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什么最能填饱我,你知道的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91 2013-07-09 15:19:49

  周一的时候,安雪臣坚持送韩如静去上班,韩如静一想车子还在韩家大宅里停着,也就没有刻意推辞。周末一整天,韩如静除了回去拿些衣服之外,都呆在安雪臣的公寓里。安雪臣忽然变得强势,而韩如静因为心里放下了包袱,变得格外的柔顺,几乎都遂了安雪臣的意愿。

临出门前,韩如静反复的照着镜子,再三确认脸上的红肿已经消退,可以怎么看还是有些淡淡的印迹,有些不甘心的说:“真的看不出来吗?可是我怎么觉得还会有些痕迹?”

安雪臣站在韩如静的身后,有些好笑的看着左右打量的韩如静,女人果然对自己容貌的追求是无限的,再漂亮的女人也是如此。像如静这么漂亮的公主,还是觉得自己不够完美。于是从身后抱住了韩如静的腰,笑着说:“放心吧,我的如静这么漂亮,太完美都要担心死我了……”

“可是我今天还要去祁氏谈合约,这样的仪容真的不合适吧。况且祁晔知道那天的事情,一定会关注的。”韩如静还是不甚满意,又在脸上盖了一层粉,又把头发放了下来。

“盘上去,你这样是引人犯罪……”安雪臣看着镜子中长发披泄而下,更显得脸庞娇俏妩媚的韩如静,粗声说道,眼神变得迷离,气息变得炙热,显然是让如静的样子勾动了心火,“真想把你藏起来,免得出去招惹人……”说着就朝韩如静雪白的脖子上吻了上去。

灼热的气息拂在脖子上,酥酥痒痒的感觉让韩如静几乎站不住脚,心里警铃大作。这两天因为她脸上的伤,安雪臣倒是安分守己的没有碰她,不过两人同床而眠,安雪臣的忍耐她清楚的很,不会现在熬不住了吧。轻轻的喘了口气,韩如静语调不稳的说道:“别闹……我要迟到了……”

“迟到就别去了……也不稀罕那个……”安雪臣说的霸气十足,一使劲把韩如静的腰转了过来,就要吻上她的唇。

韩如静好不容易从彼此交缠的气息中找回点理智,偏头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说道:“我稀罕,这是我的工作,你是总字级别的,自然不能体会我们这些给人打工的心情。”

“放过你,可以,那你说……怎么补偿我。”安雪臣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只是有些耍赖的要求,其实他也只是闹闹她而已,知道如静对工作的执着,绝不是可以让他肆意豢养的女人。

这话韩如静自然是听的懂的,补偿,无非是贡献自己的身子,让他爽一下。韩如静通红着脸,小声的说了几个字:“晚上……悉听尊便。”

安雪臣眼睛一亮,难得韩如静肯主动献身,他绝不会放过,贼兮兮的笑了笑,说道:“你说的,不许反悔,下班乖乖的等我去接你。还有,记得把头发盘起来。”说着放开了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韩如静唇边偷了个香,退了出去。

韩如静不禁失笑,原来,这个男人的占有欲也不是一般的强,还喜欢管东管西,不过,她心里倒是甜的很。想着,韩如静心情甚好的开始重新盘头发……

秦氏总部一沉不变的例会之后,秦澜和韩如静一起回了她的办公室。走进刚落座,韩如静就颇为不解的问道:“秦特助,我特别不明白,下午的签约有安总和律师团在,我们只是个摆设,您是闲的慌吗?”

秦澜坐在韩如静的对面,两人隔着一张桌子,他双手交叠的放在膝盖上,看上去风流倜傥的模样,十分随意的说:“我很忙,但为了秦氏的基业,我还是决定牺牲一下自己宝贵的时间。”

秦澜的这番歌功颂德引来韩如静的一阵嗤笑,“如此大的高帽子,您还真敢往自己头上戴,也不怕压坏了你的脖子。”

秦澜闲懒的看了韩如静一眼,说道:“祁晔高深难测,我怕你不小心入了他的局,还是多个人盯着的好。”

秦澜说的如此冠冕堂皇,韩如静倒也不好反驳,的确是秦氏的大项目,有秦澜在她的压力自然能小很多,不过她好奇的是,秦氏的律师团队有这么差吗?连个合约都搞不定。“既然如此,多谢了。”

秦澜状似无意的笑笑,低垂的眼眸敛去了眼中的深思,他记得祁晔的秘书联系他的时候如此说:“祁总希望您能出席签约仪式,也许有您感兴趣的。”他很好奇,祁晔手中有什么他感兴趣的东西……

“下午你坐我的车子,和父亲一起走。”秦澜说着站起来走出了办公室。

韩如静心里有些奇怪,要不是这个项目是她全权负责的,这样的签约仪式对她这个合作方负责人来说只是个当壁上观的看客,自然是总字辈的人物在台上各领风骚。于秦澜协助者来说连出席都不是必要的,怎么反倒是硬要去凑这个热闹……韩如静失笑的摇摇头,秦澜的想法一向不是常人能够揣测的,她管好自己就行了。

午休的时候韩如静再次准备了一下资料,不知是不是无意总盯着手机,手机却故意似得一点动静都没有,连平日里热闹的推销电?话也不曾接到。好吧,她承认自己是在等安雪臣的来电,可是……她知道他很忙,就算忙也要吃饭,吃饭的时候难道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

正胡思乱想的生着闷气,手机轻快的铃声终于响了起来,韩如静看到是安雪臣的来电,故意让铃声响了好一会儿才接,接通后也没有出声。

“如静……”话筒那头的安雪臣,声音一如往常的清越温暖,直渗心底:“吃过了吗?脸还疼不疼?”

一句接一句的关心让韩如静心头升起了暖意,有些酸涩的说道:“都几点了,当然吃过了。”

“那就好,开会有些晚了。”安雪臣的声音里透着淡淡的疲惫。

韩如静能够理解,偌大的一家公司,除了他父亲安季明就是安雪臣一个人在执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看似荣耀其实有苦自知,上请示下汇报,绝对够让人忙的焦头烂额。想到这里,韩如静的声音不禁柔和了下来:“这么晚了,还没有吃饭吗?工作再忙也要记得吃饭,赶紧去吃东西,回头饿出了胃病如何是好?”

“如静,你知道吗?有人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安雪臣的声音温和中透着懒散,暖暖的传了过来。

“我知道。”韩如静声音低低的说了一句,语气中透着淡淡的羞涩,“赶紧去填饱你的肚子,我先挂了……”

“什么最能填饱我,你知道的。”安雪臣这句话带着邪气的暧昧,明显的是在调情。

即使看不到表情,韩如静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这就是男人,无时无刻不在想……做……“不正经,在上班!”韩如静小声的娇嗔了一句,抬头看见秦澜已经敲门进来,于是又说,“不说了,我要去祁氏了。”

“万事小心,晚上等我!”安雪臣也不再啰嗦,挂断了。

本是及其平常的一句话,愣是让韩如静的心里起了涟漪,不禁有些想入非非……

“如静,你的脸怎么这么红?”秦澜在门口看到韩如静放下了手机,脸上有些潮红,才出声问。

“没什么,可能房间里热……”韩如静含糊的掩饰道,她怎么能让秦澜知道自己在被安雪臣几句话就轻薄了,“走吧,别让大伯等。”

秦澜看着韩如静不自然的背影,这种欲盖弥彰的说辞恰恰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微敛下眸光,刚才还不是很肯定,现在可以确定如静是和安雪臣在通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秦澜脸上有丝失落,不动声色的跟着走进了电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