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螳螂扑蝉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039 2013-07-09 15:19:49

  大家都出去了之后,包房了只剩下韩如静和秦澜两人,韩如静看到秦澜没有要走的意思,知道一定是有话要问,刚才一连串的变故,一般人都会想到她和祁晔是旧识吧,只有她自己知道,根本就是个误会。

“有什么要问的?”韩如静也不急着走,挨着沙发坐了下来,这一天都陪着老爷子,还要强装笑容,她觉得自己的脸皮都要笑得僵硬了,现在很想休息一下。

秦澜也坐了下来,开门见山的问道:“你和祁晔,是怎么回事?”

“你说巧不巧,他就是上次撞了我车的那个人。”韩如静回想起来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秦澜一脸的不认同,上次他就觉得事有蹊跷,偏偏如静就觉得纯属意外,他都觉得如静有时候挺精明的,有时候又单纯的让人吃惊。“你还觉得那是个意外吗?”秦澜阴测测的问道。

“本来就是嘛!秦澜哥哥,你不要把每件事情都想的那么复杂,哪有这么多预谋呀。”韩如静还一副天真无知的样子,觉得秦澜步步为营的太过小心了。

秦澜摇摇头,决定不再和韩如静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反正他们各自有理,谁都说服不了谁。索性转移了话题:“刚才,他和你谈点什么?”

韩如静疑惑的看了秦澜一眼,这是他们的私人谈话,秦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刨根问底了。“你不是听到了,就是他让我负责秦氏和他们的开发合作案。”韩如静避重就轻的说。

“是吗?”秦澜明显不相信的反问,“就这么简单?祁晔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

韩如静无奈的叹气,说道:“秦澜哥哥,我确实不知道祁晔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但就目前看来,他的确就只是想这样而已,你说,他这么好的提议,我有什么理由拒绝。”

秦澜垂下眸子想了一会,觉得韩如静的说法并没有什么问题,决定不再纠结与这个问题,却仍是淡淡的提醒道:“好吧,不过你自己小心,祁晔可不是好惹的主。”

“知道了。”韩如静心里觉得秦澜是过分警惕了,可是面上可不敢表露出来,最近,这个哥哥管的他有点宽,她可不想再听到他的碎碎念,于是站起来说,“酒会快结束了吧,我出去转转。”想来秦安发布如此大的消息,一定让媒体和各大集团议论纷纷了。

秦澜也站了起来,消失了这么久,他这个主人也该出现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其实挺招人的。”临走前还莫名其妙的说一句。

啊?韩如静不明就里的想了好一会儿,直到秦澜已经走出了包房,也没明白秦澜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甩甩头,不再去想,朝宴会厅走去。

宴会厅里已经有不少人在小声议论秦氏和祁氏合作的事情。这也可以算的上是大事件了,商界两大巨头的合作,大家自然有所猜测。韩如静也无心去听这些,倒是程墨兰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神秘兮兮的问道:“二小姐,有没有什么内幕呀?”

韩如静没好气的看了程墨兰一眼,说道:“什么内幕?该听的你不是刚才都听到了?”

“难道祁晔所说的就是这件事?”程墨兰自言自语的暗自思咐。可是,她怎么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呢。于是附在韩如静耳边讨好的问道,“你们刚才密谈了这么久,就没有什么独家可以给我吗?”

“密谈?”韩如静觉得好笑,“你哪里看到的?想象力还真丰富。”

程墨兰一脸我就是知道的表情,说道:“你们刚才一起消失了这么久,我要是这点职业素养都没有,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

“以你程大记者的能力,就算我不爆料给你,不出几天也能挖到内幕的不是?”韩如静调侃的说道,倒也不是她不肯说,确实没什么内幕了,到现在为止,她也不清楚祁晔的真正目的,“我去下洗手间,失陪。”

看着韩如静娉娉婷婷的走远,程墨兰鼓着腮帮子表示她的不满,虽然也并不是真的想从如静嘴里套到什么话,但如静好像越来越能忽悠人了。朋友和工作,程墨兰还是分的很清楚的。

“怎么啦?气呼呼的样子?”不知什么时候,严景晨走了过来。

程墨兰回头,还看到了安雪臣和林诗函,这个小美人,程墨兰可看她不是很顺眼。于是故意满脸堆笑的说:“我刚还在和如静讨论祁晔这个人呢!刚才他们进去私下谈了这么久,然后秦氏就宣布了一个这么大的消息,你们说,这祁晔什么目的呀?”

这话听起来就想入非非,原本和秦氏没有任何交集的祁氏,莫名其妙的出席了秦家的酒会,并和秦氏达成了合作协议,而且要秦家二小姐负责合作。这些事情串起来,足够让想象力丰富的人联想了。安雪臣的脸色看起来变得阴沉晦暗,一脸的若有所思。

程墨兰看到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一脸轻松的说道:“对了,安总,也不介绍一下你身边的这位美女?”

“你好,我叫林诗函,叫我Ella就行了,我是BEN的学妹。”一旁的林诗函倒是自觉地自报家门。

“那真是巧啊,刚好我和安总同届,也算是你半个学姐吧。走吧,陪我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说着也不等林诗函答不答应,拉着她就走了。还不忘向安雪臣眨了眨眼睛。

“去吧,那位林小姐,墨兰会替你照顾的。”一旁的严景晨自然是知道程墨兰的意思,支走林诗函,不过是为了给安雪臣一个可以和韩如静谈谈的机会。

安雪臣踟蹰了一下,默然的往韩如静离开的方向走去。他的确有太多的话想要问她。

“你们这双簧,演的不错。”秦澜不知又从哪里冒了出来,在严景晨耳边似笑非笑的说道。

“雕虫小技,让秦学长见笑了。”严景晨谦虚的说道,在秦澜面前,他也不敢托大。

秦澜默默的啜了一口酒,暗自思拊:今天这心里,怎么就这么的闷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