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人最痛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283 2013-07-09 15:19:49

  秦澜站在韩如静面前好一会儿了,韩如静还没回过神来。秦澜心里本就气闷,冷冰冰的说了一句:“怎么,就跳了个舞,让祁晔把魂都勾走了?”

韩如静本在想着心事,秦澜这一出声,吓了她一大跳,不满的嘟哝:“秦澜哥哥,吓到我了。”

秦澜冷冷的抬了下眼皮子,略有嘲讽的说:“祁晔都把你整个人搂在怀里了,怎么没见你吓到?”

韩如静这下终于听出了秦澜在生气,难怪祁晔走时会这么说。千刀万剐,好吧,看秦澜铁青的脸色,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祁晔怕是死无全尸了。“那他请我跳个舞,我也不能不赏脸不是?”韩如静讨巧的解释道,知道通常这个时候不能再惹恼了秦澜。

“跳个舞,用贴的这么近吗?他什么居心,别说你一点都不知道。”秦澜的语气酸涩无比,心里更是郁闷,去他的哥哥,让他不能名正言顺的上去抢人。

“好酸啊!秦澜哥哥,你是在吃醋吗?吃祁晔的醋吗?”韩如静笑得灿烂无比,心里乐开了花,觉得秦澜这醋吃的有趣,“那个,只是路人甲……”

秦澜看到韩如静笑得灿若夏花,一时之间也消了气,自己的确没什么生气的理由,不过是她的挂名哥哥而已。不放心的打量了一下韩如静,问道:“真的没受欺负?”

韩如静重重的点头。其实祁晔也算绅士,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言语上的轻薄,韩如静还承受的起,也觉得没有告诉秦澜的必要,可不要把他刚消下去的火又挑了上来。“咦,你母亲呢?”韩如静环顾了一下会场,发下祁晔不见了,而白茹也不见了,她可没忘记刚才他们见面时祁晔的话中有话。

秦澜看向父亲的方向,发现母亲的确不在父亲身边了。刚才他过来的时候还在的,难道……他扫了一眼四周,也发觉了祁晔不在。

声东击西!韩如静醒悟过来,祁晔离开时最后一句话是这个用意,怪不得他就这样结束了他们的对话,原来是另有要事,她还以为他就这么放过她了呢。这个男人,真是无时无刻不在算计……

宴会厅一隅隐秘的包厢里,祁晔和白茹面对面的坐着,祁晔的神色轻松,好整以暇的样子。白茹却面色凝重,但多年商场的历练让她也沉住气没有急躁,虽然对刚才祁晔的态度非常好奇。

“秦夫人一定好奇祁某的约见吧。”祁晔随意的换了个姿势,挺拔的背脊轻轻的靠在沙发背上,开始了这次谈话。

白茹习惯性的笑了一下,商场多年,保持笑容在任何时候都尤为重要。“祁总既然认识赵岚,我并不觉得奇怪。”

白茹如此镇定不避讳,倒是让祁晔有些欣赏。不可置否的说道:“不知秦夫人对当年的事还记得多少?”

白茹的脸色一瞬间变了一下,赵岚,是她心里永远说不出的痛,当年,她也是迫于无奈才嫁给了秦安。她一直以为赵岚早就不在人世了,没想到……“他……还好吗?”白茹的声音有一丝颤抖,如果他还活着,这些年为什么了无音讯。

祁晔牵了一下嘴角,有些冷意,森然道:“秦夫人是希望他好,还是不好呢?若是他回来了,秦夫人会不要了这秦家女主人的名分跟他走吗?”

白茹的嘴角蠕动了一下,却最终没有说出任何话。她的确犹豫了,不知道现在的她,还是否一如当初的那么爱赵岚,又或是她真能潇洒的抛下秦白两家和赵岚远走天涯?她已经失去了年少时爱的炙热的勇气,她已经习惯了现在平淡顺逐的生活。

祁晔冷冷的笑了,失望的说道:“秦夫人已经给了祁某答案,看来,祁某还是高估了秦夫人对赵岚的心。容祁某提醒一句,秦夫人既然选择了,就好生的看好秦家和白家的产业……”

“祁晔,你想干什么?”白茹心里一紧,竟然直呼了祁晔的名字。

祁晔幽然无声的笑了,语带不悦的说道:“我们不甚亲近,秦夫人还是不要直呼祁某的名字为好。夫人既然没有悔意,祁某也不必再手下留情。欠债还钱,杀人偿命,都是天经地义之事,夫人意下如何?”

“他心里有什么怨恨,总是我对不住他,冲着我来就是了。和秦白两家又有什么干系?”白茹在商场多年,明白祁晔的话里的意思,并无半分虚假,定然会对秦白两家下狠手,现在想来祁晔和秦家的合作,必然没安什么好心。

“夫人还真是有舍己为人的胸襟,不过,祁某以为看着亲人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能让人最痛,夫人以为呢?”祁晔阴测测的笑着,说得白茹毛骨悚然。

“祁晔,你好可怕!我不会坐以待毙的。”白茹勉强镇定心神,不想在祁晔面前示弱。

“好!”祁晔忽然大喊一声,“祁某最喜欢和高手过招,不然赢了也没有意思。秦夫人好自为之,那日回心转意,不要忘了知会祁某一声,告辞!”

不大的包厢里,白茹忽然觉得身上有阵阵冷意,祁晔敢如此大胆的大放厥词,必定有他的杀手锏,现在敌暗我明,防不胜防,白茹真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白茹回到晚宴现场的时候,秦澜和韩如静已经迎了上来。“妈,你去哪里了?”秦澜有些着急的问。

“哦,我有些不舒服,去休息了一下。秦澜,我想先回去了,和你父亲说一下。”白茹的脸色看起来还是有些苍白,避重就轻的说道。

韩如静抬眼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祁晔已经在秦安身边,两人不知在聊些什么,看起来气氛不错。

“好,我先送您回去。”秦澜心里虽有疑惑,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转身对如静说,“如静,你呢?”

“你不用管我,等会雪臣会来接我的。快回去吧。”韩如静连忙说道。

秦澜又看了韩如静一眼,说道:“你和我爸说一声,我们先走了。”

韩如静点头,示意他们赶紧回去。这个地方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待下去了,正想给安雪臣打电话,手机却适时的响了。

“结束了吗?”那头传来安雪臣温润的声音,抚慰了韩如静整晚备受惊吓的心。

“准备回去了,你在哪里?”韩如静朝祁晔和秦安那边看了看,想着要不要去打个招呼,又害怕祁晔的刁难。

“在楼下,要上来接你吗?”

“不用,就下来,等我一下。”韩如静挂断了手机,还是决定去打个招呼,如此不告而别,似乎不太好。

走过去和秦安说了一下情况,并说要先回去。祁晔只是抬眼看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就转开了视线。秦安又嘱咐了几句,韩如静告辞之后进了电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