下了眼眸,说道。

“难道爷爷真要因为这么张地契,把如静卖了吗?”秦澜厉声质问道。

一旁的秦安听到儿子如此大声的和父亲说话,训斥道:“秦澜,怎么和爷爷说话的?”

“今天爷爷才公开的认回了如静,转身就让她跟祁晔走了,这算怎么回事?让外面的人怎么想我们秦家。”秦澜声声的质问,并不是祁晔的话让他乱了方寸,而是他看出来祁晔和如静原先定是认识的,这才是秦澜心烦意乱的原因。

“好了,这事我自有主张,你们都给我闭嘴。”秦老爷子沉下了脸,重重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