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是该摊牌了(1)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815 2013-07-09 15:19:49

  手机铃声响的时候,韩如静正好把所有的文件看完,长长的舒了口气,明天,总算是可以和祁晔交差了。祁晔倒也沉得住气,这些天过去了,也没有来催合作案的事情,倒是让韩如静有些看不透,他是不在乎,还是不着急。

看了一眼闪烁的屏幕,是安雪臣,韩如静无声的笑了笑,接通之后那头就传来了安雪臣清冽好听的声音:“忙完了吗?”

忽然听到安雪臣的声音,韩如静的心里划过一丝甜,这种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你是有千里眼吗?看到我刚合上文件?”韩如静闲闲的和安雪臣逗乐。

“是啊,我还有顺风耳呢,听到你的小肚子在叫了,它要吃饭了。”安雪臣的语气调皮,透着浓浓的宠溺。

“那你来接我去吃饭。”韩如静的语气颇有些撒娇的味道。

“在你楼下,快下来。”安雪臣的话让韩如静一惊,忙站起来走到落地玻璃窗前向下看,天色已暗,已是万家灯火,韩如静倒有些看不真切。拎着包就朝电梯走去。

待到在秦氏的门口看到安雪臣闲适的倚在黑色的路虎车门上,韩如静才笑了出来,还真没有诳她,安雪臣这个小魔王一向不按牌理出牌,说话也真真假假,她不知领教了多少回。不过,细想起来,倒的确没有什么事情骗过她。

“你怎么知道来这里等我?”车子行驶在路上,韩如静有些好奇的问,她不是经常在秦氏总部的。

“我有心电感应啊。”安雪臣似真似假的说道,他有他的眼线,不过没打算告诉如静。

“就贫吧。鬼灵精怪的。”韩如静笑着说,明显的不信,不过也没有追问,她喜欢雪臣给她的惊喜,终于让她觉得有些像普通恋爱中的女孩子,有人接送,有人关心。看着车子在庞大的晚高峰车流中缓慢的行进,随意问道:“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我家,做点好吃的祭你的五脏庙。”安雪臣抿唇笑着。这些年来,都没有这些天来的舒适自在,有如静在身边,他几乎觉得老天对他实在厚待的很。

他家?韩如静忽然有些愣住了,上次去过一次,也是喝醉酒被安雪臣抱去的。现在安雪臣如此说出来,很难让她不产生点别的想法。“吃饭……可以去餐厅……”韩如静有些莫名其妙的紧张。

安雪臣侧目看了一眼韩如静有些微红的小脸,不竟失笑,这妮子不是在紧张吧……都已经让他登堂入室吃干抹净了,现在才想起去他家危险,是不是有些太晚了。“餐厅,没家里气氛好。”安雪臣老神在在的说道。

“这……”韩如静接不上话,不过心里的确紧张,她家的那次,其实有一大半是被安雪臣强迫的,她的确没用的很,每次碰到安雪臣,最后一定是让他为所欲为。在她家里他都如此有恃无恐,这要是去了他的老巢,她还能完好无损的出来吗?但,她也没什么反驳的立场……

看韩如静这个样子,安雪臣也不好再戏弄她,正经的说道:“的确是有些事情想和你商量,家里比较方便。”

见安雪臣恢复了正经八百的样子,韩如静也不好再说什么,默不作声的听着车里的广播。其实,她倒是和自己在较劲,每次和雪臣接近,心里总有些不安,又觉得对不起雪宁,又觉得事情并不会如此顺利。

韩如静坐在安雪臣家里的客厅,好整以暇的打量起房内的摆设。她原本要去帮忙的,却被安雪臣推了出来,说什么她在会越帮越忙之类的话,让她十分的不耻。笑话,还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厨艺更好呢。

上次来的时候喝醉了,也没有仔细的打量这房子。这间公寓坐落在闹市区,却闹中取静,是个雅致的地方。为了方便工作,安雪臣也没有再住在安家大宅,一个男人住的地方,气息看起来的确有些清冷,装饰也以简单干净为主,却不太温馨。看来这的确像个宾馆,只是吃饭睡觉而已。

只一小会的功夫,已经能闻到厨房里飘出的饭菜香味,原来雪臣也不是吹嘘,的确有两下子。又过了一会儿,安雪臣终于搞定了一切,招呼韩如静入座。“快来尝尝我的手艺,绝对让你惊喜。”安雪臣说话的腔调让韩如静想起以前的时光,倒是这样子自信满满的。

“人家都说本性难移,用在你身上倒是再恰当不过。”韩如静打趣的走到饭桌前,扫了一眼桌上的菜色,虽是一些家常小菜,倒也精致。

“尝尝看,怎么样?”安雪臣也坐了下来,夹了一块糖醋鱼的肉就想往韩如静的嘴里送。

如静觉得有些别扭,她一向独立,长这么大可从没让人喂过饭,说道:“我自己会夹。”

“我喜欢喂你。”安雪臣把鱼肉硬是塞进了韩如静嘴里,倒也没有夹第二块,开始自顾自的吃饭,他很懂得拿捏火候,点到为止的恰到好处。虽然心里从没有放下过如静,可是除了儿时一起玩耍,他们相处的时间其实并不多,而成年后的每次见面都像天雷勾动地火,不是不欢而散就是滚了床单。他若是太心急,怕逼急了如静妮子又要逃了。

韩如静娇嗔的看了安雪臣一眼,也没有说什么,雪臣原本就是我行我素的个性,只在她面前还有些收敛,她可不想一时不查触到了他的逆鳞,倒霉的还不是她自己。“你不是有事和我说?”

“先吃饭。”安雪臣显得淡然,正经的扒着碗里的饭,他每次正经的时候,如静心里其实有些小怕,好像忽然熟悉的人,一下子就变得深不见底。不过,好在他在自己面前一向花样百出,没什么正形。“看你这小脸瘦的,秦氏都是这么压榨人的吗?没人性。”忽然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瞬间让他光辉的形象破功了。

韩如静也不回答,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争辩,再说她对秦氏没什么好感,也不想为秦氏说什么好话。一顿饭下来,倒也温馨和乐,饭后韩如静抢着去洗碗,安雪臣倒也随了她。

当韩如静把最后一个碗放在碗架上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让安雪臣从后面抱住了腰,温暖而熟悉的气息在鼻息间萦绕,韩如静有一时的晃神。

“如静,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安雪臣的头枕在韩如静的肩上,小声的问,语气里有些迷离的不可置信。

韩如静笑得温婉,似有感慨:“我也觉得在做梦呢。”

“这样的场景我不知想了多少遍,却又觉得遥不可及,每次,我都会笑自己是痴人说梦……”安雪臣的声音低低的,带着微醺的慵懒。

韩如静没有接话,只是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到了雪臣身上,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她终于可以安心的有所依靠。她心里清楚的知道,即使全世界与她为敌,雪臣依然会站在她的身边。

韩如静身上的幽香一阵阵的钻进安雪臣的鼻间,让他的心忽然迷乱起来,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韩如静小巧的耳垂。韩如静浑身一怔,酥麻的感觉在身上乱窜,她偏头就想躲。

“别躲……”像是知道韩如静要做什么,安雪臣猛地把她反手抱在怀里,低头去寻韩如静柔软粉嫩的唇。他承认,如此温香软玉在怀,他的确没什么坐怀不乱的本事。

“雪臣……你不是有事和我说……”吞吞吐吐的,韩如静总算还有些残留的理智说了这么句话。

安雪臣也不回答,只是封住韩如静的小嘴忙着攻城略地,他的确是有事和她说,不过现在可顾不上,他现在心里可有团火烧着呢,先弄灭了让自己神清气爽了才有力气说事。

“我……没……洗澡……”韩如静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这几个字的,虽然被安雪臣吻得七荤八素的,可是她就是有些小洁癖。

安雪臣眼神幽黑,只微微抬了一下头,说道:“知道,你喜欢浴室。”然后又封住了韩如静的嘴,干脆打横抱着她朝浴室走去。鸳鸯浴……这个主意真不错,没想到小妮子竟然喜欢这个口味,想到上次在如静家的浴室……安雪臣觉得自己的身上更热了……

韩如静真是无辜的欲哭无泪,她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怎么每次……都是一样的结局啊……没想到,安雪臣也是个无良的奸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