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你欠我的,难道就不是一条人命?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485 2013-07-09 15:19:49

  安雪晴小店开张的那天,韩如静早早的让花店松了花篮过去,和哥哥谈到很晚,临走的时候还是把小店的地址告诉了哥哥,也许,哥哥改变心意会前往一看也未可知。她总希望,若哥哥能不计前嫌,定能再续前缘。

出门的时候,却看到了安雪臣的黑色路虎安静的停在小区的人行道边,安雪臣倚着车门,手中还有一根未燃尽的烟。两人几乎同时看到了对方,四目相对,韩如静眼尖的发现安雪臣眼眶深凹,神色憔悴,想来这几天没有睡好。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我自己过去吗?”知道安雪臣是专程来等自己的,韩如静也没有视而不见,走过去问道。

安雪臣丢掉手中的烟蒂,声音微哑的说道:“我……怕你找不到地方……所以……”

这个理由看起来牵强,可韩如静也没有说什么,若说他想见她,那么她亦然。只是一个让自己心安的借口,自己又何必说破。“那走吧,误了吉时可不好。”韩如静说着也没有推辞,坐进了副驾驶座。安雪臣默默的看了韩如静一眼,转身坐上车朝安雪晴的小店驶去。

车上没有一丁点的声音,只有空调的冷气发出嘶嘶的轻微响声。安雪臣一直目不斜视,安静的注视着前方的路况。韩如静低着头,有些不自在,大多数的时候,安雪臣总能调动气氛,像今天这样沉寂的日子少之又少。

韩如静有些憋闷,伸手按开了音响,车内顿时流泻出一首只有半段的老歌:我的心痛痛痛进心里我的眼泪流不停从新山流到新加坡家里老天还在下着雨我又到底做错什么事情我打电话去问你你说要我不要再苦苦恋着你寻找另一片天地我不可以我要的只有一个你没有人可以代替你我愿把所有最美好的统统都给你……

这歌词,让韩如静听着很是不舒服。正想把CD关掉,却让安雪臣阻止了。“听一会吧,这歌,很应景……”

安雪臣的话中之意,韩如静不想深思,别开头,看着车窗外面,也没有应声,只有那几句歌词在不停流泻。韩如静的心里忽然难过起来,他们,到底做错什么事情,苦苦相恋,却不可以……

歌声终于消寂,安雪臣关掉了声音,问道:“如静,既然你给我们机会,为什么又要逃避?我给你这几天的时间,还不能让你想清楚吗?”

韩如静没想到安雪臣忽然正经的发问,有些迷茫的说道:“我不愿想,更害怕想……”

安雪臣握着方向盘的修长指节有些泛白,像是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紧绷着声音:“你这样一直逃,又能逃得掉自己的心吗?就因为青瞳的出现,你把放下的包袱又重新捡起来,难道,你就一直在那个阴影里活着吗?”

安雪臣的话句句犀利,韩如静仍不住有些发抖。“可是,青瞳说的没有错……”

“你到现在还认为雪宁的离开是你的过错吗?韩如静,你清醒一点,那是个意外……完全是个意外……”安雪臣控制不住的怒气上扬,黑色的路虎在行人道上紧急刹车,发出了一声巨响,“你一定要把意外揽到自己身上,那就是愚蠢。”

安雪臣的指责让韩如静泪如雨下,颤声说道:“可是,雪宁对我说,他恨我,恨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

“你就为了他的一句话,要把你和我的幸福就这样生生的毁掉吗?”安雪臣的脸色暗沉,声音里是满满的心痛和无奈。

“雪臣…….对不起……我……”韩如静哽咽的几乎说不出话。

“对不起……”安雪臣直直的看着韩如静,眼里满是痛楚,“你知道吗?你每次和我说对不起,都是因为他……明明你喜欢的是我,为什么要为了他和我道歉。如静,我要的不是你的对不起,你知不知道?”

“可他……已经死了……”韩如静颤抖的说着,她不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而是,她觉得只要她快乐了,雪宁的在天之灵就会难过。“我欠他的,没法再还给他。”

“那我呢……你欠我的,就不该还吗?若你欠他的是人命,那……你欠我的,难道就不是一条人命?”安雪臣双手死死的握着方向盘,才能控制自己不出手想掐死面前的蠢女人,“我知道的,远比你想得到的多,我不说,只是不想增加你的负担,并不是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从我眼前消失……”安雪臣狠狠的甩下话,下车走到不远处的花坛边抽烟。

安雪臣的话震得韩如静心神俱裂,她从没想过……安雪臣怎么可能知道?而他明明知道,为什么不阻止,这么多年来,从未提及……韩如静心里惶恐,当年的事情,安雪臣到底知道多少?又或是……她不敢想,若是雪臣知道全部的真相,会不会亲手毁了她……但,她却不敢问……万一,只是试探,那么,她岂不是被请君入瓮了。

没过一会儿,安雪臣终于阴鸷着脸回到了车上。语气平静了不少,说道:“好了,别多想了。刚才是我太着急了……我可以给你时间,但你不能不让我靠近。”安雪臣叹了口气,“如静,你了解我的,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说完,安雪臣发动了车子,重新上路,再无它话。韩如静觉得有些胆战心惊,安雪臣的话,她听的很明白,也明白雪臣的性子,平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若是触到了他,绝对是玉石俱焚的下场。只是,她始终也无法问出口,雪臣知道的事情,到底有多少?这又成了韩如静心里的隐忧。

到达安雪晴店里的时候,这好快到开张的吉时了,安雪臣的面色已经恢复如初,一点都看不出一样,韩如静也只好强撑着笑脸,和安雪晴打招呼。

“雪晴姐姐,开张大吉。”韩如静看着安雪晴,多年不见,雪晴姐姐的脸上更见风霜,看来是真的过得不好的。

安雪晴也诧异韩如静会来,而且是和安雪臣一起来的,看了身边的弟弟一眼,不禁暗自叹息:没想兜兜转转,终于还是这样的结局,真是何必当初呢?“如静能来,我真是意外惊喜,谢谢这么多年,你还记得我这个姐姐。”安雪晴的眼眶有些微红,当年她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觉得雪宁身子弱,偏帮了雪宁,愧对雪臣和如静,现在他们能再一起,也算让她心安。

“雪晴姐姐说的哪里话,当年姐姐对如静的情谊,如静怎会忘记。”韩如静也有些感触,加上刚在车里哭过,上前拉住安雪晴的手,眼中又隐隐有了泪光。

“好了,大喜的日子,高兴才是。姐姐第一次做老板,要有气势才行。”安雪臣见气氛伤感,忙出声宽慰。

“是啊,我倒是不知,雪晴姐姐店里都买什么好东西?”韩如静觉得安雪臣说的有理,复又笑了开来,岔开话题。

“也没什么,就是些工艺品,让雪臣带你参观一下,我这边还有事忙。”安雪晴说着就走开招呼其他的客人去了。

安雪臣看向有些尴尬的韩如静,柔声问道:“去看看?”

“好。”韩如静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在车上吵得那些激烈,现在却熟若无事,确实让人不安。

“走吧。”说着,安雪臣率先朝店里走去,韩如静跟在他身后,心思百转千回,她,真是越来越看不懂安雪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