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可不能被绕进去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326 2013-07-09 15:19:49

  秦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客厅已经焕然一新,小厨房里飘出了阵阵香气。待到他换好了衣服,发现韩如静还在厨房里忙乎,秦澜斜斜的靠在厨房的门边,盯着韩如静的背影并没有出声,眼中有幽暗不明的光芒闪烁。

韩如静回身看到秦澜一声不响的站在自己身后不禁吓了一跳,埋怨的说道:“怎么也不出个声,吓死人了。你这冰箱里还真没什么食材,就只能凑合着下碗面了。”

“何必这么麻烦,出去吃就行了。”秦澜讪讪的说道,自己确实不太下厨,极少在这房子里开火。

“那怎么行,你喝了那么多的酒,不吃点清淡的等会胃肯定会受不了的,我可不想刚捞起个醉鬼,又摊上个病人。”韩如静一脸不赞同的说道,顺道把面端到了桌上,“快吃吧。”

“这么关心我。”秦澜也跟着在餐桌边坐下,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

韩如静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秦澜已经穿戴整齐,整个人焕然一新,又恢复了平日里风流倜傥的样子,心中很是满意。微微的笑道:“当然啦,与公你是秦氏的顶梁柱,与私你是我亲爱的哥哥,你在我心目中可是无所不能的,要是少了你,我都不知道在秦氏怎么混下去了。”

韩如静的马屁拍的滴水不漏,引来秦澜的轻笑:“马屁精,就知道给我戴高帽子。放心吧,以后不会了。”既然如静如此看重他,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丢下她一个人在秦氏那个虎狼窝。

秦澜低下头吃了口面,说道:“你的手艺不错啊。”

“那是。在国外的那几年我可是没少下厨,绝对过得去。”韩如静也不客气的沾沾自喜道,的确,刚出去的那几年,虽然秦家和韩家替她安排的很好,可是自己并不想什么都依赖家里,她都是自己一个人自力更生,靠奖学金和打工来维持自己的日常开销,并没有用两家人的一分钱。

秦澜倒是觉得奇怪,他以为老爷子可不会在这方面苛待如静,问道:“嗯?老爷子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是我自己不要的。不想什么都靠家里。永远躲在温室里,怎么能长大呢!”韩如静说的云淡风轻,笑得清淡恬适。

秦澜深深的看了韩如静一眼,他知道一个人在外求学,不依不靠的十分艰难,虽然如静说的轻松,可是这个过程一定很辛苦,况且如静一个女孩子就更加的不容易了。他果然没有看错,如静的独立不在表面,而是在她自己的心里。他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安雪臣的一句话:她其实不需要依靠,也能过得很好。原来那么早,雪臣已经如此的了解她,看来他们的缘分早已注定。秦澜低下头,扯出一个莫名的苦笑。

笑容很淡,一闪而过,却被韩如静眼尖的看到了,纳闷的问道:“你笑什么?”

“我还第一次见识到你这么气急败坏的……”秦澜扯开了话题,如静一向温和娴静,在他面前更是柔顺乖巧,偶尔淘气的时候虽然面上正经的训斥她,可心里却十分纵容,没想到刚才如静撒泼的样子还真有点像女大王。

韩如静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她也是一时情急,才会有些口不择言,毕竟秦澜是自己的哥哥,这样的确有些长幼不分。“我也是一时着急,到处都找不到你,还以为……”

“以为我想不开……”秦澜懒懒的说道。

“当然不是。”韩如静忙说,开玩笑,要是她现在承认自己的确有这样的想法,像秦澜这样狐狸似得人精,日后还不定怎样的玩她呢,于是讨好的说道,“秦澜哥哥,我的小心思,你最明白了……就不要计较了。”

秦澜看韩如静一脸讨好的模样,有些失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丫头总有些怕他,只要他板着脸,她就会小心翼翼的逗她开心。其实自己没这么可怕吧,秦澜在心里暗暗的计较,嘴上却问:“你怎么找到我的?”

“打你手机总也不接,后来我去了湛蓝,店长说你弄了好些酒,我想着可能在家里,就来试试运气,幸好,不然还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你。”

“公司知道吗?”秦澜又问。

“我没和别人说。”韩如静连忙说道,她也知道分寸,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打草惊蛇的。再说秦澜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消失个几天也正常。不过这话她可没胆子说出来,“只是有好些文件都要你签名,好多人都在找你呢。”

“那走吧。”秦澜放下了碗筷,碗中的面已经被吃了个底朝天,韩如静心想:真是饿鬼投胎啦。她可不认为这样的面能有多好吃,也只是给秦澜垫个肚子。看秦澜恢复了杀伐决断,她的心就能放到肚子里了。

韩如静跟在秦澜身后,却听到一句淡淡的却极有诚意的“谢谢”飘过来,韩如静笑笑,也没有说什么,她相信,此刻,不必再说什么了。

回到秦氏总部,秦澜转身就投入了忙碌之中,这几天的消失,要处理的事情可不是普通的多。众人都松了口气,秦特助不在,他们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这主子,幸好他能自己回来,以后可别这么闹了,主子倒是没事人似得,可苦了他们这些个小的们,万一出了点什么岔子,还不是他们这些小的们倒霉。

韩如静悄悄的吩咐了秦澜的秘书准备一些清淡的食物让他主子得空的时候吃,秘书有些诧异的看了韩如静一眼,心里暗暗的想:这二小姐对上司倒也关心的很,怪不得上司平日里这么的疼她。这对兄妹,倒是和别的大家族不同。

如此一通折腾下来,刚回到办公室,安安就进来通报,说是秦安找她,让她立即过去。韩如静的心不知为何扑通跳了一下。直觉的心里不安。

秦安的办公室静谧异常,也不知是不是韩如静的心里作用,总觉得压抑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秦安正在办公桌前批文件,一时之间也没有抬头。

韩如静默不作声的在一旁的沙发坐下,既然是秦安请她来的,自然是有事找她,自己不必先问,就这么等着也不错,刚才一番折腾,倒也确实有些乏了。

不会过了多少时候,韩如静都觉得有些昏昏欲睡了,秦安的声音忽然在这个极其安静的空间里想起:“如静来了,等了很久吧。”

“没有,大伯有事先忙,如静不着急。”韩如静乖巧顺从的回答,既然只有两个人,明显是私人谈话,她也没必要秦总长秦总短的叫。

秦安走了过来,在韩如静的对面坐下,沉着的开口说:“秦澜那小子闹别扭了吧。”

啊?!韩如静脸上一呆,没想到秦安会和她说这个,细细一想,原来这个大伯看似无动于衷,什么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啊。“没有的事,大伯说笑了。”韩如静回过神来,打起了太极。

“如静啊,这些事情,你最清楚不过了,大伯很感激你,这些年一直守口如瓶,也许你也觉得大伯对不起小微,可是,大伯也有自己的苦衷。你是个懂事的孩子,能照拂着秦澜和乔景,大伯心里也安稳一些。”秦安说的颇为感慨,却也直白,是一些心里话。

韩如静只是微笑,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些上一辈人的恩怨,她这个小辈自然不能置评。只是,她还是不明白秦安和她说这些做什么,为了感谢她把秦澜劝回来,还是为了感谢她这些年对这件事情一字不提。好像,都不是吧……“大伯别这么说,他们都是我的哥哥,自然是要对他们好的。”

“这次我让乔景来了总部,还身居要职。秦澜心里定然是不高兴的,只是,我总想对乔景有所补偿,考虑的不够周全。我以为过了这么久,秦澜即使心里不快,也……没想到……”秦安说道这里,欲言又止。

韩如静倒是听出了意思,大伯也是想面子里子都有,可这两面的好人哪有这么好做。一碗水端平,在秦澜和乔景那里根本就是不可能,无论怎样努力,都是白费的。他们心里,还好会觉得大伯厚此薄彼。如此想着,却是安慰道:“大伯别担心,他们都是成年人,做事会有分寸的。”

“如静,大伯想求你件事。”秦安的脸上略有尴尬之色,语气也有些举棋不定。

“大伯请说……”

“这……”秦安踟蹰了片刻,还是说道,“他们两人现在同一处,必然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是哪天真出了什么乱子……如静可要多劝劝他们才好,万事以和为贵。”

秦安的话才出口,韩如静心里就打起了鼓:丫的,你是他们的老子,尚且知道劝不住二人干架,她不过是个妹妹,怎么架得住两人互掐。你说这话不过就是把我拉下水,以后万一有个什么事情,也有个人帮衬。心里虽如此想,面上却笑得淡然:“大伯太看得起如静,怎么说如静也是个小辈,怎能指责哥哥们的不是。再说哥哥们也是做大事的人,断然不会因为一些小事失仪,大伯放宽心,不必杞人忧天。”韩如静四两拨千斤的打着太极,她可不能给绕进去,要是真应承了什么,以后还不是无处脱身,里外不是人。

秦安抿抿嘴,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说道:“是大伯强人所难了。如静莫怪……”

见秦安面有难过之色,韩如静劝慰道:“大伯不要难过,两位哥哥都是聪明人,会识大体顾大局的。”

秦安微微点头,声音低沉的说道:“恩,无论如何,如静还是谢谢你能劝秦澜回来。”

“大伯客气了……”韩如静心想:劝秦澜回来可不是为了他,他秦家的事自然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自己挂心的只是秦澜和乔景能不能过的好,她帮他们,可不是为了秦安或是秦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