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狭路相逢,祁晔你凑得什么热闹(2)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121 2013-07-09 15:19:49

  三人坐下后,都没有开口说话。直到侍者上完菜,安雪臣才淡淡的开口:“既然学妹说这里的菜色不错,就赶紧试试吧。他日回了英国,可不是想吃就能吃到的。”

安雪臣的话让林诗函的眼中聚集了一些愤怒,心里暗想:好你个安雪臣,这么快就想把我撇开了,也不想想当初要不是我,你们恒安能接这么大的生意吗?

“我们的合作还没结束,我这个主管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的回去呢?你说是吧,韩总监。”林诗函抬头看向一旁的韩如静,语气尖锐的说道。

韩如静好整以暇的说道:“我们秦氏和贵公司长期合作,林小姐贵为千金,自然有更重要的项目负责,这个项目既然已经上了轨道,不管贵公司派哪一位来接洽,我们都会好好沟通的。”韩如静的话说的冠冕堂皇,却摆明了是说林诗函可有可无,气的林诗函的脸色发青。

安雪臣强惹着笑,他就知道,他的如静在商场可不是白混的,林诗函初出茅庐,怎会让她占了便宜。随声附和道:“我想学妹出来这么久,林董事长一定很挂念你,这里也没什么大事了,先回去也无妨。”

看着安雪臣和韩如静一唱一和,林诗函的心里别提有多愤怒了,不久前两人还像陌生人似得,现在就好的如胶似漆了,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于是强挤出笑意:“我记得BEN以前和我说过,韩总监只是你的老同学,是么……”

“那是我惹了如静不高兴,她和我闹别扭不理我。这些小情趣,让学妹见笑了。我都有些不好意思说呢……”安雪臣说着状似亲昵的揽了一下如静的肩,韩如静也配合的故作娇羞。

安雪臣又沉吟了一下,忽然一本正经的说:“是我想的不周全,正式给你们介绍一下,韩如静,我的未婚妻,林诗函,我的学妹。”

安雪臣此话一出,不只林诗函心里一颤,就连韩如静也奇怪的看了安雪臣一眼,未婚妻?亏他说的出口,他们才在一起几天呀?怎么就变成未婚妻了?

安雪臣在桌下抓住韩如静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韩如静以为这是安雪臣想断了林诗函的念想,所以也没有开口反驳。倒是安雪臣敛下眸子里的得意,如此一箭双雕的机会,他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呢。

未婚妻?林诗函只觉得胸口一滞,他们,已经到了那个程度了吗?在林诗函的意识里,这些公子哥的女朋友可以很多,可是未婚妻却是很正式的,豪门大户,通常对这些事很谨慎。

“以前,从没听你提过?”林诗函语气落寞,讪讪的说道。

安雪臣挑眉,他们又不熟,有不要和她报备这些吗?嘴上却客气的说道:“这是我的私事,不好意思和学妹提,对了,到时候一定送上喜帖,请学妹来观礼。”

安雪臣的这句话,终于让林诗函有些坐不住了,脸上阴晴不定了一阵,说道:“我想起来还有事,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二位了。”说着就站起来,匆匆向门口走去。

安雪臣满意的看着林诗函离去,心里不免得意,原以为要费些功夫,没想到小姑娘脸皮子还挺薄,这样倒是省了他不少事。正得意着,转身看到韩如静盯着他的眼神,心里发毛,好声好气的问道:“怎么了?搞定了林诗函不是应该开心才对。”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变成你的未婚妻了?”韩如静口气闲凉的说道,安雪臣却忽然觉得有一阵冷风过境。

“那不是让林诗函彻底死心嘛。你也不希望我到处的桃花朵朵开,不是吗?”安雪臣巧言令色的诡辩。

“你还有理了。”韩如静气结,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男人,从来都能把歪理说成道理,于是冷声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何必这么计较,反正你早就是我的人了,不是吗?”安雪臣伸过一张灿烂笑颜,讨巧的说道,让韩如静觉得晃眼,却又无计可施,她怎么就忘记了呢,这个男人耍无赖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好。

“二小姐,这么有兴致来这里吃饭?”耳边忽然传来冰冷的戏谑声,韩如静抬头,就看到祁晔好整以暇的在不远处看着她。

韩如静忽然觉得今天是不是流年不利,刚走了林诗函,又来个冰块男,还让不让她好好吃饭了。但想着他们的合作关系,韩如静还是强打起笑容说道:“祁总,真是巧了,您也来这里用餐。”

“这位是……”祁晔也没有回答,眸光看向韩如静身旁的安雪臣,刚才他们的亲密他可是都看在眼里,当然也知道这是恒安集团的少主,不过,他就是想听听韩如静的说法。

安雪臣在听到祁晔的问候是已经恢复了沉静,刚才他一直在观察着祁晔,以前也听说过这个本市的传奇,不过因为生意上没什么交集,也不太在意。只是上次秦家的宴会上祁晔出人意表的表现,基于他对如静的另眼相待,他也搜集了一些他的资料,但后来,祁晔也没什么别的动作,安雪臣也就略微安心了一些,只要,他打的不是如静的主意,其他的他都不甚关心。

今天祁晔穿的铁灰色的手工西服,衬衫领带,十分正式,也衬得他阴冷的气质更加清华冷峻。这个散发着强大气场的男人面无表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安雪臣倒是无畏于祁晔的强大气势,站起来伸手清朗的开口:“您好,安雪臣。”

“恒安集团的公子,久仰。鄙人祁晔。”祁晔礼貌的伸手和安雪臣握了一下,语气平和冷然,然后忽然转头看着韩如静说道,“二小姐,就不再介绍一下?”

韩如静一阵发愣,有些懵了,他们不是相互报了姓名握了手,那她还要介绍什么?韩如静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祁晔……她是真的不明白啊。

祁晔忽然觉得这位二小姐看起来并不是一直干练机敏啊,像现在这样发糊涂的时候倒也挺可爱的。“二小姐和这位安先生的关系……”祁晔索性把话挑明了,他现在挺有逗弄她的兴致。

哦!韩如静才回过神来,不过心里暗想:她和雪臣什么关系,祁晔这么关心做什么?他一个高高在上的总裁,这么无聊关心别人的私生活。

“哦,雪臣是我的……”韩如静刚想说男朋友,手上就被安雪臣重重的捏了一下,转头看向安雪臣,发现他正目光炯炯的看着她,眼中警告的意味深浓,如静心里小小的咯噔一下,知道要是她说了什么雪臣不想听的答案,一定会被……修理的很惨,叹了口气,说道,“……未婚夫。”这个答案,应该能让安雪臣满意了吧。

果然,安雪臣眼中满是得意之色。很好,小妮子还听懂看眼色的,敌情不明,他可要先下手为强,免得祁晔有什么非分之想,他可不想冒一丁点的险。

“是吗?”祁晔淡淡的说道,“怎么,没听二小姐提过……”

韩如静心里翻了个白眼,暗想:拜托,他们熟吗?熟到可以谈论私事了?她怎么不知道?这个祁晔不是看起来冰冷的吗?怎么如此的爱管闲事?

安雪臣的眼眸深了深,心里有些不悦,祁晔是什么人?怎么关心起如静的私事来,还是,他就是对如静有什么想法。想到这里,安雪臣忽然伸手搂过了如静的腰,说道:“可能如静不喜欢和不熟的人谈论私事,祁总别见怪。”

“怎么会……好事将近,要恭喜二位了。”祁晔仍旧是淡淡的,余光瞥了一眼安雪臣搁在韩如静身上的手,如此明显的宣誓主权,这位安少主,是在担心吗?是信不过自己,信不过如静,还是怕他祁晔……横刀夺爱。祁晔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且不说他祁晔没这方面的兴趣,要是有……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我还有约,就不打扰了……”祁晔抬了一下眼眸,看着有些尴尬的韩如静和一脸谨慎的安雪臣,心想,他还是别杵在这里了,要是真打搅了别人的烛光晚餐,可是罪过。于是微微抿了一下嘴角,又说了一句,“二小姐,改天祁某邀约,可不要拒绝……”

如此暧昧不明的话,让安雪臣的瞬间变脸,添了些许怒意,祁晔,也太目中无人了,就这么当着他的面,大喇喇的邀请如静赴约,还是私人约会,是把他置之何地。

韩如静也吃了一惊,心里暗暗郁闷:祁晔她是唯恐天下不乱吗?这样的话,她回去要怎么和雪臣解释呀,真是害死她了。可是,他现在可是秦氏的大客户,一点都不能得罪,于是在安雪臣发作前笑着说:“祁总说笑了,公事上的邀请,如静定不会拒绝。”

祁晔只是微微扬了一下唇角,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欲走,却听到身后传来清丽的女声:“祁晔,怎么这么久,发生了什么事?”

祁晔转身,语气却柔和了不少,说道:“没什么事,遇到了熟人,聊了几句。走吧。”

祁晔正想离开,却不料身后的女子探头看了一下,这一眼却让彼此都愣住了。安青瞳……安雪臣和韩如静一下子都反应不过来,不曾想过,会在这里见到失踪许久的安青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