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二小姐,这两天还好吗?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851 2013-07-09 15:19:49

  秦安一行抵到祁氏的时候,早有祁晔的秘书在门口亲自迎接。“秦总,祁总已经在会议室等候各位了。这边请!”

秦安略略的点头,没有说话,只是跟着引导走进专属电梯,后面秦澜、韩如静等一众人都默默跟上,这样的正式场合,尤其讲究职位高低,一点都不能僭越。

一路沉默,十来个人一路行到会议室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异样的声响。会议室的门打开来,祁晔的秘书恭敬的说:“祁总,秦总到了。”

祁晔从主座站了起来,向迎面走来的秦安伸手,不热切不疏离,只是客气礼貌的说道:“秦总,欢迎!”简短的话,有一种天生的主导气势。

秦安在商场打滚多年,自然不会被祁晔的气势吓到,也礼节性伸手与祁晔相握,说:“祁总,幸会!”

完全的社交礼仪,疏离完美。韩如静站在秦安身后,淡淡的想着。抬头环顾了一下会议室,布置的倒是很隆重。又见祁晔和秦澜寒暄了几句,虽只是礼貌的客套话,但从祁晔嘴里说出来,也算难得。

韩如静正出神的想着,没想到祁晔忽然点到了她的名字,还说了一句让大家都莫名其妙的话:“二小姐,这两天还好吗?”

韩如静回神看到祁晔正盯着她的侧脸看,反应过来说的是安青瞳打她的事情,心里有些觉得诡异,莫不说秦安和秦澜投来质疑的眼光,连会议室里其他的员工眼神中都有着明显的诧异,如此重要的会谈场合,自家平时死人都不会抬一下眼皮子的老板竟然和合作方的二小姐闲话家常,他们有这么熟悉吗?到了可以如此随意问候的地步。

“我一切都好,多谢祁总挂心。”韩如静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随即满脸从容大方的回答。

祁晔又看了韩如静一眼,最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招呼秦安入座。

韩如静也在座位上坐下,却瞥见秦澜投来的询问目光,韩如静只是无声的笑了一下,移开了目光,现在,可不是解释的时候。况且,这是,不想让秦澜知道。

签约仪式按照程序一项项的走着,和每一次签约一样,没什么新意,韩如静无聊的眼皮子有些打架,却又故作精神。祁晔自始至终都和秦安淡淡的寒暄着,没有向她这边投来一点关注,倒是让韩如静放心不少,只是偶尔抬头看到秦澜洞察的目光,韩如静心里莫名的觉得心虚。不知为什么,秦澜看她的眼神,总是让她心惊不已。

终于两位老总在合约上各自签下了大名,并交换换了合同,以示签约成功。现场顿时报以热烈的掌声,只见祁晔和秦安再次握手,祁晔仍旧淡淡的说道:“晚上我准备了酒会,请秦总和公子以及二小姐一定赏光,一来为了庆祝签约成功,而来也感谢在座诸位这些天对这个项目的付出。”

祁晔的话说的客气周到,让人拒无可拒,韩如静抬头,和祁晔的目光撞在了一起,祁晔的眼中深不可测,只淡淡的看着她,就让韩如静心里无端的紧张起来。

“既然祁总盛情,秦某一定赏光。”秦安客气的说着站起来,准备离开。

祁晔把目光从韩如静身上调回来,看向秦安,状似无意的笑着说:“听闻秦总的夫人也是叱咤商界的巾帼英雄,不知祁某是否有幸一见?”

此话一出,秦安的脸色隐隐的变了一变,有些不明白祁晔话中的意思。虽说这些商业酒会一向是可以携伴出席的,但白茹有自己的生意,一向事忙,他通常都是和秦澜一起出席的,祁晔这个要求看似不太过分,但秦安不解为什么要特地的提出来?

秦澜也觉得奇怪,祁晔特地约见他已经够诡异的了,现在还要见他的母亲,这祁晔到底打的什么主意,秦澜的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

“祁总盛情,秦某本不该推辞,但贱内事忙,我也不能替她应承……免得辜负祁总一片美意。”秦安四两拨千斤的推辞了。

祁晔像是无所谓的笑笑,说道:“既然如此,祁某也不勉强。秦总慢走,我还有些话想和具体负责的二小姐和秦特助讲,不知是否方便?”

“当然,那我就先告辞了。”秦安说着就离开了会议室。留下秦澜和韩如静面面相觑,尤其是韩如静觉得好奇,秦澜和祁晔并不接触,祁晔留下他做什么?

“带二小姐去办公室等我,我有些话想单独和秦特助谈。”祁晔已经吩咐了秘书。

秘书走到韩如静身边,恭敬客气的说道:“韩小姐,请跟我来。”

韩如静看了秦澜一眼,有看了看祁晔,但两人都没有要开口解释的意思,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秘书出了会议室。

一众下属早已经散去,偌大的会议室里就剩下祁晔和秦澜两个人。祁晔气定神闲的坐着,右手搁在光洁的会议桌上无声的敲打着。

秦澜见祁晔没有开口的意思,气氛显得安静到凝滞,终于还是按耐不住的开口问道:“祁总约见我,到底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

祁晔抬了抬眼皮子,终于清冷的开口:“秦特助一定很奇怪祁某为何想见您的母亲吧?”

“愿闻其详……”秦澜终于知道原来重点在母亲身上,可是祁晔和母亲并没有什么交集。

“其实祁某也没见过秦夫人,不过受人之托。还烦请秦特助带句话,不知秦夫人还记不记得赵岚,相信秦夫人会有兴趣来晚上的酒会。有劳了!”祁晔说着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祁总……”秦澜出于本能的出声留人,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问什么?祁晔没头没脑的抛下这么句话,的确让人匪夷所思。

祁晔站定,回头补充道:“秦特助只管传话就是了,至于令妹,祁某和她还有些私事,秦特助请先回。”祁晔说完笑了一下,转身离去。

祁晔如此暧昧不明的话,让秦澜一头雾水,纵使他平日如何思路敏捷,也摸不透这些话的意思。祁晔和如静的私事,到底是什么事?这两人怕是已经牵扯了公事之外的,祁晔这样的人,只怕也是情场高手。不过,如此明目张胆的留人,秦澜量祁晔也不敢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情来。还是,先解决了母亲的事吧。

祁晔的办公室里,韩如静思来想去的,也不明白祁晔避开大伯和她,私下约见秦澜是什么意思?当然不会是因为公事,若是私事的话,他们俩能有什么私事?韩如静想起第一次见祁晔的情况,难道和老头子有关?祁晔的接近,一定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祁晔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韩如静若有所思的样子,于是扬声说道:“二小姐好奇什么,祁某很愿意解答?”

你找秦澜干什么?韩如静虽然很像这么问,但没有笨的开口,既然特意支开了她,必然是不想让她知道,想必再问也是枉然。“祁总,找我有事?”

祁晔在韩如静面前站定,心里倒有些佩服,脸上明明很想知道自己和秦澜的谈话,却能忍住不问,的确够淡定。忽然倾身,抬手掰过韩如静的脸颊,仔细的看了好一会儿。

韩如静被祁晔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一时之间忘记了反应,祁晔近在咫尺的脸,鼻尖散发出冷冽的气息,韩如静心里不禁有些发抖,不知道祁晔到底要干什么。

须臾,祁晔放开了手,直起身,淡淡的说道:“好的挺快,倒是看不出什么痕迹了。”

韩如静这才喘了口气,明白祁晔在看她被打了一巴掌的脸颊。“谢谢祁总关心,已经不碍事了。”

“的确是青瞳的错。”祁晔已经退了开去,在韩如静对面的沙发坐下,双腿随意的交叠着,又道,“不过二小姐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真是让祁某打开眼界啊!”

这句是褒是贬的话,揶揄的成分居多,再看向祁晔眼中的戏谑,韩如静竟然有一丝不好意思。“让祁总见笑了。”

“二小姐每次让祁某都觉得惊奇,要不是二小姐名花有主,祁某都忍不住要倾慕了……”祁晔不知怎么的,忽然说了这么一句,似笑非笑的眼神打量着韩如静。

韩如静心里大窘,知道自己是让祁晔口头上占了便宜,还挑不出毛病。像祁晔这样的人,要是真看上了什么,哪里会轻易罢休。“祁总说笑了,不过,祁总怎么认识青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