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那些曾经,难以释怀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768 2013-07-09 15:19:49

  韩如清的车子渐渐的驶出了韩家大宅,韩如静才恢复了正常的样子,说道:“哥哥要怎么谢我?”

韩如清目视前方,笑着说道:“不是你有话和我说吗?我把你解救出如此无聊的饭局,不该你谢我吗?”

“彼此解救,算扯平了。”韩如静扬扬嘴角,“找个安静的地方…”

然后,韩如静就再也没有说话,倚着座椅对着车窗外的夜色发呆。有韩如清在身边,她可以完全的放松,什么也不想,暂时的,也是好的。

韩如清侧目看了一眼韩如静,小丫头情绪很低阿。很多年,不曾这样了,总是和家里说她很好。其实,他心里明白,当年发生那样的事,她又怎么能真正的好呢?不过,是藏住心里的苦。他自己经历过,所以更加懂得。

车子在夜幕的马路上飞驰了一段路,来到一个幽静的地方。韩如静跟着韩如清后面走,抬头看到一幢风格怪异的建筑在群树环绕中,一片森然。

“哥哥,这里似乎…很阴森…”韩如静心里有些小惊吓,问道。

“你不是要安静吗?这里很合适。”韩如清推开大门,径自朝屋里走了进去。

韩如静只好无奈的跟了进去,这个地方看起来确实有些诡异,这么久了都没有个服务员出来露脸,好像一座废弃的空房子。

直到穿过长长的走廊,韩如静才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大厅的灯光耀眼的有些让人刺目。入目的尽是奢华,水晶吊灯,琉璃水墙,翡翠红木摆设,无一处不尽善尽美。

早有穿着唐装的服务员迎了上来,朝韩如清恭敬的说:“韩先生,晚上好,包间已经为您准备好,请跟我来。”

韩如清略微的点了一下头,拉着发愣的韩如静向前走。

“哥哥,看起来你是这里的常客?”韩如静有些反应不过来,木然的问道。

“那又如何?”韩如清淡淡的反问。

如何?韩如静有些小郁闷,说道:“这里看起来就像是金屋藏娇的奢靡地方。我很怀疑你来这里的动机?”

韩如清倒是认真的想了一下,才说:“也对,这么说起来,我让你来倒是有些不单纯的心思了,那你要不要进来坐?”韩如清站在包间门口,一脸的似笑非笑。

“既来之则安之,我一向随遇而安的。”韩如静满不在乎的越过韩如清走进包间。包间里倒是雅致的很,全然没有外面的晃目摆设,可是一看,还是低调的……都是奢侈品啊。韩如静坐下去,都有些小心翼翼。

服务员上了茶,恭敬的退了出去。韩如清才落座问道:“要不要再叫点吃的?”

“不用了。的确是没什么胃口。”韩如静摇头,忽然转移了话题,“我很好奇,哥哥一直不找女朋友,是念着旧情吗?”

韩如清的脸色变了一下,有些惊讶韩如静的问题,反问道:“怎么忽然想起了问这个?”

“哥哥先回答我吧。当年雪晴姐姐远嫁,哥哥可有后悔?”韩如静问的直接,虽然这样的确有些过于直白,就像是本已结痂的伤口重新裂开,雪上加霜。

韩如清端起了桌上的茶杯,默然的喝了一口,像是在酝酿如何回答。室内一片安静,韩如静也不催促,任由韩如清一人思索。好一会儿功夫,韩如清才缓缓开口:“没有能力,又岂容后不后悔一说。都过去的事了,多想无益。”

“如果能挽回呢?哥哥是否还愿一试?”韩如静的话似是一声惊雷,在韩如清的心里炸的闷响,他早已不敢再想。每当想起安雪晴失望愤恨的眼神,他都羞愧难当,是他的懦弱,让她远走……他还有何颜面求她谅解。

“我和她……早已不是当初的我们……”韩如清的声音苦涩,面容苍白无力。安雪晴,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愧疚,这些年,他不是没见过好的女子,不是没有过欣赏,只是,每当想起安雪晴,他都无法释怀,所以,是他硬生生的把一切可能都杜绝在心门之外。可,他亦没有勇气去见她,在辗转得知她过的不是安心顺意后,他更是无颜……

看到韩如清痛苦的样子,韩如静忽然觉得自己不忍相逼。也许,哥哥和她一样,并非无情,只是情怯,情到浓时,反生犹豫……怕触到的满目疮痍,都是疼痛……“我原先是想告诉哥哥,雪晴姐姐的小店明天开张,想问哥哥要不要一起去说声恭喜。当年雪晴姐姐待我很好,只是因为雪宁的事,生疏了。她离开夫家,回来多日,我竟不曾去看过她。想来惭愧……”韩如静声音低沉,长长叹息。

“她……在安家住的不好吗?何以自己出来开店?”韩如清神色微变的问道,像安家这样的商贾人家,有安季明这样的父亲,又岂容一个出嫁的女儿抛头露面。

韩如静紧了紧眉心,淡淡的说道:“这我也不清楚,只是雪臣和我说雪晴姐姐要开个小店,也许是长日寂寞,找个寄托而已。”

韩如清垂下了眼眸,不再问什么,室内顿时一片寂静,只有茶水的热气升腾弥散,韩如静看着轻烟缭绕,竟怔怔的出了神。轻声说道:“哥哥,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惬意舒适的静坐了,只是这样坐着,什么都不用想,真好。”

韩如清抬头,看到韩如静满脸的落寞,不禁心头一怔,这丫头,今天端的是不对劲。于是问道:“如静,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吗?若是可以……说给我听听。”

“哥哥,难道只因为我没有信守承诺,老天就要一意的惩罚我吗?难道真是雪宁在天上看着,定要我和雪臣形如陌路……我们不过在一起几天,青瞳,她就出现了……她说我背叛承诺……”韩如静话中苦楚,语带颤抖。

“青瞳?她不是失踪了吗?”韩如清皱眉问道。

“我也不知道。看到她,我就像看到了雪宁,在声声指责我背信弃义……”韩如静的眼眶里有一滴清泪滑落,“我知道是我的错,可是……我已经没有机会赎罪了吗?我对不起雪宁,但……更对不起雪臣的一路相伴。”

“如静,不要责怪自己,一切都是天意。雪宁宽厚善良,又怎么会忍心看你痛苦,他也一定希望你能得到幸福。不要因为青瞳的话作茧自缚,知道吗?”韩如清伸手握住韩如静的手,只觉手里一片冰冷,韩如清不觉心疼,多年前,他就隐约觉得,如静和安家兄弟俩必定纠葛不清,只是没想到雪宁已离开多年,仍旧是如静的心魔。

“哥哥,道理我都知道,只是……心魔难处,日夜难安……”

“好了,不哭了……多哭伤身,是要哥哥心疼死吗?”韩如清替妹妹擦掉眼泪,转移了话题,“最近和祁氏的合作还顺利吗?”韩如清心中有些担心,祁晔为人,诡异多诈,他担心如静会吃亏。

“恩,挺顺利的,下周就可以签约了。祁晔对我倒是不错,也不像外界传说的那些冷血。”说起工作,韩如静已擦干眼泪,恢复如常。自己原先是想给哥哥撮合的,不曾想到控制不了心情,反倒让哥哥劝慰自己了。

“毕竟不太了解此人,万事要多留心才好,知道吗?你本性纯良,若是吃亏要和我说。”韩如清还是不太放心的叮嘱,虽不接触祁晔,可看他一身肃杀之气,定是不好易于之人。

听到韩如清的碎碎念,韩如静的心情反倒转好,只有哥哥才会拿她当小孩子一般。“知道了,哥哥总以为我长不大呢!我懂得分辨的……”

韩如清笑着看妹妹撒娇,宠溺的说:“在哥哥眼里,你永远是哥哥手里牵着的小公主,有哥哥一日,定不让妹妹受人欺负。”

“哥哥,你那么好,要是我能爱上你就好了……也省了那些烦心事……”韩如静眨巴着眼睛,认真的说道。

“谁让为兄太有做大哥的架势,不过,还是不要了,我怕雪臣加害于我。”见韩如静会开玩笑了,韩如清也松了口气,语气轻松的调侃起来。

一时之间,兄妹两人倒也忘记了愁绪,在静谧的时光中说些儿时趣事取乐。都说小时候希望自己快些长大,却不想长大后只是徒增烦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