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二小姐盛装,让祁某看迷了眼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383 2013-07-09 15:19:49

  “祁总说笑了,不过,祁总怎么认识青瞳的?”

祁晔收回了打量在韩如静身上的眼神,似是回忆的口吻,说道:“她,算是救过我的命。”

祁晔的回答倒是出乎韩如静的意料,却又合情合理,以祁晔的为人,要不是这样的原因,又怎么容得下安青瞳在他身边如此的放肆。

“你们的恩怨,倒是挺深……”见韩如静不说话,祁晔像是有了刨根问底的兴致。

听祁晔这么说,韩如静也不清楚祁晔到底知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若是知道,这样故作不知的试探是为了什么?若是不知,以他的个性又何必管这个闲事?青瞳即是救了祁晔,祁晔必定许了她什么好处。他们的这些事,在祁晔眼中也许根本就不是个事。

韩如静如此想了一圈,才避重就轻的答道:“都是年少轻狂,让祁总看了笑话。”

祁晔见韩如静不愿回答,也没有逼问,他旁观了这么一遭,多少看出了是些陈年的多角爱恋,年少时谁没有一眼的心动,疯狂的爱上某个人……只是,看来多年之后,仍有些陈年旧账,没来得及清算。

祁晔几不可见的牵了牵唇角,说道:“年少,才有冲动的权利。二小姐以为呢?”说完,也等韩如静回答,又说,“晚上,期盼能和二小姐共舞一曲。”

“多谢祁总抬爱。如静先告辞了。”韩如静优雅的笑着说,祁晔的逐客令,她自然是听的出来,谈话到这个程度,的确不能继续了,她想知道的事,他不能告诉她,他有兴趣一问的,她也不愿多说。

出了祁氏大楼,韩如静看到秦澜的车子还在,想必是等她一起回去。上了车,韩如静看到秦澜的眉头微微的紧锁,像是有什么困扰,终于忍不住问:“祁晔和你说什么?”

“祁晔找你说什么?”几乎是同时的,秦澜也转头问韩如静。

然后,两人在沉寂数秒后同时笑了出来,还真是心有灵犀呢。

“单独约谈,这是第几次?”秦澜的口气不是很好,以韩如静来祁氏的次数看起来,这绝不会是第一次。

“不记得了。你先回答我的问题?”韩如静一掠而过,倒是逼问秦澜。

秦澜好看的眉头又皱的紧了一些,想起刚才自己和母亲通话时母亲的反应,竟然只是犹豫了片刻,没有再做任何多的询问,就答应了下来。这不像母亲一贯的作风,反而让秦澜心生疑虑。

“回答不了,那我也不回答了。”韩如静耍赖的说着,她和安青瞳的事,不打算让秦澜知道,又补充了一句,“送我回家吧。”

秦澜侧目看了韩如静一眼,见她正在发信息,抿了抿嘴,终是没有说话。

韩如静是在给安雪臣发信息,心里有些抱歉,晚上本来说好的,因为酒会的事情,只好……有时候,这些应酬,大家都烦,却又不能不出席。这就是社交,给一些人往上爬的机会,让一些人传递有用的信息,更甚者,让一些人达到自己的目的。

[雪臣抱歉,晚上祁氏安排了酒会,我要过去待一会……]韩如静只是初略的说了一下,相信安雪臣一定能够明白,大家都在商场打转,清楚知道有些事情并不能避免。

只过了一小会的时间,安雪臣就回了信息。【结束的时候告诉我,来接你。】

想必,安雪臣也是忙碌,只回了这么几个字,却也透露了关心和了解。没有任何抱怨,韩如静唇角弯起了一抹笑,雪臣如此贴心,她真是满心欢喜。

秦澜侧目瞥见韩如静独自微笑的侧脸,漾着浓浓的喜悦,心里忽然觉得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有些刺得难受……秦澜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面无表情的抿着唇,脚下踩油门的力度也大了不少。他觉得自己真是要疯了,管不住心里的胡思乱想。以前,他觉得只要把如静推给安雪臣,他就能死心,现在目的达到了,他竟然更加的气闷,他也说不清到底是气闷什么,也许更多的是鄙视自己的不堪……

祁氏的酒会虽是针对和秦氏合作的项目举行的小范围的宴会,但挑选的地方低调雅致。当然,作为合作方的执行人,韩如静和秦澜来的较早。韩如静一下午都在家里折腾,既然祁晔说了想邀她跳舞这样的话,韩如静自然要准备一下,不然若是扫了祁晔的兴致,项目的进行自然要困难许多,得罪了大老板,哪还有什么好果子吃。

韩如静穿的是淡紫色的低胸晚礼服,样式很简洁大方,只左肩上有一根带子斜斜的系住,脖子上同样一条款式简单大气的镶钻项链,再无其它饰品。长发盘了一个韩式的发髻,只用了一根同色系紫色水晶定型簪固定,脸上的妆容倒是比平时浓了一些,这样的酒会,不化妆是对主人的不恭敬,社交礼仪可是半点也马虎不得。

韩如静今天的穿着算是讲究,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大方雅致,却又低调不张扬。秦澜每次看到如静穿礼服出席宴会就会觉得让人移不开眼,仿佛她天生就是一个优雅精致的公主,只需要在宴会上静静的出现,就能吸引无数艳慕的眼光。这是的如静,褪去了平日里干练的光华,婉约神秘的气质彰显无遗,很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秦澜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这样的想法:像韩如静这样的女人,天生能激发男人的占有欲,想要征服她,最后却甘愿被她征服。而她自己,其实并没有意识到,除了安雪臣,是她生命中的意外……他们,是把彼此当做了自己……

“秦澜哥哥,你好像有心事?”韩如静已经看了秦澜好一会儿,却发现这位大哥神游的厉害,完全不在状态。

秦澜猛地回神,发现自己想的有些远,不禁失笑,自己好像被下了什么失心咒,总是如此被分了心神。今天的宴会,他可不是一个看客,祁晔和母亲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也许,这才是祁晔针对秦氏的原因。

“祁晔来了……”韩如静小声的说道,秦澜跟着看过去,发现祁晔出现在宴会厅的门口,一时之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有一种人,天生就是发光体,能受万众瞩目。以前,如静觉得秦澜是,雪臣也是,但他们都显得清华卓然,而祁晔的冷然,更让人不敢靠近却趋之若鹜,争相追逐。人,越是神秘,越能激起他人的好奇。

一路上都有人和祁晔恭敬的打招呼,祁晔只是略微的颔首示意,神色寡淡,直到走到韩如静面前才站住,幽黑的眼睛里深不见底,却一言不发,直盯的韩如静心里发毛,站立不安。

“祁总……”韩如静一时之间觉得尴尬无比,被祁晔这样冰一样的男人盯着看,任谁定力再好心里都有些忐忑,韩如静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轻轻的唤了一声。

就在僵持的时候,祁晔忽然淡淡的开口了:“二小姐盛装,让祁某看迷了眼……真是风华绝代……”

祁晔的声音不大,但宴会上大都是祁氏和秦氏的员工,因为祁晔的出现本就特别的关注,所以现场本就安静,祁晔的话倒是听了个实打实。祁晔的话音刚落,就有无数的探究目光往韩如静身上打量,伴随着不敢置信的抽气声,大老板的意思,是看上秦家二小姐了吗?

众人眼中,祁晔单身,身边少有女伴,几乎没有绯闻。这样气质虽冷,却形象端正富可敌国的男人,看上了哪家千金,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祁晔这话,也是兴致由来,脱口而出。上次在秦家的酒会上,韩如静给人的感觉就是个乖乖女,依附家族而生的富家千金,祁晔的确看不入眼,也不过是想利用她。而这些天相处下来,韩如静每每给他不一样的惊艳,今天看到韩如静这样的打扮,的确一时晃了心神。而韩如静那句有些干涩的“祁总”,让他晃了神的心狠狠的跳了一下。祁晔虽然一向淡薄寡情,却也知道,自己是对面前这个女子有了兴趣。

秦澜听到祁晔的话,心里警铃大作,无声叹息:如静,最终还是掩不住光华,勾起了祁晔的兴趣。

“祁总,我母亲来了……”秦澜自然的开口,吸引祁晔的注意力,也替韩如静解了围。

祁晔收回了心神,淡淡的对上了秦澜的眼,不再看韩如静一眼。“和秦先生打交道,真是痛快。”祁晔是褒是贬的说道。

韩如静一时之间抓不到他们对话的重点,难道,是秦澜的母亲。因为姨妈的关系,韩如静回到秦家对秦澜的母亲一向不冷不热,而秦澜的母亲白茹也很少出现在秦家,因此,她们之间并不熟悉。

门口,白茹挽着秦安正向里走,今天秦澜和她说起赵岚这个名字的时候的确让她吃了一惊,她几乎以为自己要忘记这个名字了。莫名的被秦澜提起,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来会一会知道这个名字的人。

秦安有些奇怪,自己原先还有些为难怎么和白茹讲祁晔的邀请,没想到白茹不经意的问及,自己只是随便的一提,白茹就答应了出席。让他有些不敢置信,却也不敢多问,白茹一向独立有主意,自己也甚少插手她的事情。

秦澜和祁晔已经迎了上来,韩如静也被动的跟了上来。“祁总,这是我母亲。”秦澜开口介绍,为彼此表明身份。

“秦夫人,久仰……”祁晔狭长的眼睛似有锐利的光芒闪过,看向白茹的时候,话虽恭敬,语气却显得甚是随意。

白茹也观察着祁晔,印象中,没有见过这个人,看来挺年轻的,心里不竟更加好奇,他怎么会知道赵岚,还为此特地邀约她。“祁总客气,不敢当……”白茹虽然心里计较,还会礼貌的伸手和祁晔握手。

祁晔伸出手,象征性的和白茹握了一下。似笑非笑的说道:“秦夫人何必自谦,嫁入豪门,纵横商场,如此女中豪杰,怕是二小姐也不能比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