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真是兄友弟恭啊?(2)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288 2013-07-09 15:19:49

  果然,韩如静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看到秦澜虽然是坐在沙发上,可是还板着一张俊脸生气。看到韩如静口气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怎么,安慰好那位私生子啦?”

“秦澜哥哥说的哪里话,我那是和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韩如静见秦澜还在气头上,连忙赔笑,“看,文件给你办妥了。就不生气了吧。”

秦澜看了一眼韩如静手中的文件,脸色才有些缓和,说道:“用这招讨好我,刚才是谁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我逐出门的,活像都是我的过错。”

“哪有。”韩如静狡辩,“乔景他刚来,你就大人有大量不计较这一回,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况且你是太子爷呢。”

“那是我计较吗?是他没有分寸,这个秦氏,他还知道是谁在做主吗?”秦澜想到这里,气又上来了。

韩如静心里暗自吐了吐舌头,看来战况比她想象的眼中,眼前这位太子爷是彻底被激怒啦。“他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白白的和他置了这一回气,也让这个总部多了个茶余饭后的八卦话题。还不道怎么议论你们呢。”

“我又不怕人议论。”秦澜不以为然的说道。

“是是是。我知道,我们秦澜哥哥一向我行我素惯了,可是也要顾及一下大伯的颜面不是吗?况且,两边都是我哥哥,你忍心让我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吗?”韩如静巧舌如簧的劝说。

秦澜这人,一向吃软不吃硬,她要是硬着来,秦澜的气不但消不掉,怕是要把她这房顶都揭穿了,所以她也只好委屈自已好言相劝。韩如静忽然有些想念雪臣了,还是雪臣好,事事都依着她。

“我的确是给你面子,才就此作罢的。”秦澜深深地看了韩如静一眼,懒懒的说道。要不是怕如静为难,他今天可不会善罢甘休,一定要给乔景个教训,让他明白谁才是这里的主子。

“好哥哥,妹妹在这里谢过了。哥哥要什么报答,妹妹一定义不容辞。”韩如静见秦澜是消了气了,眉开眼笑的挨着秦澜坐下撒娇的说。

秦澜转过身笑了笑,看到如静的衣服有些乱,宠溺的说道:“看你,衣服都弄乱了。”伸手就要给她整理,却眼尖的瞥到如静丝巾底下深深浅浅的红印子,眸中的目光暗了暗,闪过一丝怒意,忽然不经意的说道:“以身相许,如何?”

韩如静见秦澜要来扯自己的丝巾,已经偏头躲开了,可不敢让他看到自己昨晚和雪臣激烈的战况,秦澜是什么人,一眼就能看破。听到秦澜状似无意的话时心里忽然大大的惊了一下,秦澜这是怎么了,怎么说出这样的玩笑话。“哥哥说笑了,哪有让妹妹以身相许的?”韩如静的忽然觉得自己的嗓子好干涩,她真的是吓到了。

秦澜看到韩如静大惊失色的模样,才笑着敲了一下她的脑门,说道:“逗你玩呢,瞧把你吓得。刚才霸气冲天教训人的模样不见啦?”

“哥哥,不带这么玩的。”韩如静松了口气,埋怨道。

“今天在祁氏还顺利吧?”秦澜忽然转移了话题,他说的并不是玩笑话,不过,也许也只能当做一句玩笑了。没想到,他终是让如静影响了他的心,还是没有避过。

“挺顺利的吧。要是没什么意外,过一阵子就能正式签约了。”韩如静也认真的回答,当然除了祁晔和她的单独谈话,这一段,就没必要告诉秦澜了。

“那就好,有什么事记得找我。我先走了。”秦澜已经拿了桌上的文件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办公室里终于剩下韩如静一人了,她把整个人都埋在沙发里,长长的舒了口气,今天这一天还真是比打仗累人啊。相信未来的日子都会多姿多彩的,她不禁苦笑,自己是不是真该找个地方避避风头,不然那二位哥哥还没怎样,自己的小命就呜呼了。

看看窗外,已是夕阳西沉,韩如静的胃忽然抽搐了一下,终于让她想起来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吃过东西,和自己的胃小小的说了声抱歉,按下内线让安安给自己准备些牛奶点心,她可不想让自己的身体这么快就罢工。

安安默默的进来,放下东西又退了出去。韩如静还没吃两口东西,就接到了安雪臣的电?话,韩如静无声的笑了笑,她正想打给他呢,这么心有灵犀。

“喂,很闲吗?这个时候有空打给我?”韩如静唇边漾出了一个甜笑,语气也颇轻快。

安雪臣在那头也笑出了声,听起来清越温暖:“你以为我这个安总是个花花架子吗?不过想你了,一刻也等不了的想听到你的声音。”

“安雪臣,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粘人的?而且这灌蜜糖的招数用的淋漓尽致啊。”韩如静心里暖暖的,打趣的说道。

“以前你眼里哪看得到我的存在。”安雪臣小小的抱怨道。

韩如静心里忽然升起一抹不忍,以前,她的确是忽略了他的感受,又或是故意装作不知道他的感受,能让自己心安理得的觉得自己没有错。真的,又残忍又自私。“雪臣,谢谢你不离不弃。”韩如静的声音有些哽咽。

“傻瓜。和我还说这些。好了,你乖乖吃些东西,我还有会要开。”安雪臣宠溺的说道。

“恩,那你忙吧。”韩如静心里有些诧异,雪臣怎么知道她在吃点心,像是想到什么又说,“等等,晚上你有空吗?”

“什么事?”安雪臣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问。

“我想,你能陪我吃饭吗?”韩如静期期艾艾的说,她的要求是不是有些过分,她知道雪臣很忙,有忙不完的饭局和应酬,“我只是随便问问,你有应酬不必理会我。”

安雪臣的目光落在行程日历上,晚上的饭局还真是重要,不过,管它呢,现在当然是如静最重要。轻轻的笑了一下,说道:“也没什么要紧的,我推了吧。你等我……”

“那你忙。拜拜。”韩如静心满意足的挂下了电?话,忽然她觉得这一天也没有那么糟糕,起码有个心爱的人陪自己吃饭不是吗?

安雪臣收了线,刚巧秘书走了进来,说道:“安总,会议马上开始了。”

“恩,我这就过去。”安雪臣站起来,脸上已经恢复了严肃,又说,“晚上的饭局你替我去一下。”

“安总,可是……”秘书正想说晚上出席的可都是高官,他一个秘书怎么能镇得住场面。

“就这样,就说改天我回请他们赔罪。”安雪臣打断了秘书的话,径自朝会议室走去。

秘书在后面愁眉苦脸的跟着,心里直打鼓,这位工作狂上司是怎么了,这么重要的饭局竟然眼睛也不眨的就推掉了。实在令人费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