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这套,我敢钻吗?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012 2013-07-09 15:19:49

  韩家倒是异常的热闹,韩如静到的时候,客厅里已是笑语晏晏,坐着好些陌生人,有老有少,当然,一眼望去,韩如静没有忽略掉坐在一个贵气妇人旁边的女孩子,温婉清秀的模样,一直含笑不语,脸上也没有焦躁之气,只是这么安静的听着大人们的谈话,似是倾听又似置身事外。

韩如静神色有些探究,这个看起来年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颇让人玩味。又扫视了一下客厅的其他人,转身问母亲沈凝:“妈,家里好多客人,也不和我说一声,我好准备一下。”这句倒也是实话,如果知道是这个情况,韩如静倒是要考虑一下是不是来看这出好戏,老妈的排场倒是越来越隆重了。

沈凝笑着说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如静……在秦氏做策划总监。”沈凝的语气中颇骄傲,如静还真是给她长脸。

“韩夫人的女儿真是有才有貌,秀外慧中,将来不知是谁好福气能娶到。”其中一名贵妇连忙出声称赞。

“哪里的话,都是她自己努力。从小和她大哥两人都不太用我·操心,的确让我欣慰。”沈凝说的谦虚,可是听起来就是自卖自夸。

韩如静微微的笑笑,却说道:“这位漂亮的妹妹眼生的很,不知是哪家的千金?”既然是母亲摆的相亲宴,她自然要帮哥哥把把关。

“哦,你看,我都糊涂了。我来介绍,这是温宛,你阿姨好友的女儿,刚从维也纳音乐学院毕业,主修大提琴,是个才女。”沈凝看起来对温宛很是满意。

女孩还没什么表示,她身边的贵妇却开口了:“韩夫人客气了,这样谬赞都让我家小宛不好意思了。”

“有才能自然不怕别人夸。我就特别喜欢有艺术气息的女孩子,对了,我们如静小时候也练过一阵子钢琴,有时间可以和小宛切磋一下。”沈凝说道。

“妈,我那半吊子的水平怎么和专业人士相提并论,说出来让人笑话。”韩如静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我哥呢?”

“在书房和你爸爸谈事情呢,你上去叫他们来吃饭了,别让客人等着。”

韩如静点头答应,转身上了楼,刚才母亲无意的话让她想起了一些往事,她,已经很久没有碰钢琴了,她所知道的最有艺术天分的人就是安雪宁,只是,已是过往云烟。

二楼的书房,韩如静刚要敲门,就看到哥哥走了出来。

“如静,什么时候回来的?”韩如清脸色沉沉,情绪不是太高。

“刚回来,就在客厅看到了一个娇俏的小姑娘,哥哥没看到吗?”韩如静眨了眨眼,语气中有一丝揶揄。

韩如清脸上有些无奈,轻轻摇头,说道:“妈妈的表现真是越来越精彩了,不过是惊吓多过惊喜。”

“我替你打听了一下,人家可是维也纳音乐学院毕业的哦。艺术型才女,如此含苞欲放的小嫩芽,哥哥不心动吗?”韩如静靠近韩如清,不怀好意的问道。

韩如清顺势搂了一下韩如静的肩,说道:“你哥哥我大了她快一轮了,这样的小女生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妹妹,还没发育完全呢!妈妈真是越来越离谱了,给我下这样的套。”

“妈妈的主意是不错,可是好像不太对哥哥的胃口。”韩如静哧哧的笑着调侃。

“这种进去了就出不来的事,我可不敢钻。”韩如清怕怕的说道,自己的老妈可是功力过人,只要自己流露出一丝对女孩子的好感,还不热心死了。

“看来哥哥是没有任何兴趣了。那这饭还吃吗?”韩如静有些惋惜的问道。

“你吃吗?”韩如清笑着反问,“鸿门宴,真让人食不下咽啊……”

正想着如何开溜,韩道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们嘀咕什么呢?还不去吃饭。”

韩如静吐吐舌头,和韩如清对看了一眼,两人默默的跟在韩道渊身后往楼下走。

“等会和你说点事。”韩如静忽然凑近韩如清耳边说道,既然哥哥没兴趣楼下那位,那说说雪晴姐姐应该合哥哥的胃口吧。

由于韩如清的不热络,饭桌上的气氛显的有些尴尬冷清,只长辈们在一起说些客套话,夫人们的话题,韩道渊也只是客气的应酬一下,三个年轻人更是没有话说,只闷声低头吃饭…

韩如静的心情本就不好,现在和一大堆的陌生人一起吃饭,纵使山珍海味都味如嚼蜡。只吃了几口就搁下筷子不吃了。

一旁的韩如清皱了一下眉头,小声的问道:“怎么了,不舒服?”

韩如静摇摇头,说道:“没事。就是没什么胃口。”

韩如清还想再问,却听到沈凝说:“你们兄妹俩别光顾着说话,如清,你照顾一下温宛。”

“阿姨,我自己可以的。”韩如清尚未开口,温宛却淡然的开口说道。这让韩如清好奇的侧目看了她一眼,一脸沉静的小姑娘,脸上波澜不兴,似乎不是因为害羞确实是不想他帮忙。

韩如清没有探究多久,反正他并不关心。却说道:“如静不舒服,我带她去看病。诸位,失陪了。”

说着看向韩如静,作势要去扶她。韩如静低垂着眸子,深怕自己眼中的笑意让哥哥的演出穿了帮。既然大哥这么盛情邀约,她就配合一下友情出演啦。

“如静,怎么啦?哪里不舒服?”沈凝关切的问道,连韩道渊都侧目关注。

“没事,就是最近公司事多,忙的三餐紊乱了,有点胃疼,小事。”韩如静声音低低的,像是极力隐忍着疼痛。

“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胃疼可大可小,如清,还不赶紧陪如静去医院。”一听女儿的身体出了状况,沈凝也顾不得客人和相亲了。

“那…我们先失陪了。你们慢用。”韩如清歉意的说道,拉着韩如静就往外走。

韩如静还听到沈凝的解释:“现在的年轻人,就知道工作,一点都不重视身体,真让人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