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算是冰释前嫌了吧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068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在化妆间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精致的晚宴妆,华丽的礼服,眉宇间有着淡淡的不耐,着就是现在的自己吗?加上了太多世俗的东西,失去了自己的本真。她忽然想起了那年家里的宴会,彼时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有疼宠她的哥哥,她以为自己是个被人捧在掌心里的公主。也因此,遇到了安家的兄弟俩,现在,她只能认为这一切都是人生的际遇,命数如此,不能强求。

那时,还能在雪臣的鼓动下偷偷的逃离那些令人讨厌的无聊商业宴会,而现在,自己的责任已经不能再这样的任性了。虽不愿,但仍需背负。因此,她看到自己的笑容,在这样一场又一场周而复始的无聊应酬中越来越暗淡,越来越勉强。曾经,她羡慕雪臣的肆意飞扬,而现在,连雪臣都有了这么多的顾忌无奈,这些成长的代价,真的是太巨大的。

韩如静在镜中练习着笑容,直到自己觉得差强人意了,才转身走出了化妆间,外面,又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刚走出来,韩如静就吓了一跳。安雪臣倚着墙,斜斜的靠着,左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右手还夹着半支烟,烟蒂很长,像是只点着却没有抽。这个架势,明显的是在等她,韩如静避无可避,只好笑着打招呼:“安总,多谢捧场。”这话疏离客气,却也是武装自己。

安雪臣摁灭了手上的眼,听到韩如静的话脸上明显的一僵,让原先阴沉的脸色变得更加晦暗。不悦的说道:“别叫我安总!或者,我也该称呼你二小姐。”

安雪臣如此淡淡的讽刺让韩如静的心里刺痛了一下,她客气,他疏远,他们的谈话,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的开始。可是,她又要怎么去拉近他们的距离,距离近了,她会招架不住的。“那些都是虚的,我还是原来的我,你还不明白吗?”韩如静的声音很低,两人隔着一米开外的距离,有一种默然的忧伤弥漫。

安雪臣唇边勾起了一抹极浅的笑,眼神晦暗不明,有些失落的说道:“我一直以为,最懂你的人是我,可是现在,我竟有些不确定了。到底是你变了,还是我放开你的时间太久了。你可以和秦澜,和韩如清亲密无间,可是你竟然连一个笑容都吝啬给我,我从没放下过你,即使当初雪宁怎样的指责,即使是我错了,我都没有后悔过。如果时光可以倒转,我只希望从没有带你回过家,这样你就不会遇到雪宁。我放开你,只是希望时间能抚平你心里的歉疚,但如果不能,那我做的这些又有什么意义。我曾想,假如这一切都是罪,也只让我一个人承受,天堂地狱,万劫不复,我也绝不放手。”安雪臣说这些,是受到秦澜的话的启发,他忽然意识到,若是他一直放纵,如静终有一天会真的离他而去。

韩如静听的震惊,她从没想过,对于当年的事情,雪臣的心里竟然是这样想的,她以为,雪臣也和她一样,心里愧疚,所以才避而不见。没想到,他竟只是为了让她平复心情而已。雪臣,竟从没想过要放了她……韩如静的心情忽然复杂起来,她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忧,她的心里,又何尝放下过雪臣,当年现在,不管有没有雪宁,她的心里早已住下了安雪臣,只是,她领悟的太晚,把迷恋当成了喜欢。

见韩如静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安雪臣的脸上有担忧和不舍,上前轻轻扶住了她的身子,低声说道:“如静,把那些不愉快的都忘记吧。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安雪臣几近带着蛊惑的央求让韩如静一时之间之间有些迷失,自己何尝不想放下所有的亏欠和怨恨,只是,比想象中的又难了太多,她无法确定自己恨得这么做了,雪宁的在天之灵会不会责怪她再次背弃了对他的承诺,她的良心不会安宁。

看着韩如静脸上的挣扎和犹疑不定,安雪臣放软了语气,几近于呢喃的诱哄道:“如静,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雪宁也是希望你能幸福的,不是吗?你一直守着对他的承诺,你不快乐,他也不会安心的,对吧。”

韩如静觉得今天她实在觉得很累,很想能靠着一个让她安心的肩膀什么都不要想。有那么一瞬,她以为自己被安雪臣说服了,的确,是她自己对不起雪宁,要强守着对雪宁的承诺,来减轻内心对他的亏欠。“真的,可以吗?我怕,他会怪我,我总是让他失望。”韩如静抬头,怯生生的看着安雪臣。

安雪臣的心里一阵悸动,如此软弱的韩如静,就算在他的记忆之中,也很少出现。爱怜的把如静搂进怀里,柔声说:“只要你愿意,就可以的。如静,相信我,好不好?只要有我在,绝不会让你受委屈。”

安雪臣的怀抱温暖舒适,韩如静很是怀念,忽然记起那次在学校别被人反锁在会议室里,雪臣也是这样抱着她,让她不要害怕。雪臣,真的是她命里的贵人。总是不离不弃的守护着她。“雪臣,你让我想想吧。”韩如静把头搁在安雪臣肩上,幽幽的说道。

安雪臣伸手抚了抚如静的长发,有些感慨的问道:“好,那你要想多久,可不要一个转身就变卦了。这次我可是认真地,你休想糊弄我。”

听到安雪臣的指控,韩如静不满的从他怀里探出头来,撒娇的说:“我哪有糊弄过你,倒是你,身边成天的跟着个小美女,还说跟人家没什么。”

“是真的没什么,只是,我也没什么能够拒绝她的理由。”安雪臣一边表示着自己的清白,一边洋洋得意的取笑道,“醋坛子打翻了,我以为你不在乎呢?从你认识我那天起,这事你还碰到的少吗?”

“你少得意了,谁说我在乎的。不过是有些人自以为是,当了大众情人好像还很享受的样子。”韩如静嘴上嘲讽着,脸上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那是你不答应我,才让别人觉得有机会。”安雪臣一脸委屈的样子,说道,“所以,如静你快点宣誓主权,我也好有拒绝别人的正当理由了不是?”

安雪臣连骗带拐的就是要让韩如静快点答应下来,只是韩如静从小和他斗嘴都习惯了,并不吃他那一套。还是带着轻嗔道:“快别贫了。都多大了,也没个正经。”

安雪臣心里发笑,却也不解释,他只有在她面前才是这个样子,他喜欢如静为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只有他知道,如静的苛责,只对关心和在乎的人。“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安雪臣说的信心十足,还不忘在韩如静唇边偷了个香。

韩如静赶忙从他怀里跳了出来,伸手打了过去,脸都红到了脖子根。“你干什么?快别闹了,我还要回去呢。”

“跟我走吧。你还记得那年我带你离开你们家的宴会吗?”安雪臣扣住韩如静的手,不放她走。

韩如静回头看他,看到他眼中流光闪烁,晃神间,她真就想这么不顾一切的跟他走了。只是,他们身上的责任都太多了,如何还能任性。“你就这样把你的小美人丢下了,人家可不知多伤心呢?”韩如静含笑着打趣。

“有你在,旁的什么人都是闲杂人等。你才是我的美人儿呢,我从小认定的娃娃。”安雪臣复又把韩如静拉到了怀里,低头轻笑着说。

这些话,却勾起了韩如静的回忆,彼时,他是第一个叫他“如静娃娃”的人,而后发生的种种却是不忍回忆。“大言不惭。”韩如静笑骂道。

“对了,那个祁晔是怎么回事?”安雪臣放开韩如静,忽然正经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呢。就忽然说要和秦氏合作,还指定要我做项目的负责人。真是个怪人呢!”韩如静不想安雪臣担心,避重就轻的说。

“就这么简单?”安雪臣明显的不是很相信,“祁晔这个人神秘又复杂,你可要万事留心。你们以前认识吗?”

“算不认识吧。就上次他撞到了我的车,今天才第二次见。”韩如静实话实说,虽然对祁晔的动机也又算保留,但看起来这个人还算光明磊落。

“撞车?什么时候的事?”安雪臣皱了皱眉,有些怀疑的说,“有这么巧的事?”

韩如静不是很认同的看了安雪臣一眼,说道:“你怎么和秦澜一样疑神疑鬼的?”

“是你太单纯,容易相信人,像祁晔这样的男人,做事怎么可能没有目的,不是为财就是为色,韩如静,你给我多长几个心眼。”安雪臣很不放心的再三叮嘱,如静看起来机灵,要是真相信了什么人,就算被人卖了还傻兮兮的帮人数钱呢。

“哪样的男人?包括你吗?我可不是国色天香,哪那么多人看的上。”韩如静状似调侃的说道。

安雪臣只是点点她的脑门,但笑不语。他可没打算告诉如静,她要相貌有相貌,要家世有家世。看上她的男人可不在少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