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祁氏谈判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120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压下四肢酸痛看起来精神奕奕的出现在祁氏的会议室的时候,心里还不停的在问候安雪臣,都是这个急色鬼害的,早上起来的时候全身像散架一样,再一照镜子更是了不得,脖子上一片红印子,就是把扣子全扣上也遮不住这些贪欢的证据,这要让她怎么见人。好在安雪臣不知从哪里折腾出一条丝巾,勉强能盖住一些。可想而知,安雪臣又被韩如静念了一顿,并毫无诚意的保证以后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

祁晔进来的时候会场的空气一下子像冷了好几度,原先一些小声的议论骤然消失,现场鸦雀无声,韩如静不禁要赞叹这位冰块男,真是千年冰山的气度,冷肃浑然天成,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祁晔环视了一下四周,目光在韩如静的身上停留了片刻,默然移开。这位二小姐,今天看起来好像特别的容光焕发,很难不让他这种情场老手联想到什么。不过,他还是冷着一张扑克脸,说道:“都到齐了,开始吧。”

韩如静向手下示意了一下,就有下属起身走到投影前开始讲解。也不知是不是祁晔的存在感太过强烈,韩如静只觉得与会的众人都正襟危坐,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她忽然有些同情祁氏的员工,和祁晔开会的压力一定很大吧,说不定光是他不经意的一个冰冷的眼神,就能让底下的员工哆嗦一半晌,所以说,有的人天生就是大BOSS的料。

会议的进程中,祁晔始终没有说话,韩如静注意到,他的一只手放在桌子下,一只手随意的搁在桌面上,无声的敲打着桌面,眼睛微微的下垂,半敛着眼眸,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韩如静如此观察了祁晔好几次,忽然冷不防的祁晔抬头向她看了一眼,眸光中透漏着一种信息:看吧,被我抓包了。韩如静迅速的低下头,假意装作看面前的文件,却再也没有抬起头来。她这样偷看,的确非常的不礼貌,不过,她的好奇心作祟而已。

祁晔狭长好看的眸子里透出一丝狭促,他早就觉得那位秦家二小姐在偷看他,几次之后,终于让他逮个正着。是嫌会议太无聊吗,还是,想研究他……胆子,还真不小。祁晔知道他越神秘,外界就对他越好奇,没想到这位二小姐也和旁人一样,对他充满好奇,祁晔忽然觉得有些无趣,他还以为她不太怕他,和别人不一样呢。

冗长的报告终于说完了。会场又恢复了寂静无声。韩如静看祁晔一副沉思的样子,倒也没有急于出声,就这么等着,人家可是财团总裁,她一个小小的总监当然只有等的份了。

过了一会儿,祁晔终于清冷的开口说话了。“不错,韩总监的策划案我很满意。看来我没有看错人,和秦氏合作必将非常愉快。”

祁晔虽是在夸赞,可是声音还是冰冷一片,听着让人觉得冷风过境,没有多大的欣喜感。韩如静再次为祁氏的员工们默哀,这样的老大,表扬也像是泼冷水,让人瞬间热情幻灭。

想归想,韩如静还是礼貌的回应:“多谢祁总夸奖,要是祁总觉得没什么问题的话,剩下的细节就让相关部门再讨论一下,下次正式签约后,就可以交给执行部跟进了。”

祁晔略微颔首,和身边的秘书吩咐了一声,就径自离开了座位,大家原本都以为祁总是要回去了,暗暗的松了口气,祁总不在场,大家都能放松一点不是吗?只是,祁总怎么不朝大门的方向,反而朝韩总监的方向走呢?

众人一阵纳闷,祁晔已经走到了韩如静的身后,语调仍旧清冷:“韩总监,去我办公室坐坐。”完全的命令式,不容拒绝。

祁晔的话让在座的祁氏员工大跌眼镜,自家老板今天是抽风了吗?还亲自邀请人家的总监去办公室坐坐,以前哪次不是谈完就走人,任由人家的女代表、女经理的抛够了媚眼也熟视无睹的无动于衷。这位韩总监虽然是个大美女,可也没有美得天仙下凡吧。

韩如静正在和下属交代工作,被祁晔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弄得有些晕了,这是,什么意思?他们还有什么没谈清楚的吗?要真是这样,在这里谈就好了。何必……“祁总,您还有什么提议吗?不如……”韩如静确实没有兴趣去祁晔的办公室,独自面对这么个活动冰山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没有,我只是有些其他事情想请教韩总监。”祁晔面无表情的说。他走过来,心里的确有些疑问,不过,主要还是想看一眼……这个位置不错,他一向眼尖,只淡淡的瞥了一眼就有了肯定的答案,这位二小姐,名花有主了呢。这丝巾底下的春光,真是遮也遮不住。

“哦,这样啊。那好吧。”韩如静又交代了几句,站起身来跟着跟着祁晔走了,也许,是要问她恒天百货展柜的事情吧。她还没有当面致谢呢。

会议室里的祁氏员工有些不镇定了,他们的老板何时这么闲了,还说有事请教,可从没见过老板这么谦虚过,这个韩总监,到底什么来历,一定要向她的下属仔细打听一下。大老板的八卦,可是很难得才有的。

祁晔的办公室在顶楼,走进去时韩如静的确是被里面的宽敞吓到了,这怕是有半层楼的面积吧。里面的陈设也相当的奢华,韩如静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禁暗叹:这个冰山帝还真懂得享受,自家老头子和他一比还真被硬生生的比下去了呢。

“随便坐。”祁晔随意的说着,径自在真皮沙发上慵懒的坐了下来,这是他的地方,还真像个帝王的御书房。

韩如静也不客气,在祁晔的对面刚坐了下来,就有秘书无声的端了咖啡进来,又迅速的退了出去,动作敏捷,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果然训练有素,不好奇,不八卦,是总裁秘书的基本条件。韩如静心里啧啧佩服。

“祁总有什么事,不妨直说。”韩如静开门见山,知道这位大哥不喜欢兜圈子,自己也不想和他浪费时间。

“叫我祁晔吧。二小姐着急吗?只是想闲聊一下。”祁晔的声音终于不再冷了,可是说出来的话让韩如静跌破了眼镜。

怎么?这位大忙人是要和自己闲聊,她没听错吧。还是,他脑袋抽风了?她以为他的事情都要排到明年了,行程都是秘书按点通知的。他真的那么有空吗?难道祁氏要关门了,那她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合作的事情。

“当然,不着急。”韩如静心里虽闪过无数个念头,嘴上却客气的应酬着。

“二小姐……和恒安的人很熟?”祁晔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啊?!韩如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祁晔这话什么意思。在她的直觉里,祁晔的每句话都必有深意。

“上次和他们谈解约,竟然没有问我方收取违约金。那可是一笔很大的数目,我很好奇……二小姐和他们的关系……”祁晔懒懒的说着,当时,他就有所怀疑了,可是,他心中还有些疑问,若韩如静真的和恒安的人相熟,为什么要来求他,白白欠他一个人情,任何一方毁约的违约金都是一样的。

“算是……还相熟,他们的安总,是我的校友。”韩如静含糊的回答,并不想说明她和安雪臣的关系。只是她没想到安雪臣竟然没要违约金,她以为……她早就交代了下面,所以也没太关注这件事情。回头倒是要好好问问雪臣。

看韩如静模棱两可的回答,祁晔也没有再追问,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答案,校友啊……安雪臣,他还是知道的……看来,答案呼之欲出。祁晔闲适的淡笑,并没有接话。

韩如静像是心事被人看穿了,见祁晔只是高深莫测的但笑不语,不由得说道:“上次的事还没有向您道谢。真的很感谢祁总的成全。”

“说了叫祁晔就行了,以后合作常往来,这么生疏我可不高兴。”祁晔强势的说着。

这下韩如静也搞不懂祁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祁晔不是一向都给人距离感吗?怎么反倒在她这里……她可不认为祁晔是和她拉近乎,连在老头子面前都面不改色我行我素的人,说白了完全的就是以自我为中心,高高在上。

“好。那我恭敬不如从命。”韩如静知道自己要是再客气,就会惹恼这只白眼狼的,“祁晔,那要是没其他事,我先回去了,公司还有事。”

明显的推脱之词,祁晔也没有挑破,只是淡淡颔首。却莫名的说了一句:“外面风大,二小姐要看好丝巾,免得被风吹走。”

韩如静有些奇怪,倒也没多想,走到外面的时候,忽然反应过来,祁晔不会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吧……她的脖子……又徒自摇了摇头,不可能,冰山男看起来应该没这么八卦。

办公室里的祁晔唇边勾起了一抹笑,自己这句神来之笔,够小丫头琢磨一阵子了。想想,自己的日子是不是太无聊了,才会去逗弄这个小丫头。不过,她可比那些秦家人看起来顺眼多了。看来,自己的计划要有所变动了,伤害这个小丫头,自己好像有些于心不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