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竟然选了浴室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963 2013-07-09 15:19:49

  和祁晔结束了饭局,韩如静拒绝了祁晔相送,祁晔也没有勉强,两人分道扬镳。夜晚的马路上凉风习习,韩如静回想起刚才祁晔又给了她一组手机号码,说这个是他的私人手机,以后有事可以直接联系他。韩如静还是觉得有些怪异,不知道祁晔的用意在哪里?不过,算了,韩如静甩甩头,眼前的事情暂时解决了,其它的就以后再烦恼吧。

韩如静在路边叫了辆计程车,在自己家小区门口下车的时候接到了安雪臣的来电。

“怎么样?解决了吗?”那头安雪臣温柔的声音传过来。

韩如静独自低头微笑,也许是因为难题迎刃而解,心情也跟着轻快起来。“恩,祁晔已经同意了。”

“他提了什么要求?没有为难你吧。”安雪臣关心中带着不安,祁晔是个生意人,不会做亏本的买卖,要是什么都不求的话,安雪臣就更不放心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求必应的时候,通常是看上这个女人。

“没什么。不过是欠他一个人情。你啊,就是太小心翼翼了,祁晔还真是挺绅士的。”韩如静想起适才用餐的时候和祁晔的谈话,其实祁晔并不是冰块,也是满腹经纶十分健谈,并没有出现冷场。

“你啊,才和人家吃了一顿饭,就这么迫不及待的为他说好话了。收买你,真是太容易了。”安雪臣宠溺的笑声透过话筒传过来,惹得韩如静有些不甘心,又旧事重提。

“我吃这顿饭还不是因为某人招惹的烂桃花,还好意思在这里数落我。”韩如静的话里带着轻嗔,却没有多少生气的意味。

“好,都是我的错。任你惩罚,怎么样?”

“这样啊。”韩如静低着头轻轻的摇了摇身子,像是认真的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说,“罚你现在立即出现在我的面前,亲自来听我的惩罚。不然,就是你没诚意。”

“这么简单,你现在转过身,往对面看……”

韩如静转过身子,马路对面昏黄的路灯下,安雪臣正安静的靠在黑色的路虎车门旁,适意的朝她微笑。韩如静有些惊讶,却又像是意料之中,呆呆地站在原地却说不出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雪臣一步步的向她走来,直到安雪臣站在她的面前,她有有些回不过神来,愣愣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怎么样?还满意吗?”安雪臣像是答非所问,可韩如静却是听懂了。

“我告诉你晚上和祁晔吃饭,不是为了这个……”韩如静解释了一半,忽然安雪臣伸手揽住了她的腰,把她拉的更近。

“我知道。可是,我不放心。真的,没有受委屈……”安雪臣认真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韩如静,像是要确认她真的毫发无损,“想好了吗?要怎么惩罚我?”

两人如此近的距离,安雪臣的气息全然的环绕在她周围,她的鼻息间全是阳刚的味道。韩如静恍惚间想起了那年学校的办公室外,她第一次觉得雪臣不再是个小男孩了,时光真的是太匆匆了,匆忙的她来不及挽留就已经不见。

“想什么呢?想不好,那我替你想吧……”话音未落,安雪臣倏然的欺上了韩如静的唇,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那天如静从他家离开后,他们再没有好好独处的机会。每次吻她,安雪臣都像会上瘾似得欲罢不能,如静像是一种毒药,慢慢的沁入心脾,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难以舍弃。

唇齿之间的碰撞摩擦让韩如静有些微微恍惚,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究竟在那里,每一次,雪臣的碰触都让她迷醉的无法抗拒。唇间温润的触感让她全身都麻麻的,身体的重量都靠在了安雪臣的身上。也许,她是真的累了,累的需要找个肩膀分担……韩如静模模糊糊的想着,直到路边刺耳的喇叭声惊醒了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大马路上和安雪臣上演这么激情的一幕。“雪臣……别……在这里……”韩如静推了推安雪臣,嗓子里发出断断续续的音节。

安雪臣正沉浸在感官的强烈冲撞中,一时也没理解韩如静到底是么意思,却不愿停止品尝美好的味道,只是含糊的问:“哪里?去……你家?”说着也不管韩如静答不答应,半抱半拉的就拖着韩如静朝小区里走去。

平日里不算短的一段路,韩如静也不知安雪臣用了什么方法,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人已经站在了她家的客厅里。“你坐……我去给你倒杯水……”说完这话韩如静就打算落荒而逃。

安雪臣却没让她如愿,伸手把她扣在了自己的怀里,倾身又想去吻她,刚才硬生生的被打断,他心里的火可还没灭掉。韩如静偏头躲了开去,安雪臣可不打算放过她,附在她耳边诱哄的问:“这里?还是……房间?你选……任你惩罚……”

如此暧昧的诱惑,弄得韩如静整个脸都红到了脖子,自从那天宴会之后,心里对安雪臣的排斥就没有那么深了。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有时只是对自己心中的一些想法有着疯狂的执念,一点这种念头消失了,有些界限也变得模糊……“我……还没洗澡呢!”韩如静刚说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摆明了是赤·裸·裸的邀请,整个脸都埋在了安雪臣胸前,她想:一定会让安雪臣笑话一辈子的。

“喜欢浴室吗……”安雪臣嗤嗤的笑声带着明显的调侃,没想到他的如静竟然这么的大胆,鸳鸯浴,这个提议让他原本就叫嚣的心鼓胀的更加的厉害,甚至微微的有点疼。抱起韩如静大步的朝浴室走去……整夜,春光无限……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让韩如静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稍稍的动了一下,就觉得全身想被车子碾过了一样,说不出的酸痛,昨晚的记忆全部的回笼。她侧头看了看在自己身边仍旧沉睡的安雪臣,心里有点酸却又带着甜。她始终不能忘记他,即使可以的选择漠视,最后还是敌不过思念……她以为,想见不如不见是他们最好的结局,但……还是做不到。韩如静垂下了眼帘,有些伤感的想:雪宁,一定会怪我的,但,请只惩罚我一个人就够了,我愿意为自己的食言付出代价,就请给我一些偷来的欢乐时光吧。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安雪臣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语气轻快的问道,两只手不客气的抱住了韩如静的腰。

“没什么。”韩如静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大清早醒来床上躺着个男人可是头一次,羞得她都没敢正眼看安雪臣。

知道韩如静害羞,安雪臣也没有点破,他喜欢看如静羞怯的样子,像朵含苞欲放的花,不过,他昨晚的采·花大盗做得很有成就感,这么些年过去了,如静还是他一个人的,这种认知让他的心雀跃的想叫嚣……心里虽是这么想,嘴上却调笑的说:“又不是第一次,还这么害羞……”

“我……疼……”见安雪臣就知道取笑她,韩如静也顺水推舟的开始撒娇,多年前的那一次不过是个意外,也是那个意外,让雪宁误会了……想到这里,韩如静的心里又酸涩起来,总是,她对不起雪宁,害的他,这么年轻就……

“我抱你去……”安雪臣有些歉疚,自己的确太心急了,以前也就那么一次,如静和黄花大闺女没什么两样,像昨晚这么需索无度,一定把她累坏了。“今天,请个假,别去上班了吧。”说着抱着韩如静往浴室走去。

“那怎么行,公司还有一堆事情等着我去做呢……你出去。”说着砰的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把安雪臣挡在了门外。

安雪臣无奈的笑了笑,除了昨晚像个温柔的小女人,现在又恢复了女强人的样子。不过,他喜欢如静的温柔只让他一个人看到,让那些虎视眈眈的男人都见鬼去吧。这时韩如静的手机响了起来,安雪臣看到是秦澜的来电,鬼使神差的竟然接了起来:“喂,秦哥……”

“雪臣?”那头的秦澜明显的愣了一下,才缓缓的说,“我找如静。”

“她在洗澡呢。有什么事,我转告她还是让她等会给你会电?”

“不用了,我再找她。”秦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犹豫,“雪臣……”

“我知道了,秦哥,还有事吗?”

“没什么。我挂了。”秦澜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问什么。其实安雪臣隐约也知道秦澜想问什么,这么大早,自己接了如静的电?话,想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像秦澜这么心思缜密的人,怎么会猜不透。安雪臣不否认,他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才接的电?话,就算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始终不能忘记秦澜的那个眼神,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