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秦澜醉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124 2013-07-09 15:19:49

  接下来的几天,韩如静都忙着和手下准备和祁氏的合作案,既然祁晔如此帮忙,她自然不能怠慢了和他们的合作,不管外面对祁晔的评价如何,就她个人的看法,祁晔还算是个有气度的人,当然,商人逐利无可厚非。

自那日之后,林诗函倒是没再来找过麻烦,具下属说后来也没太为难他们,合作的还算风平浪静,韩如静也算是松了口气,不过心里总有些隐隐的担心,觉得林诗函不会就此罢休。要是她知道了现在安雪臣和自己的状况,怕又是一场风浪吧。

不过,现在她也顾不得这些,和祁氏的合作的确忙的她焦头烂额的,如此大的项目,她这个小小的部门一力承当本就困难,再说秦氏总部明争暗斗,和各部门的协调是个大问题,要是秦澜的话还管用些,现在……想到这里韩如静就有些头疼,已经好几天联系不到秦澜了,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紧要关头玩失踪,什么意思啊。她自然知道秦澜这次消失必定和乔景的不请自来有关,所以也不敢找秦安,可是这样脱下去,项目进展真的要出问题了。

正在头疼的时候,秘书安安走了进来,把一些文件放到韩如静的面前,说道:“韩总监,这些文件需要您的签字。”

“知道了。”韩如静揉揉皱的越来越紧的眉心,有问,“联系上秦特助了吗?”

“没有。”没有,安安摇摇头,说道,“我这里有好几份文件要秦特助签呢,没有他的签名不能执行。”

韩如静啪的一下扔掉手中的笔,心里乱哄哄的,沉吟了一下,忽然起身说道:“我出去一下,把今天所有的安排都延后。”

“啊!可是……”安安还想说什么,却只看到了韩如静旋风一样走出了办公室,这下可好了,两个主事的都走了,她这个小秘书可怎么办好啊?

白天的“湛蓝”自然是关门歇业的,韩如静走进店里的时候,只有值班看点的一个小妹在,看到韩如静来了自然亲切的打招呼:“韩小姐,您来了。”

韩如静微微颔首,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们老板呢?”

“啊?!”小妹有些懵,老板的行踪怎么会告诉她这个打工小妹,于是期期艾艾的说道,“老板白天一般都不来店里。”

韩如静想想也对,白天秦澜不是都在秦氏总部上班,她找来这里,倒有些病急乱投医了。她刚才觉得秦澜竟然不在上班,可能回来这个他的第二产业也说不定,不过又转念一想,像秦澜这样人前处事严谨,风姿卓绝的人,不会把自己的失态暴露在外人面前吧。

于是韩如静又折了回去,正好碰到迎面而来的店长。店长显然对韩如静更加熟悉,随意的打着招呼:“韩小姐,来找秦老大吗?他白天都不会过来这里,对了,前晚他倒是来过,还拿走了好些酒……”

听到这里,韩如静忽然灵光一闪,匆匆告辞。她怎么没想到,像秦澜这样的人,遇到事情一定是一个人舔伤口,绝不会让别人看见,那么,出了他家,似乎没有更好的地方了。

“叮咚叮咚……”秦澜是被一连串的门铃声吵醒的,捧着头痛欲裂的脑袋,他晃晃悠悠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时间,只是本能的去开门。

门“咔”的一声打开了,看到门外的韩如静时秦澜稍微僵了一下,问道:“你怎么来了?”

韩如静也不客气,推门进去,几下子就被屋里冲天的酒气熏住了,在看向茶几上,全是横七竖八的酒瓶子,不禁气道:“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秦澜捂着头靠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也不知道。”

韩如静此时才看清秦澜的样子,头发凌乱,眼睛赤红,下巴的胡渣纵生,身上的衣服都是皱巴巴的,看起来邋里邋遢的不修边幅,哪里还与平时玉树凌风的样子。韩如静皱了皱眉,说道:“你看看自己什么样子,还不去弄干净。”

秦澜也接话,只是又拿起茶几上的酒瓶,朝杯中倒了些酒,说道:“来,陪我喝一杯……”

韩如静气结,一把夺过秦澜手中的酒瓶子,怒道:“就知道喝酒有什么用,你就是喝死了发生的事情也发生了,还不是白白痛快了别人。以前义正言辞教训我的时候倒是有模有样的,怎么,你这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秦澜也不想和韩如静争辩,只是懒懒的说:“是又怎样?你怎么这么多的废话,要不坐下来陪我喝酒,要不就请回去,不送。”

韩如静看秦澜一脸意兴阑珊的样子,心里顿时起了一团无明业火,一把夺下秦澜手中的杯子就朝地上摔去,“哐当”一声巨响,杯子的碎片溅的满的都是,也让秦澜呆了呆,茫然的问:“你发这么大的火干吗?”

韩如静扣住秦澜的手,一把把他拉到了浴室的镜子前,怒吼:“你自己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是原来人人仰视的秦家太子爷吗?我认识的秦澜,是不会被这点小事就打倒的……”

“小事?”秦澜冷哼了一声,声色俱厉的说道,“他乔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就这样大咧咧的走进了秦氏总部,还得了个位高权重的位子。我在秦氏这么多年,还不及他一个刚来的。父亲为他谋划的精心细致,滴水不漏,巴不得把整个秦氏捧到他面前去讨好他。父亲,可是又一丝一毫想过我的感受,在父亲的心里,他才是太子爷吧,我这个小儿子算什么,算什么……”说到这里,秦澜眼中已有点点泪光。

韩如静这时才听懂,原来秦澜真正气恼的是大伯的偏袒,原先他是秦家的独子,是秦氏的太子爷,虽然他表现的不在乎,那是因为没有人和他争抢,现在忽然来了个劲敌,大伯似乎更加的喜欢,让他觉得自己得不到父亲的重视,所以才……韩如静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哎,被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天之骄子,眼里可容不得一粒沙子。“大伯也是因为对乔景有所亏欠,才会特别照拂他。连这个你也要吃醋……”韩如静笑盈盈的说道。

这是他们的距离及近,秦澜抬头就能看到韩如静盈盈笑靥,忽然伸手把韩如静拉进了怀里,声音低低的说:“如静会离开我吗?”

韩如静心里大吃一惊,一时之间不明白秦澜的话里是什么意思?以前秦澜也会抱她,可是这样的拥抱,韩如静的心里莫名的生出了一丝怪异。“当然不会,你可是我的哥哥呢。”知道秦澜心情低落,韩如静也只能顺着他的意思说道。况且,她说的也是实情,有秦澜这样的哥哥,她心里到底是欢喜的。

我才不想做你的什么哥哥。秦澜心里暗暗的想着,靠在韩如静身上的重量却没有减轻,也没有放手,韩如静轻轻的挪了挪,可是秦澜像是没什么反应,仍旧抱着她不放。韩如静这时心里的不安渐渐扩大,秦澜这是怎么了,虽说他们是兄妹,但如此亲密像是于礼不合。“秦澜哥哥……”韩如静轻轻的喊道,暗暗加重了后面两个字。

“嘘,就一会儿……”秦澜声音低低的,夹杂着一丝央求,砸在韩如静腰间的力道却没有变弱。韩如静一个晃神,有些木然,她是听错了吗?秦澜……在求她,不可能……可是,也不敢再动。秦澜今天的情绪有些失控,现在看起来好一些了,她可不想再招惹他,免得又触到了他的痛脚。

不知过了多久,韩如静站的脚都有些麻了,秦澜忽然放开了她,低沉的说道:“抱歉,是我失态了。吓到了吧……”

终于会说人话了。韩如静微微的松了口气,看到秦澜恢复了原来的语气,韩如静笑着微微摇头。这样的感觉,她自然懂得一点,当初她听到自己是韩家收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只是,她有些奇怪,秦澜知道乔景是他弟弟的时候,也没有怎么样,怎么现在……难道仅仅因为乔景来了秦氏总部吗?可,秦澜不是对秦氏其实兴趣不大的。她,实在是有些想不通。“这几天找不到你,你知道我多担心吗?为了我和秦氏着想,秦澜哥哥,求你可怜可怜我,回去吧。”韩如静巧笑兮嫣的说道。

“知道了,对不起,害你担心了。去外面等我,就跟你回去。”秦澜笑着揉了揉韩如静的长发,把她退出了浴室。

看到秦澜又恢复了笑容,韩如静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无所不能的秦澜又回来了。虽然刚才秦澜的举动有些怪异,可是……管他呢,只要秦澜恢复正常就万事大吉了。韩如静笑嘻嘻的开始帮秦澜收拾如垃圾堆的客厅,一边啧啧称奇,他是喝了多少酒啊!真当自己千杯不醉啊!

浴室里的秦澜看着镜中形象全无的自己,忽然苦涩的扯出一个笑,他,的确是心里苦闷才会这样放逐自己的,只是,不全是为了乔景,还有……连他自己也不愿意承认,是因为看到如静和安雪臣……又在一起了。这样的理由,他自己都羞于启齿,连他都看不起自己那颗丑陋的心。情之一物,果然是碰不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