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真是兄友弟恭啊?(1)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715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刚走到停车场,把手机调成铃声,就接到了秘书安安的夺命连环call,安安在那头火急火燎的说道:“韩总监,您快回公司看看吧。秦特助和乔总监不知因为什么事情,吵起来了……”

韩如静心里一惊,这两人倒是动作迅速,这么快就互掐上了,彗星撞地球也不过如此。看来大伯还挺有先见之明的,知道两人肯定不对盘,那非要把两人弄一块算怎么回事?大伯是不是老糊涂了,秦氏这么大,能发展的地方又多,这个看似高高在上的总部其实最没呆头了。

“怎么回事?他们两个吵架,难道没人劝架吗?”韩如静的车子已经拐出了停车场,一边闲闲的问道,她真心不想搀和秦澜和乔景的事情,这要是以后吵几句就要她去调解,她干脆早点引咎辞职的是王道。

“去请了秦总,不过秦总刚好出去了,公司里也没人能劝的住他们……”安安语焉不详的说道。

没人劝的住,怕是有些人不敢劝,有些人等着看热闹。韩如静心里暗想,太子爷和秦总的新宠掐架,当然喜欢看热闹的人居多了,这是一个看实力的地方,也是一个看背景和靠山的地方,上至高层,下至员工,谁不是见风使舵。大伯倒是好清闲,来个怕屁股走人,落得清静。

“那找我干什么,我能劝的住谁呀?”韩如静随口的抱怨道。

“啊呀,我的好上司,您可是正牌的秦家二小姐,除了您,谁还敢去撞秦家太子爷的枪口呀。”安安说的倒是挺生动,也是实话,秦澜平日里虽然温文尔雅好脾气的样子,可大家都知道谁要是惹了他定没有好果子吃。

“我知道了,你就再让众人看一会戏,我就过来。”韩如静说的闲凉,要不是那两位都是她的哥哥,她才不管他们那是有多丢脸呀。

待韩如静回到秦氏总部的时候,还没走到乔景的办公室门口,安安就迎了上来,像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说道:“韩总监,您总算回来了。那里面都快火拼了……”

韩如静一眼望去,发现乔景办公室门口围观的人倒是里三层外三层,好不热闹。“还没消停呢?”韩如静淡淡的问。

“恩。连秦家二爷都来了,可是就是不管用,好像还僵着呢。”安安小声的附在韩如静的耳边说。

韩如静重重的咳了一声,围观的众人见是秦家二小姐来了,都有些不好意思,有的已经往后撤退了。

“都散了吧。”韩如静声音不高,却用一个十分有震慑力的眼神扫视了一圈,众人顿时觉得头皮发麻,作鸟兽散了。

这时,韩如静才抬脚向办公室走去,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的,韩如静轻轻一推,走进去发现里面的气氛着实僵硬的很。乔景坐在办公桌前,俊颜紧绷。秦澜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一脸怒意,脸上阴沉的可怕。两人都抿着嘴,不说话。而秦家二爷则是一脸无奈的样子。

看到韩如静来了,秦家二爷率先开口:“如静来了啊,快来劝劝你哥哥,乔景刚来不懂规矩,你好好和他们说道说道。”秦家二爷一开口,两面都没得罪,像是老好人一个。

韩如静只是微微一下,说道:“都惊动了二爷爷,真是不该。只是些小事,无伤大雅,二爷爷事忙,这里交给如静就好了。”

淡淡的逐客令,秦家二爷自然也听的出来,这个小丫头一向鬼灵精怪的,要不是秦安不在,他可不想来这一趟,况且这两个小子一点都不买他的帐,让他的老脸都不知往哪搁。韩如静的话,这好让他顺水推舟。

“那你劝劝他们,我先回去了。我那里事情的确挺多的。”说着退了出去,顺手还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室内此刻就三个人,韩如静忽然冷笑一声:“二位哥哥真是好兴致,妹妹我在祁氏忙的昏天暗地的,回来竟然还能看这么一出兄友弟恭的好戏?白白的让人看了秦家的一出笑话。”说到后来,语气竟然严厉起来,“你们谁给妹妹我解释一下?”

两人都是默不作声,脸上阴沉的可怕。

“哦,不说啊。那我去外面问问那些秦氏的员工,这么精彩的戏码,相信一定有不少人为我答疑解惑的。”韩如静说着作势就要往外走。

“你问他……”秦澜毕竟在秦氏久些,还要一些脸面,于是沉声开口,语气端的是气呼呼的。

乔景面上难看的很,看了韩如静一眼,却也说道:“我是执行部的总监,我不管以前怎样,现在开始就要按照我的程序来……”

“这是秦氏,你不过是秦氏的一个员工,还能改了秦氏多年的规矩?”秦澜冷哼的说道。

乔景的火又窜了起来,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秦澜,别以为就你是秦家的太子爷,可以在秦氏横冲直撞,别人也许买你的帐,可我绝不会。”

“对,我就是秦家名正言顺的太子爷,只要我高兴,别说你小小的一个执行部,就是秦氏都是我的。”像是被乔景的话刺激到了,秦澜也跳了起来。

“秦澜哥哥……你够了。”韩如静看到乔景堆积着风暴的脸,忙出声喝止秦澜,拉了拉他的手臂,小声的说道,“这里我来处理,你去办公室等我,好不好?如静求你。”

秦澜看了看韩如静央求的表情,硬生生的压下了心里的怒气,他确实不想看到她为难,于是冷冷的说道:“看在如静的面子上。”说着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办公室。

韩如静暗暗的松了口气,总算劝走了一个,只要两人不凑在一起,她就能轻松一点。看了眼还在气头上的乔景,韩如静语气淡定的说道:“乔总监,来了这些日子,还没正式来拜访你,今天这出的动静倒是折腾的不小,看来以后秦氏总部上下还有谁不认识你乔总监……”

“你不用这样挖苦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乔景虽还是绷着一张俊脸,语气却已缓和了许多。

“我们职位一样,不过我自问可没有乔总监那么有气魄,一来就挑战了秦氏的太子爷。”韩如静此时已经坐下,语气也变得闲适,好像刚才的硝烟弥漫都是假象。

“太子爷?”乔景冷哼,“是谁还未可知。”

韩如静心里暗叹,她就知道,乔景的心很大。“这太子爷的位置真的这么吸引人吗?”

“我不过不信天,不信命,不信有的人天生的好运道。”乔景的话里透着恨意。

韩如静知道,乔景现在心里都是仇恨,再劝也是无用。只是淡淡的说:“乔景哥哥,如静也不劝你,你要如何做是你的事,不过容如静提醒你,要在这里生存,你的眼里不能只有秦澜,这里的关系错综复杂,稍有差池就无法回头,像今天的事,要是再来几回,惊动了老爷子,你说到时大伯保的会是谁?若想成大事,必定要学会隐忍,学会谋定而后动。”

韩如静的话显然是正中了乔景的心,乔景抿着嘴,神色复杂。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是孤立无援,的确是太心急了一些,不过是看到秦澜嚣张的气焰,这口气就忍不下去。

见乔景不说话,韩如静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一定的效果,也不再多说。状似无意的说道:“我也好久没去看姨妈了,过几天得空去一趟,姨妈的身体还好吧?”

“恩,妈她挺想你的,老是惦念着你。”说起母亲,乔景的语气终于缓和了下来,“这些事,你不要和她讲,免得她担心。”

“我有分寸的。”韩如静知道乔景心里最牵挂的还是他母亲,随意特意说了这么一句,来平息乔景心里的不甘。

乔景默然点头,拿笔打开桌上的文件,签下了自己的大名,递给韩如静,说道:“拿去吧。难为你了。”

韩如静也不再说什么,她的意思,乔景都懂。现下这边算是暂时平息了,她得赶快去看看秦澜,那位太子爷可是更加心高气傲,可别她刚把人劝回来又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