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韩家乔迁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293 2013-07-09 15:19:49

  韩家的乔迁之喜,韩如静在韩如清的命令下,要求她不论再忙都要抽空到场,韩如静当然不敢打马虎眼,再说,她自己也觉得家里搬家一点都没有帮忙实在不好意思的很,于是早早的挑了一份大礼送给父母。

顺着快速路往城郊开了大约半小时的时间,就看到有一片别墅区隐于丛林之中,这是一片新规划的高档别墅小区,十分的幽静,远离喧嚣,每栋别墅都相对独立,互补干涉生活,完全是为富人们倾力打造的“高大上”住宅。

如今韩氏的生意蒸蒸日上,父亲应该很放心把公司交给哥哥打理,自己和母亲在这青山绿水的地方养生,闲暇的时候去国外旅游度假,这才是惬意的享受人生。韩如静也很赞同父母搬来这里居住,虽然母亲很舍不得原来的老宅子,但在韩如清兄妹的说服下,并一再保证不会卖掉原来的房子,才答应来新家居住。

韩如静把车子在院子里停好,这栋房子比之前的更加宽敞,房子后面有一个很大的花园,旁边还开辟出了一块菜地,田园生活,偶然自得。韩如清第一次带入韩如静来看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这里,这也是韩如清毫不犹豫买下来的原因之一。

韩如静也没有进屋,倒是拎着两大袋东西朝花园走去。

韩如清早就在花园里坐等着如静,看到如静手里拎了两大袋东西,不禁好奇的问:“什么东西?搬家似得。”

“给爸妈的乔迁大礼。”韩如静神秘的把东西放下,并在花园里的藤椅上坐下,顺手拿起一杯茶,一饮而尽,“哥哥泡茶的手艺见长呀!”

韩如清不在意的笑笑,知道如静只是随便糊弄他,从小如静就不爱品茶,只是一味的牛饮。“你现在倒是懂的喝茶了?”韩如清打趣的说道。

“懂一点吧。也是一种技能,和老头们谈生意时用的上。”韩如静在如清面前一向是实话实说的。

“在秦氏,一切还顺利吧!”既然说道了生意上,韩如清接过话茬淡淡的问。

“还好吧,刚谈了个大项目,算是秦老头给我的考题,结果他应该还算满意。”韩如静说的轻描淡写,但韩如清也知道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这些日子都没有消息。

韩如清把双手交叠在膝盖上,坐得十分的优雅,闲适的说:“那就好,要是过的不好,记得和家里说。”

虽是淡淡的一句话,可是却包含了深意,如静知道韩如清是在告诉她,她不是一个人,她的身后,还有韩家,有哥哥,有父母。“哥哥我知道的,从小有什么难事不是求着哥哥办的。就怕我老赖着你招你嫌弃。”韩如静心里是满满的感动,要说她这一生最幸运的事,就是能有一个叫韩如清的哥哥。

“就怕现在你真有什么事,找的也不是我了。女孩子大了,哪还会记得什么哥哥。”韩如清脸上是温润如玉的表情,说出来的话可带着明显的调侃。

“怎么会。”韩如静有些心虚的说,心想最近到真的好像一直都是秦澜在帮她,要是让哥哥知道了,肯定要数落她亲疏大义什么的。于是忙说,“刚好有件事要哥哥帮忙呢?”

“哦?”韩如清挑眉,却只单单发了这一个音。

“前几天秦老头找我说要开个什么招待会,把我正式的介绍一下,还说想请父母和你一起都去出席,这事……哥哥怎么看?”韩如静还算说的保留,老爷子就是命令她一定要让韩家的人一起出席。

韩如清嘴角的笑容淡去了,敛下了眸子,沉吟了一会儿才问:“我想知道你的意思?”

“我……”韩如静知道这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但年老爷子那么打压韩家,父亲和哥哥心里的气一定没有消,可是,若是……也不知道老爷子又会想出什么招数。哥哥的意思她是懂的,他们在乎的,始终是她的感受,而不是秦家。

“我想请哥哥在爸妈面前美言几句。”韩如静咽了咽口水,不好意思的说道。

韩如清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寡淡的说:“知道了,放心吧。”

韩如静知道这是答应她了,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韩家的老佣人张妈走了出来说道:“少爷小姐,老爷请你们去用餐。”

韩如清淡淡的点了点头,起身朝屋里走去,并没有去看身后的韩如静,韩如静不禁缩了缩脖子,哥哥,好像有些生气呢。一时也管不了其它,拎着两袋子东西跟了上去。

屋子里,韩道渊和沈凝已经坐在了餐桌前,看到韩如清兄妹一前一后的走进来,沈凝忍不住抱怨道:“如静,早听说你到了,怎么到现在才进来?”

韩如静装傻的笑笑,说道:“和哥哥在院子里说话。”

“就知道先看你哥哥,难道我这个做妈的没他重要,几个月也不见你主动来一次,每次都要去请。虽说我们不是你的亲爹亲妈,可是也含辛茹苦的养了你这么多年,你这样,多伤我们的心呐。”沈凝唱作俱佳的演了一回,直把韩如静说的无地自容。虽然也知道母亲只是抱怨而已,可以如静还是觉得对不起她。

“好了,孩子难得回来一次,你这是抱怨的什么?越来越每个正形了。”韩道渊淡淡的开口,却威严十足。

韩如静连忙摆手,说道:“不是的,只是最近有个项目,所以忙了一些,没顾上来看你们。为了补偿我的过错,我特地准备了大礼,祝贺爸妈乔迁之喜,爸妈一定会喜欢的。”

听韩如静这么一说,沈凝的脸上才有了笑意,说道:“算你有点孝心,快点,先坐下吃饭。如清,你也坐下来。尝尝我的手艺,这是我新学的菜式。”现在的沈凝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如静记得以前家里的饭都是张妈做的,母亲简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没想到现在这么热爱厨艺。

韩如清自从进屋之后,一直很沉默,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韩如静偷偷的瞄了他一眼,便也不敢再看他,哥哥好像真的生气了,她心里有点怕。

一家四口吃完饭,沈凝开心的看着大家把她做的菜全吃光了,心里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说道:“如静,去看看你的新房间,喜不喜欢?”

“等会。”一餐饭都没有出声的韩如静忽然说道,“我有事要说。”

韩如清难得的这么严肃,韩家父母都不禁纳闷的看向他。

“是关于如静的,秦氏要召开个招待会,正式公布如静的身份,想请我们都出席,爸妈,你们看?”韩如清的声音清越,韩如静却觉得心头一冷。

韩道渊愣了一下,思考了一会才说:“虽然我们和秦氏并不交好,但这事关系到如静在秦家的利益,你决定就行了。”

韩道渊这样说了,沈凝虽然有些不悦,却也没再说什么,毕竟这些大事一向都是老公和儿子做主,她一个女人,还是不要有什么意见的好。

“既然这样,那为了如静,我们还是去这一回。也算是给秦家的面子。”韩如清冷淡的说道,情绪并没有到达眼底。

“谢谢哥,谢谢爸妈,我知道让你们为难了。”韩如静心里愧疚,不由得眼眶一红。

沈凝走过了揽过韩如静的肩,安慰道:“傻孩子,好好的日子,可不许掉眼泪,只要你过的好,爸妈没觉得有什么委屈。”

“妈,我带如静去看看新房间。”韩如清站起来,淡淡的说,却已经拉起如静往楼上走去。

沈凝也并未阻拦,知道儿子定是还有话对如静说。扭头问了丈夫:“老韩,真要去吗?”

韩道渊走到沙发前坐下,说道:“如清不是说了吗?又不是儿戏。既然如清做主,你就别管这么多了。还是看看女儿买了什么实际。”

二楼,韩如清打开其中一间房门,说道:“你的新房间,看看喜不喜欢?”

韩如静走进去看了一圈,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完全是她喜欢的风格。“喜欢,和我之前的房间几乎一样。”

韩如清靠着门框,神色不明的说道:“妈妈是按着你以前房间的样子做的,连一些摆设也没有动过。也是想你多回来住住。”

“哥哥,我是不是让你们不开心了?”韩如静往阳台上走去,夜里的山林幽暗宁静,她忽然想起那天在聚餐的露台上,她也是这样看着天空的,只是这里的天空要更加澄澈一点。

“傻孩子,我们这么做,都是希望你活得开心一点。”韩如清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了,和韩如静并肩站着。

“我知道,可是我已经长大了,应该不让你们操心才对。”韩如静闷闷的说。

“如静,你知不知道,我们在爸妈的眼里永远是孩子的样子,而你在我的眼里,永远是要我牵着走的小女孩。”韩如清静静的说着,他想,如静应该是他能一直呵护下去的,在他心里很重要的人,他只是想告诉她,不必在他们面前如此的小心翼翼。

“哥哥,你知道吗?”韩如静转过身来,在清冷的月光下看着韩如清,“你们越对我好,我越觉得惶恐,你们明明不需要回报,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安。”

“傻丫头。”韩如清有些失笑的拂上韩如静让夜风吹的翻飞的长发,“我们是你的家人,哪里需要什么回报,你能好好地,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回报。可不许再胡思乱想了。”

“恩,哥哥,你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韩如静终于笑颜如花,伸手抱住了韩如清的腰,头也跟着靠在韩如清的胸前。

韩如清但笑不语,还真是个小丫头呢?如此的,没有男女之防,而他也懒得再纠正她了,反正在如静眼里,他就是个无性别的亲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