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135 狭路相逢,祁晔你凑得什么热闹(1)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49 2013-07-09 15:19:49

  和安雪臣通完话,接下来的时间,韩如静也没有再干什么正经事,只是懒洋洋的窝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吃着小点心发呆。秦氏这么大,当然有忙不完的事,不过说到底秦氏又不是她的,要是她为了她那点小股份卖命赚钱,还不是便宜了老头子那只老狐狸。

就这样看着夕阳西下,等着安雪臣的到来,韩如静的心里无比温暖,也许,他们的关系并不能被所有人祝福,在他们面前的艰难险阻还很多,但,只要两个人的心在一起,那些外力又有什么值得顾忌的。韩如静心里不是没有不安,但只要有雪臣陪着她,就足够了。

室内的光线终于一点点黯淡了下来,安安下班的时候来打了声招呼,有些奇怪的看着韩如静,眼神好像无声的在问:韩总监你怎么还不回去?

不过韩如静也没有回答,只是心情颇好的让安安先回去行了。也许,安安是知道她和安雪臣的关系的,可是韩如静也不想当面挑明,毕竟,她和安雪臣身边,还有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

也不知过了多久,安雪臣的终于来电了。“如静,真是抱歉,等急了吧?”安雪臣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歉意和淡淡的心疼。

“没有,你到了吗?我就下来。”韩如静无声的笑笑,她并没有责怪安雪臣,她清楚的知道,居上位者不是只有表面的光鲜,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辛苦。

“在楼下等你。”安雪臣的声音暖暖的,甘之如饴的语气。

韩如静笑着挂断,没一会儿就奔到了楼下,看到了安雪臣倚在车门前迎接他。韩如静也没多想,就笑着跳进了安雪臣的怀抱。倒是让安雪臣有些发愣,问道:“怎么了?宝贝,这么热情。”他的确有些小小的吃惊,如静平素都是娇俏害羞的样子,今天这大庭广众之下反倒不顾及不避嫌起来,然他无端的觉得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就是想你了。”韩如静在安雪臣怀里含糊的闷声说道,“忽然觉得,有你真好。”

安雪臣的唇边漾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听到如静这么说,他忽然觉得工作的疲累,一下子烟消云散,他的如静,终于放开怀抱,真心的接纳了他。“傻话,想吃什么?买了回家做给你吃。”

“别做了吧。你也累了一天了,就随便找个餐厅行了。”韩如静心里有些小小的心疼,更多的,当然是想到了这要是回了家,晚上绝对逃不过安雪臣的魔爪,这个男人化身成狼的时候,一般没法沟通。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无论如何要杜绝这种纵欲过度的现象。

安雪臣一阵感动,低头却发现韩如静眼中精光闪闪,就知道这丫头是在想什么鬼主意。也没有问,只是说:“那好吧,去哪里?你选。”不愿拂了如静的心意,说实在的自己今天也累的够呛。说着打开副驾驶座的门,让韩如静坐了进去。

秦氏大楼的门口,秦澜远远的看着飞驰而去的黑色路虎,半敛的眼眸中透着沉郁。他们,已经这么肆无忌惮了吗?就在这秦氏的门口,这么亲密的举动,这是要昭告天下啊。

到了一家高级的西餐厅,已经有侍从来给安雪臣和韩如静领路,恭敬的说着:“安总,你还是老位子吗?”

安雪臣默默的点了点头。一旁的韩如静倒是忍不住揶揄:“安总,看不出您还是这儿的常客,平日里都和哪些美女来呀?”这是家高级的私人会所,一般的身份如果没会员带引,并不能随意的进来。

安雪臣听着韩如静话里淡淡的醋意,笑着搂了一下韩如静的腰,说道:“和我来这儿的人还真不少,让我想想哦……”

韩如静看着安雪臣得了便宜卖乖的样子,狠狠的撞了一下他的腰,安雪臣才笑嘻嘻的说道:“不过美女就你一个,你知道的,我一向洁身自好。”又俯下身子在韩如静的耳边轻语,“我说,男人的腰可不能这么撞,不然万一弄拧了,你以后的福利可是会大打折扣的。”

韩如静看到安雪臣一脸贼贼的笑意,慢板怕的终于反应过来他说的意思,脸上一下子腾的烧了起来,这人真是没点正形,要是给一旁的侍从听去了可让她的脸往哪里搁……抬头恶狠狠的看了安雪臣一眼,却在回眸时不小心看到了迎面走来的林诗函,哎!冤家路窄,避无可避。

林诗函显然也是看到了安雪臣和韩如静,以及安雪臣搁在韩如静腰上的手。林诗函的眸子忽然缩了一下,虽然心里一直是猜测他们的关系的,但看到他们如此不忌讳的亲昵,林诗函还是觉得心像被针扎了一下似得,生疼……

见林诗函的并不好看的脸色,还有眸光的落点,韩如静原本想抽身的,又转念一想看都看到了,再撇清那不是欲盖弥彰吗?反正雪臣也是打算和她说清楚的,这样撞见了也不错。于是笑盈盈的开口:“林小姐也来这里用餐,真是好巧啊。”

韩如静的话终于引起了安雪臣的注目,抬头看到了林诗函,眼中的光芒一闪,说道:“Ella学妹,怎么真么巧?”

安雪臣特意加重了学妹两个字,林诗函怎么会听不出来他是在刻意撇清关系,他们两个隐瞒了她这么久,一直拿她当傻子耍,现在公开的出双入对了,安雪臣就巴不得和她撇的一干二净。她可没这么好糊弄,于是脸上也堆起了笑容,说道:“是啊,上次BEN你不是带我来过一次嘛,我觉得这里的东西很好吃,可是你最近都很忙,就只好一个人再过来尝尝。”林诗函说的一脸的委屈,好像安雪臣有了新欢抛弃了旧爱。

韩如静斜斜的看了安雪臣一眼,用眼神指控到:刚才还说没有带别人来过呢?这相信男人的鬼话,真是母猪也能上树了。林诗函的确演的不错,很有表演天赋,她倒要看看安雪臣怎么接招。

韩如静的那一眼,让安雪臣抖了一下,心里更是看不上林诗函了,原先还觉得这小学妹虽然缠人,但还不至于讨厌,原来也端的这么攻于心计,一下子让他心里反感起来。嘴上也冷硬了下来:“学妹可能记错了吧。这儿是会员制的,一般人可不让进来。”说着又转向一旁的侍从问道,“以前,有见过这位林小姐吗?”

一旁的侍从一早看出了这是一出新欢旧爱的戏码,来这里的客人哪个不是社会名流,高官显赫,这种戏码他见得多了,自然也知道如何应付。“这个,我刚来不久,以前没见过林小姐,不过,林小姐的确是这里的会员。”

如此模棱两可的答案,让三人都不禁佩服这个侍从的应变能力,怪不得这里会成为名流们的聚会场所,连侍从都这么有水平。

“林小姐一个人?不如和我们一起用餐。”韩如静忽然笑着说道。

安雪臣侧目看了韩如静一眼,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他们的烛光晚餐,弄这么个大电灯泡,还让不让他好好吃饭了?

韩如静回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小声的在安雪臣耳边说道:“这么好的机会,你要放过?”

安雪臣忽然就明白了韩如静的意思,心想这个小妮子,还真是玲珑剔透的招人喜欢。于是淡淡的说道:“学妹就一起吧。免得下次再记错了。”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林诗函倒也客随主便,不客气的应承了下来。她倒要看看,有她在,面前的这对怎么吃得舒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