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所以,别再犹豫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035 2013-07-09 15:19:49

  祁晔的车里,气氛沉闷,安青瞳有些胆怯的瞥了一眼身旁一声不吭的祁晔,发生这样的事,不知道祁晔是什么想法?虽然祁晔很少过问她的事情,但并不代表他可以任由她在他眼皮子底下为所欲为。安青瞳很清楚祁晔的底线,是绝对不能逾越的。

“这就是你今天来的目的?”祁晔看着窗外,冷淡的问道。

祁晔忽然的问话让安青瞳吓了一跳,细细转念却想不透祁晔如此问话的意图,避重就轻的说:“我原本只是来祝贺雪晴姐姐新店开张的,没想到会碰到韩如静他们,一时忍不住就……”安青瞳没有说下去,想来接下去的事情祁晔已经十分的清楚。

“你们的私人恩怨我不管,但你记住,我不过问你的事,你也不要干扰我的计划,韩如静,你还不能动她……”祁晔冰冷的声音里有着不容置疑的命令感,让人无从反驳。

“为什么?你知道我回来就是为了要她好好偿还的。”安青瞳不服气的问道。

“我做事,需要向你解释吗?”祁晔冷冷的回答了一句。

安青瞳不可置信的看着祁晔,从接触祁晔开始,他虽然冷淡,但很少如此和她说话。莫名的,安青瞳想到了一种可能,不由的大吃一惊,忍不住的问道:“难道……你对那个贱人有兴趣?”安青瞳没用喜欢两个字,她觉得韩如静不配得到祁晔的喜欢。

祁晔冰冷的目光射过来,语气更是像结了冰似得:“注意你的措辞,青瞳,不要太放肆……”

这是祁晔一天之内第二次说她放肆,安青瞳更加确信祁晔对韩如静另眼相待,以前,不管她如何胡闹,祁晔从没有说过如此的重话。韩如静那个小贱人,难道真的是狐狸精投胎的,能把男人的魂都勾走,雪宁哥哥是这样,安雪臣更加不用说,一直闹到兄弟反目,如今,连祁晔这种不近女色的冰山也替韩如静说话,安青瞳这是气结,这些男人的眼睛是不是都瞎了。

祁晔已经闭上眼睛假寐,一路上再没有开口,他身上的冷肃气息,窒的安青瞳讪讪的闭了嘴,再不敢说什么。

由于韩如静坚持不去医院,安雪臣只能一路驱车带她去了他的公寓。原本韩如静想回自己那里的,可是一路上安雪臣的脸色都异常的难看,紧绷着一张俊容,一言不发,韩如静怕今天一天的事情累加起来已经触怒了他,不好再强求,只好默不作声的跟着安雪臣回去。

从上车开始韩如静仔细的想了想今天的事情,觉得一团混乱,安雪臣的无端怒气,和他话里透漏着的蛛丝马迹,韩如静实在无法判断他到底知道了多少内情。从重遇之后,安雪臣没有提起过当年的片言只语,他隐藏的那么深,又是为了什么?

韩如静实在不能不猜测安雪臣的想法,若是他清楚当年的一切,怎么还能心平气和的对她一如当初。可是,安雪臣的话里的确是透露出他知道全部的实情。再加上安青瞳三五不时的这么一闹,韩如静忽然觉得无比的头疼,她,难道又要回到那些纠缠当中去了吗?

“想什么,这么出神?”安雪臣淡淡的语气把韩如静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安雪臣的公寓里,安雪臣正在装一个冰袋,然后敷上了韩如静肿起的脸颊。

“没什么。”韩如静连口否认,“你什么时候弄的冰袋?”

“你发呆的时候……”安雪臣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看了一眼韩如静高高肿起的脸颊,心疼的说,“以后,离安青瞳远一点……”安雪臣的眼中有些担忧,严景晨给他的信息,虽然还不完整,但足以让他心生警惕,安青瞳,似乎是专程为了如静而来。况且她的背后还有个敌我不明的祁晔,更让安雪臣忧心。

韩如静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说话的也有些含糊:“又不是我要靠近她,是她找我的麻烦。”

“知道她是来找你麻烦的,以后还不绕着走,放机灵点,别硬碰硬。”安雪臣淡淡的责备,更多的是浓浓的关心。今天如静的反击虽然很解气,可是要不是祁晔和他在场,安青瞳岂会善罢甘休,到最后一定两败俱伤。

韩如静知道安雪臣指的是她今天势均力敌的还击,她一向恩怨分明,但也不敢说个不字,只好应承着说:“知道了,我也是怕麻烦的人。这么肿,不知什么时候能退……”安青瞳这一巴掌倒是使了十足的力气,果然是对她怨恨已久。

“你也不一样,手疼不疼?”安雪臣有丝取笑的说道,拉过韩如静的手,翻过来看了看,握在手里轻轻揉了起来。

韩如静看安雪臣的脸色好像有些好转,暗暗呼了口气,惴惴不安的问:“雪臣,当年的事,你都知道……”她不想问的,可是不问自己肯定会胡思乱想的纠结死。

安雪臣本来揉手心的动作忽然顿了一顿,沉吟了一会,又继续揉了起来,没有抬头,只是淡淡的问:“你想让我知道多少……”

韩如静忽然语塞,脸色彷徨,嘴唇蠕动了一下:“你……都知道……”雪臣的话,是这个意思吧,所有的事,他都是知道的,他不说,只是等着她告诉他。

安雪臣的脸色晦暗,叹了口气,无奈的说:“我说过,不想给你压力,你能明白吗?过去的,都事过境迁了……何必再提……”安雪臣的眉心爬上疲惫,他当时知道的时候,不是不恨,也不是不痛,但最终,他选择了封存和忘记。

韩如静的眼眶忽然红了,大滴大滴的眼泪滚落下来,她以为她隐瞒的很好,这件事情只有安雪宁和她知道而已,没想到……安雪臣竟然隐忍了那么久……犹记得当时安雪宁像撒旦一样的话:“韩如静,你想补偿我是吗?那么,就用你腹中的孽种以命抵命吧。安雪臣,也该尝尝痛和恨的滋味吧!”

韩如静当时第一次觉得安雪宁嗜血和黑暗,可是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温润如玉,神色清逸淡然,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说出这犹如恶魔的话来。这是韩如静第一次觉得安雪宁原来也如此的可怕……只是,她已经无从选择……

“雪臣……对不起,你应该恨我的……”韩如静带着哭腔,声音颤抖不已。

“我是应该恨你的,只是,最终也抵不过还是爱你的心。我想,我和他一样,虽恨你,却也爱你爱到无可救药……”安雪臣说的凄楚哀婉,更是无可奈何,他的确恨她,却也爱她入骨,不能割舍。

韩如静知道安雪臣说的那个他,是安雪宁……他知道了全部的真相,当然不可能再好好的叫他一声哥哥,与安雪臣而言,安雪宁的确不配当一个哥哥。安雪臣如此直言不讳,韩如静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无助,他们之间,终究是纠缠上了生死,无法全然圆满。

“对不起……是我毁了我们的孩子……”韩如静已泣不成声,她不是不痛,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她都会在噩梦中惊醒,无眠到天亮,她想到这件事情就会难过,控制不住的痛哭。所以,她只有拼命的念书和做事来麻痹自己,让自己无力去想这些。她,甚至接受过心理治疗,才能慢慢的走出来……只是,仍旧无法坦然的面对安雪臣,只是不曾想过,安雪臣能宽容到这个程度,她清楚,这需要一颗多么强大的心,是要爱的多深,才能不怨不悔。

安雪臣轻柔的把韩如静抱在怀里,心下淡淡痛和淡淡的疼夹杂在了一起,扯得他难受的不能呼吸。他知道,她的自责不亚于他的怨怼,他甚至知道她曾看过心理医生,也因此,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去打扰她。他不过,还想继续好好爱她,如此而已,他想,他也不会再有力气去这么的爱一个人,用尽了他的青春年华。“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我不怪你,你也不要再责怪自己。不管我们欠了他什么,都已是还清了,所以,不要犹豫了,好吗?”安雪臣的话轻柔的拂过韩如静的耳边,像是安慰,像是倾诉,像是请求……

韩如静靠在安雪臣怀里,怯怯的问:“雪臣,真的不怪我吗?”

“我心里放不下你,又怎忍心怪你。你难过我也不好受,彼此折磨而已……我们折磨的还不够吗?”安雪臣的话里有着浓重的伤痛,像是和韩如静诉说又像是自我倾诉。

韩如静的心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背负这个秘密这么久,都快要让她不堪重负了,如今能够在安雪臣面前说出来,是一种解脱。“雪臣,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的谅解……”韩如静的思绪有些凌乱,喜悦中带着不可置信,她的确是不能相信安雪臣这样就原谅了她。

“你只要……爱我就行了。”安雪臣在韩如静耳边轻轻的诉说着,温热的气息拂过韩如静的耳尖,如此宁静的时刻,只是彼此拥抱,已经心满意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